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记者“赶”老昆明龙头街:名人故居变成废墟中的孤岛

2015年04月23日09:14    来源:春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好一个“拆”字了得
 好一个“拆”字了得

又一个星期三到来,家住昆明市龙头村的李阿姨煮了早餐给家人吃后,背上竹篮走出家门。距离村口最近的小道异常拥挤,她不得不走上大路——丰源路。来来往往的人群,她不时与人闲聊两句,但最终都以“我去龙头街买点东西”道别。到了街子,橡筋一元一根,李阿姨买了两根,说是要缝在小孙子的裤腰上。5元一个大西瓜,虽然昨天昆明下雨,但李阿姨觉得很划算,买了一个放在背篮里……

2011年5月4日星期三,龙头街迎来最后街子天;2011年5月11日,龙头街正式关闭……

昨日,又逢周三,龙头街又现赶集天,但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曾经3公里左右的龙头街,已变成不足百米的集市,很难找回过去赶街的感觉。

微信转发龙头街正在被拆

前天开始,微信朋友圈里很多人都在转一则充满老昆明情怀“你我的龙头街正在被拆”的微信帖子。这让很多老昆明人回想到了曾经热闹非凡的龙头街和2011年5月4日龙头街最后一街的感伤街景。龙头街还是过去的模样吗?龙头街还热闹吗?怀着冲动,记者昨天也去赶了一回。

龙头街——老昆明人都知道的地方,这里从晚清时就是一个热闹的集市,有着传统的“赶街”习俗和响亮的“花灯之乡”称号。直到2011年5月11日之前,每逢周三老昆明人都会从四面八方赶来赶街,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感受乡街子的味道。

龙头街还有剃头匠

昨天,又是周三,往日的龙头街必定是人挤人的热闹景象,如今的龙头街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丰源路靠龙头街一侧的路边,车队长龙停了近100米。人行道上,往来人群已经站不下只好走到非机动车道上。

街口,三五成群的妇女,提着被剪下的头发辫子,看着过往长发的女人招揽生意。她们隔壁,传统剃发的手艺人正在给一名老者剃头,不一会儿老人起身,摸着刮得光滑无比的头照了照镜子,检查是否有不干净之处。在光头上来回摸了几圈后,不适应感让老人缩了缩脖子,随后戴上帽子。老人掏出6元给剃头师傅后,还不忘夸赞对方手艺不错,以后还来找他剃头。老人姓蒲,76岁,昨天一早便来赶街。老人说,年纪大了,头发也少了,所幸就刮个“亮蛋”。但他找了很多地方,都是用电动理发推剪,且价格还贵。所以就四处寻找传统的剃头摊位,终于在龙头街找到了。

“就喜欢乡街子的气氛,还可以买到土特产。”蒲大爷自小在昆明长大,喜好也和老昆明人无异。剃完头后,蒲大爷说到农贸市场里买点菜就回家。

顺着往里走,拥挤得让人寸步难行。好容易往里挤了近100米后,人群突然散开,过了农贸市场拥挤戛然而止。再往里走是一个工地,工地外的龙头街上,有几位开着微型车卖西瓜的商贩,5元一个的西瓜吸引不少人前来购买。

“从小赶到大,买啥都要街子天来买,习惯了。”家住羊肠大村的张大爷说,准备去龙头街买把扫把。他说,自从该片区改造以来,政府部门说要关闭龙头街,这确实让他们难过了一阵子,因为几十年的习惯就要改变。但没想到,后来他听说市场还在,只是缩小了不少,所以至今还有周三就来赶龙头街的习惯。

名人故居变成废墟中的孤岛

再往里走,就过了麦地村段的龙头街,来到了司家营村段。工地修建而起的围墙将两个村子隔开,形成了断头路,但左侧还是留了一道小门,进出的人群非常多,大家都说是来赶龙头街的。

出了施工方预留的小门后,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所有些破败的民居,一所是闻一多和朱自清的旧居,墙上还挂着云南省昆明市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另一所据说是普通的民居,只是因为赔偿款未谈妥,所以还没有拆。与四周被夷为平地的景象相比,这两所房子显得特别的倔强。指路人告诉记者,这所名人故居就像是建在废墟上的一样,很好找,只是它如今的待遇配不上文物保护单位的名称。

记者从门缝里看到闻一多和朱自清的旧居里似乎无人清扫,只有出墙的红色叶子花显出一丝生气。和闻一多、朱自清的故居一样,梁思成和林徽因的故居,也一样冷冷清清,院内杂草丛生。

鞋匠卢师傅说,他是四川人,来昆明30多年了,在龙头街摆摊修鞋已经五六年了,所以也知道些发生在龙头街的故事,也知道分散在各处的名人故居。

停工了 村民们又搬回来了

微信朋友圈中所说的龙头街四组,在龙头街地铁站的后面。记者找到朋友圈中所说的“昆明一颗印天井式民居”的房子,它位于该小组的主路上,门牌上写着“龙头村自编四组085”。破败的房子有些倾斜,门窗早已不见,一眼便可见屋内的情况。村里一名保安告诉记者,这栋老宅至少有百年的历史了,最近他们还发现有人将老宅里一些雕刻精美的门窗、柱子撬走。

老宅上大大地写着“拆”和“严禁进入”的字样,门外拉着警示带。记者了解到,原来居住在这里的人基本都是房客,大多数村民早已搬离,所以租客对于村里的前世今生并不清楚,只知道不时有人来参观拍照。

村口一名在此开店多年的商户说,村子一年前开始拆除,并不像微信朋友圈中所说的刚开始拆,但不知为何今年就一直处于停工状态,所以一些已外搬的村民又回到村子,将空闲的房子租出,只不过租金比原来少一些。记者在村里看到,很多写着“拆”字的房屋上贴着租房的广告。

如今的龙头街就是这个样子,对于老昆明人来说,虽然今后星期三还会赶街,但关于龙头街的美好记忆,只能停留在往日的时光中了。(何瑾 雷莹 周明佳)

上一页

(责编:徐前、朱红霞)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