苍山西坡 杜鹃天堂

【查看原图】
苍山西坡 杜鹃天堂(漾濞宣传部供图)
苍山西坡 杜鹃天堂(漾濞宣传部供图)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2017年06月06日15:37

巍峨的点苍山雄踞于红土高原西部的洱海之滨,这里峰峦叠翠,有着九峰十八溪,峰峰突兀,溪溪流碧;这里云气氤氲,是洱海望夫云的故乡;这里神奇久远,是金庸笔下大理国高士隐身的世外桃源。

在点苍山西坡的漾濞县境内,石门关紧锁着大山的全部秘密,漾濞江蜿蜒在群山间不舍昼夜的向东奔流,浩荡江风一年又一年带来春的讯息,给西坡披上一层又一层的绿装。杜鹃花,这大理古国的名花便隐身于西坡的峰峦与沟壑之间,尽情汲取天地的精华,享受着日月光辉的沐浴。一旦春的号角吹响,他们便会绽放出生命里最灿烂的光华。

在苍山西坡漾濞县苍山西坡是传说中神仙优游过的地方,这里的每一片林子,每一块石头都铭记着一个传神的故事。杜鹃花在这块孕育神奇的土地上与其它性格迥异的植物们和谐的共同生息着,它们一起朝沐晨辉,晚送夕阳,在不同的季节里轮番展露着艳丽的花姿。然而在众多的花里杜鹃花无疑是最显眼的,在西坡方圆百里的范围内到处长着杜鹃,可谓一层山水一层杜鹃。杜鹃花们或间杂于树林之间,或独立与草甸之中,或星罗棋布或成林成片,几乎囊括了杜鹃所有的品种。

无论杜鹃花身处何处,总是一眼就能认出它来。杜鹃花不同于其它的植物,到不是说它长的如何奇异,只是这种树身上刻满了历史的沧桑。杜鹃花树的外皮很厚,表面上疤痕密布,象一张历经岁月磨难的老人的脸,总让人在心酸中体味出详和与平静。其实,这样的树态是对苍山西坡艰难的自然条件适应的结果,西坡整个冬季都在积雪,风刀霜剑在树身上刻下了挥之不去的痕迹,白雪则给树身披上了银色的光芒。所以,杜鹃花树是把西坡的艰难与雄健刻在了树身上,如告白般昭示于天下。

很难想象就是那貌似质朴近乎木讷的树会开出如此奔放的花来,对于开放的杜鹃花只有用热情奔放来形容,无论是白杜鹃.红杜鹃还是黄杜鹃,它们都开的那样的无私,那样的坦荡,那般的多情,恨不能绽放开所有的花瓣,展示出一朵花能拥有的全部内涵:红杜鹃用红色点燃了火把,白杜鹃用白色铺出了雪景,紫杜鹃则渲染了一山的浪漫。这时候的杜鹃花宛如一个女皇,所有山间的植物和活动的生灵都向着她俯下了头颅,而那看似粗陋的树干此时却成了撑起花冠的金柱,诚挚中透露出华贵。

杜鹃花从早晨开始次第开放,随着阳光一节一节的游动,它们也一点一点的开始透亮,只到最后一朵花开放的象一个笑魇。这是怎样甜的一个笑呀,每一朵花从花蕊到瓣尖都变的通红,象朦胧的少女经历了初吻,羞怯流露在脸上而暖意却在心里滋长。此刻,杜鹃花点燃了整个西坡的情绪,鸟儿忘记了歌唱,羊群停止了咀嚼,蕨茎抢着露出头来,时光开始凝固在杜鹃花开放的甜蜜里。

花雨是杜鹃的倾诉,随风飘落的花瓣撒满了林间的草地和小路,一地的红色蕴藏着对昔日的追思和寄托了对来年的祈愿。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枝头的红花落入地下会化为大地涌动的血液,来年这涌动的生命之源又会绽放出艳丽的花朵,年年如是,亘古不衰。

苍山西坡,这块神奇瑰丽的宝地,杜鹃花就在她博大的胸怀里年复一年的生长开放,她如一位母亲一般既默默的祈愿着儿女们的成长却又用云雾编织成霓裳使美丽的女儿在人们眼里朦胧起来。(杨欣)

分享到:
(责编:虎遵会、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