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全国推广12套广场舞 昆明桃源广场也有经验可循

2015年03月26日09:26    来源:春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欢乐舞蹈跳起来
欢乐舞蹈跳起来

凭借着超高人气的歌曲《小苹果》和《最炫民族风》登上了春晚舞台,深受大妈欢迎的广场舞更加火爆。然而自广场舞风靡全国以来争议也不小,有的社区居民认为噪声扰民,严重干扰了居民正常的生活秩序。就在是非难辩中,国家体育总局、文化部近日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将在全国推广由专家创编的12套广场舞,并对其进行推广和培训,这标志着曾经备受争议的广场舞穿上靓丽的“国标”外衣。其实,跳广场舞可以不吵,昆明桃源广场通过规范化的管理和运作,对广场舞的相应管理取得初步成效,有经验可取。

出招

总局新编12套广场舞操

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司长刘国永介绍,作为深受市民喜欢的全民健身活动,广场舞的矛盾和关注一直存在。如何让广场舞健康、规范有序发展是体育总局一直在研讨的课题。为了引导市民科学健身,群体司自2012年起展开调研,组织举办广场舞交流展示活动,从民间征集到259个广场舞作品中精选出如今的12套广场舞,结合科学性和观赏性进行调整推出,并将在全国各地推广,培训广场舞领操员。

“广场舞在实践中确实出现一些矛盾。现在,文化部、体育总局已经和民政部门一起制定相关的文件,对广场舞进行引导。”刘国永介绍。据刘国永介绍,在未来出台的相关规定中,将把广场舞进行地点放在社区健身站点,社区有义务对广场舞提供场地条件。如果面临场地不足的情况,要通过协商的方式,将广场舞练习时间合理分配。刘国永还建议,跳广场舞的健身爱好者可配备可穿戴产品,例如一人一个耳麦,减少音乐扰民的尴尬。

据了解,国家体育总局与民政部等相关机构也将尽快促成广场舞协会的建立,让广场舞更加规范化也更有约束力,决心在政府引导下,使中国广场舞的正能量和正面形象体现出来。

声音

“15年前我就开始在挑源广场义务教民族舞,当时这里就只有这个项目在广场上开展活动,前来跳舞的人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多,每天早上跟我学跳舞的人一般都在四五十人。后来,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项目也不断增加,可以说是人满为患,到了施展不开的地步。现在经过社区的协调和管理,我们不但有了固定的场地,还把音响调到最低以免扰民”。

——原来在部队文工团跳舞的张兴友一头飘逸长发,他今年已有64岁,是桃源广场领舞的元老级人物。

“我在这里居住了十多年,现在的确感到广场舞有了悄悄的变化,首先跳舞的人自觉性提高了,其次是音量明显小了,甚至我在家中往往都感觉不到她们的存在。只要相互理解、相互体谅,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住在附近楼上的盘龙区人大退休人员朱先生说。

个案

从前

居民摔矿泉水瓶砸大妈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悠静的盘龙江畔的桃源广场,早晚开始变得嘈杂起来,“罪魁祸首”便是扰民的广场舞。

“自从广场舞兴起后,我们和派出所随时接到居民的投诉,春城晚报也报道过这里广场舞扰民的问题,甚至发生过附近居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从楼上将矿泉水瓶摔到广场上的事情。”桃源社区党委书记王芳说。

桃源广场位于盘龙江东岸,总面积近2万平方米,于2000年建成,为云南第一个含音乐喷泉的广场。由于毗邻盘龙江,环境优雅,地理位置优越,还有3个开放性空地,受到健身者青睐。这附近也是典型的居民区,人口密集,广场舞的出现虽然满足了市民就近健身的目的,但也困扰着部分居民。

“噪音扰民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每天早晚在桃源广场健身锻炼的项目有10多个、上千人,为了占据一个好的位置,各支队伍还会争抢场地,闹出纠纷。同时,各支队伍为了听得清音乐,也会开大音响,造成互扰,面对这样一个有组织、无纪律的庞大群体,当初社区也是束手无策。”王芳介绍说。

如今

聚精会神才听到节拍

23日上午8点,记者来到桃源广场,只见广场上有上百人各取所好、翩翩起舞,有的在跳民族舞、有的在跳健身操、有的在打拳舞剑。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站在盘龙江边远远望去,就只见其舞,不闻其声,这一场面与平时看到的热闹喧天的情形大相径庭。

当距离一个在跳健身操的健身点四五米时,才隐约听到边上音响发出的微弱音乐声。在这个有大约50人左右的健身点,一位站在后排的大妈说:“别说你听不到声音,就是我,来晚一点站在后排都要聚精会神才能听得到节拍。”

领舞的大妈听说记者前来采访,马上停止了教学,热心地领记者来到音响前说:“看到了吗?我们音量是开到最小一挡,目的就是尽量排除噪声对附近居民的干扰。”

求解

划定区域错峰健身

与昆明其他广场一样,晨练、晚练黄金时段来桃源广场健身的人特别多,安静几乎不可能,跳舞的人甚至把道路都堵起来,市民意见很大,每天都有很多投诉,社区工作人员只能去尝试提醒,但工作人员一走,音量又提上去了。

面对“一个要跳舞健身、一个要安静环境”的两难境地,广场舞管理似乎走进死胡同。经过走访和调研,桃源社区找到各个项目的组织者,一方面关心她们,提供参赛和表演机会,一方面统一为她们购置了服装,使广场舞健身者找到归属感。随后共同协商,达成共识,制定了较为可行的方案,即每个项目负责人既是领舞者,也是义务监督员,她们不但要管好自己的队伍,还要相互督促,不让噪声扰民。

同时,考虑到项目众多也形成互扰的实际情况,由社区出面做工作,推出了行之有效的“划定区域,错峰健身”的措施。这样一来,每天早晨桃源广场就出现了两拨健身的人群,你方唱罢我登场,互不干扰、其乐融融的场面初步形成。

“现在最难管理的还是晚练人群,尤其是松散的跳左脚舞人群,乐器弹奏也会吸引一些路人加入,居民对此意见也大,目前我们已拿出方案,下一步将加强对晚练的管理。”王芳说。

据盘龙区老体协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赵永珲介绍,桃源社区的经验已经受到昆明市老体协的重视,这个月31日,市老体协将前往考察,对晨晚练点的先进经验在全市进行推广。(谢黎明)


(责编:徐前、朱红霞)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