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雪兰韵味

2013年11月30日17:10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题记:我们是寻着雪兰茶的香踏上翁堵文化采风之路的。从小就赶二母堵(翁堵)街,帮父亲买过二母堵老草烟(当地有名的传统晾晒烟叶),这些年也常到翁堵,也饮用雪兰茶,自以为了解翁堵,可两天的采风活动,让人惊愕:对于翁堵(其实昌宁人对于昌宁也一样缺乏认识),是需要重新阅读通读解读的。

这次乡里安排的行程点多面广,内容丰富,有古建筑群,有古代遗迹遗址,有人文景观,有自然景点,有产业展示,有新农村建设和基层建设亮点,看得出基层对文化宣传工作的重视,体会得到为大家提供学习机会和获取素材做筹备工作的良苦用心。两天的体会和思考,感触良多,翁堵的文化点很多,可圈可点的内容不少,有的独具特色,一时半会也讲不完,撷数则与众分享。希望更多有识之士在捧一杯雪兰茶的同时,从文化的角度去体会翁堵,在喝昌宁红的同时,用文化的触角知觉去品味昌宁。

千古爱情——代序

不知何年何月的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年轻人相爱了,深深地爱着恋着,尽管双方家长反对,可还是那样爱着恋着,当然是多数时候偷偷地相会。后来,两人看大人持反对态度,要他们另娶另嫁,那么坚决,就商量逃婚,却不知怎么走漏了消息,双方家人开始了围追堵截的寻找。由于不知一对情人向何方跑,两个老倌约着向一个方向撵,两个老婆娘约着向另一个方向找。故事的版本很多,有说二人不知所终的,有说二人远走他乡另谋出路的,也有说二人靠发奋勤劳过着幸福生活的。而我则宁愿相信爱情伟大结局美好,这既是千古不变的永恒主题,又是千百年来世代男女孜孜以求的梦想。从二母赖这一地名断,他们的逃婚显然是成功的。故事说两个老婆娘相互埋怨指责对方娃娃裹约自己的娃娃,她们吵架的地方就叫二母赖。今人普遍认为,这个故事就是翁堵、二母堵、二母撒、二母梁、二母赖等地名的由来,叙述的是自由恋爱,歌颂的是千古爱情,标榜的是反抗精神,难怪如今的翁堵人果敢而坚决,豪爽而多情。

扁里——历史沉重的建筑文化

扁里曾经给人的印象是住户多、寨子大,一看就知道是人口稠密、历史悠久的繁华之地。而这次进村,少了些古柳古树,古井虽在,只是水位下降了,担桶提水和井边村姑老妪洗菜浣衣的画面也消失了,这也难怪,家家户户都通了自来水,有的古井甚至被封闭,无法一睹风采。古石板路仅剩一段不足30米,赫然印证着历史的沧桑,不知迎送了多少商贾名流文人墨客樵夫牧汉,如今默默地注视着扁里的举动。最令人痛心疾首的,是那些檐翘相连比肩接踵的古民居,因经济发展不充分加之人的头脑发热而改造得差不多了,有的被全新的砖混砖木结构房屋取代,有的被花花绿绿的现代饰材局部点缀,整齐划一规模连片气势恢弘的古宅被分割解体了,所剩无几。在体会历史辉煌的同时,更令人觉得心情沉重,让我们随杨姓后人回忆扁里曾经的繁荣吧。

杨家大院座落在寨子头,曾经是规模较大的自下而上的三进大四合院,旁边还有供长短雇工居住和安置牲畜的小四合院,是杨源及其祖父、父亲三代多年辛勤经营建造的,朝代更迭历史变故,后来成多家住房,最上边一院作为村委会办公用房,近年村委会另建新居落成后才被村民购买自用,而小院早已不存。像珠山鲁家、温泉袁家、毛寨赵家、邑等杨家、明山杨家、清河潘家、明华徐家等老宅一样,都是穿斗歇山式雕画古房,均为五架七型二层三格结构,个别为三台楼,建筑风格一样,雕梁画栋和刻花门窗风格相似,集中反映出清中后期我县大部分山区中上等富裕家庭的经济状况以及那个时代的社会生活状况,是不可多得的研究我县古代历史特别是近三百年左右建筑历史的最好素材。

尽管壁画已剥落难认,尽管花窗已肢离破碎,尽管门楣已不齐全,但从残存的木刻和彩画中不难看出它昔日的光彩,你还是会从现存的古屋样貌中感受到它的庄重大气,强烈的历史厚重感,浓郁的艺术氛围,不难想象当时杨家的殷实富足之境况。梁头雕龙凤,墙基青砖有烧制图案,檐口所罩筒瓦正面为福字图案,风格简约些,木门浮雕和木窗镂雕图案丰富,风格细腻些。阳光融融,屋草萎萎,古屋无言。

杨氏与境内当时势力较大的蒋家、鲁家是姻亲,与邑等杨家同属本家。早已另择址建屋的杨如璋现年87岁,夫妇二人清清楚楚记得祖上率合族建设家园特别是古屋几经更迭几易其主的变迁情景。讲到家史,一边找出家谱和资料,一边津津乐道地介绍自己所见所闻和亲历的片断,很是骄傲和激动,久久沉浸在家族辉煌历史的回忆之中,听者无不动容。只可惜,对先人的称颂与对遗产的慨叹一齐占据人们的心灵,五味杂陈,所以我且不用历史悠久的建筑文化而用了历史沉重的建筑文化一说,想表达的是:文化就在身边,只是昌宁人自身不注意、不注重、不注视罢了,我们丢掉了多少文化珠宝,还有多少文化正在流失和消亡,我确信,我们尚且未知。所幸昌宁正进入文化自觉期,弘扬传统文化,传承和保护的日子不远了罢。

明山——丰富的碑石匾联文化

明山村被珠山水库和明山水库左右环抱着,确实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当地群众自豪地称秀水明山。在新农村试点建设项目带动下,腰街古集镇再现繁荣,晚饭后打歌场横笛清亮,芦笙悠悠,上百人舞步款款,男女老幼其乐融融,这一民间文艺活动折射出传统集市的人气和底蕴。而最能打动我的,还是那丰富的碑石匾联文化亮点。

鲁氏墓地座落在珠山水库下唐家寨坡,与珠山鲁氏故居正对,数十冢清中后期以降数代鲁氏祖先长眠于此。其中,鲁道源将军父母合葬墓(空坟)最为高大壮观。墓高约2米,长3米余,是传统三进三除碑,典型的上等青石砌成,质优色美,碑文多为原国民党上层首脑高官题诗,碑石上方卷顶内刻阴阳八卦图,碑刻主要为楷书、隶书、篆书三体,局部配花木鸟兽图案,八字石连体神兽齐胸,神态行动形象,头部有损,村人介绍墓前原有两排石桌石凳供族人祭祀时献饭和吃饭用,毁于“文革”时期,仅剩露出地面3寸大石礅一个。从形制规模、工艺和书法碑刻来看,不失为县内有代表性的古墓之一,特别是铭文和诗题,具有较高艺术水平,集中反映了抗日英雄乡人鲁道源在十九世纪上半叶与外界的社交情况,是研究抗战文化和鲁氏族史不可多得的现存史料。

另一具有代表性的古墓为五朝街大路边杨子元户后地中的杨师尧墓。墓不太大,但卷顶上方有四方形宝顶,仿瓦屋形,正面为题诗小碑,世称将军坟,宝顶称将军帽。从碑文看,杨师尧是当时中级军官,远赴外地作战,不幸战死身亡后由战友护送回乡安葬并赠送墓碑的,同时赐“武功将军”。杨师尧为杨子新先祖,家谱记载与碑志吻合。另外,谱中记载曾获“将军第”牌匾及楹联,可惜匾失。幸楹联保存完整,孤形木刻,上联为“三品绿映将军树,一品红开宰相花,”书法线刻工艺上乘。另有匾额一块,为族人亲友数人于光绪五年祝贺杨太夫人七旬寿之礼物,“福寿齐辉”从右至左排。隔壁其侄杨正勇家亦存匾一块,为顺宁府知县授予杨师尧,“德重功勳”从右至左排,落款为嘉庆二十二年,与将军坟、“将军第”匾的记载和楹联相吻合。两块横匾书法功底深遂大气,雕刻精美,保存完好。从两家保存相对完好的古屋不难看出,原来同属一院,是大户人家,杨师尧为叔侄共同祖先。旁边另一大户人家袁嘉縠后人另盖新房两院,古屋已不存。

立木山——独特的本主崇拜文化

准确地说,立木山只是整个立桂大山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高最雄伟的一部分。它的险峻雄伟,你只有在村委会后四千平方米宽阔的文化广场上仰望才体会得出,但只是看到它的背影。立木山村这个近年精心打造的基层组织建设亮点,已成为全县乃至全市闻名的山区村。

不登上立木山,你就不会理解得到生态的含义;不登上立木山,你就不会感到多年来朋友熟人对你津津乐并非夸张;不登上立木山,你就不会对温带雨林气候有着切肤的体验。离开翁堵街,一路逶迤盘旋直上,植被依次主要是针叶林、灌木、乔木和古木。到了山顶后,才发现,顺山势走,原本就是一条古道,南通鸡飞村可达更戛、湾甸,北连翁堵,从翁堵东进勐统至镇康,西达珠山出柯街上永昌,北上插右甸抵巍山,想不到翁堵自古就是这样一个扼古道边关的咽喉之地。沿着古道走,你不禁诧异这温凉山区之巅竟然还会有雨林气候,明明有阳光直射到林下来,却通身凉爽,甚至面洒雾珠,薄雾时浓时淡,轻绕缓移,如置身仙境。树木均为阔叶林,高大挺拔,一律披着绿色的树衣,即使是不高的小树和地上的石头,也都套着绿色的衣服,深深浅浅的黄褐色落叶厚薄不匀地自然散落其间,高空到地面形成一幅浑然一体的五彩油画,令人心旷神怡。当地群众热情地介绍着红木、紫椿、栗木、槌栗、楠木以及不知学名的树,娓娓动听地道来故事传说。而且那种故事是到一棵树跟前,转一过坡坎,遇到一块奇石就有的,甚至两个故事点间隔只有三、五步的距离。

不过,最完整最精彩的还是关于四大王(四猛)的故事。这个故事自古流传,早已家喻户晓,我虽然叫不上四猛的名字来,也是很多年前就知道故事梗概了。让人着迷的,是关于四大王故事与契丹文化(大田坝、卡斯、鸡飞)的渊源,以及立木山的四大王传说与大鹿山文化、蒋家山文化的关联。

大神殿管理者老禹告诉我们,殿中所供人物为古时阿、莽、猛、蒋四姓祖先,契丹后裔,弟兄四人,猛大为族长,猛二掌兵权,猛三为行政长官,猛四为善人(吃斋之人)。四人端坐台上,右手分别持金元宝、兵书、笏板、佛珠,头饰亦各有差别;两旁立金童玉女;左右侧两名武将高自友、手持剑、戟护卫,整组塑像人物形象分明 、神采奕奕;殿门上方“大神殿”三字金光耀眼,书法精湛、气势不凡。老禹逐一介绍人物姓名、主要经历、所著功勋(德)以及性格特征,特别强调在原址重建,详细介绍原址出土部分文物,周围景点也详细逐一介绍叫什么庙、供什么神、祭拜时有什么讲究等。如:上立木山烧香禁带大葱大蒜,农历每月初二、初六、十六、二十六香客最多,时常都有人来(还愿、许愿);牛羊猪领儿(产仔)和小鸡出窝不满30天不得祭拜,猫和狗产仔不满百日不得祭拜,妇女做月子生小孩不满百日不得祭拜;上祭时不用汤饭只准用斋饭三牲等等,林林总总,讲究颇多。又说,群众普遍认为很灵特神,但凡求嗣祈福、求财经营、消灾去病、求学升职、外出务工、报名参军等一应准验,而我更愿意相信,特殊的地理环境为善男信女提供了绝佳的寻找心灵栖息之所,达到主观与客观的完美结合。

故事还在延伸。契丹人初到昌宁境,在大鹿山牧马,大鹿山山顶为放马场;在英韬蒋家山赛马,有撒马场;在立木山休息,有洗马塘。在老禹带领下,我们参观了古道上这个宽约5米,长约30米的狭长的高山深林中天然凹陷池塘,虽天旱无水,但看得出雨季蓄水的痕迹,以及泥泞中几个鹅卵石般光滑的石头,与周边全身长绿的石头迥异有别,更为传说增添几分神秘色彩。

立木山的本主崇拜文化与英韬蒋家山文化同源契丹文化,所信奉人物及故事相同,在蒋家山也同样有本主庙,这种本主崇拜有别于昌宁境内其它自然崇拜和宗教崇拜,具有独特文化特征及内涵。大田坝和卡斯新谷的蒋氏祖墓有契丹文,印证了其先祖确系契丹后裔,四大王传说佐证了契丹人在古代辽国灭亡后一路迁徙隐姓埋名数次改姓渐次与当地各民族逐步融合的辗转迁徙历史过程。虽尚无更确切证据考究其世系及年代,但据鸡飞英韬、卡斯邑林等地蒋氏后人讲,他们祖上代代相传,一直都说自己是契丹人。(李发祥)

来源:昌宁新闻网


(责编:杨良旺、朱红霞)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