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云南农大毕业生被骗去传销 解救后写5万字回忆录

2015年03月05日09:26    来源:春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被高中女同学、如今的女友骗入传销窝点,经受40天的煎熬,为了脱身,毕业于云南农业大学(以下简称“农大”)的曾同学假装愿意入伙,骗取信任,伺机逃走。被警方解救出来时,他因营养不良,骨瘦如柴。出来后,他写了5万字的传销自传。这几天,曾同学的“传销回忆录”一时间在朋友圈内“疯转”。曾同学说,他之所以将自己的经历写出来,目的就是记述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并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传销的危害,特别是要提醒即将毕业的学弟、学妹,在找工作时小心被同学,甚至男、女朋友骗入传销窝点,误入传销组织。

第1步

被女友“遥控”到河北廊坊

曾同学是江西人,2010年考入农大。去年7月,曾同学大学毕业后,找到一个环保测评的差事。工资不高,干的是与专业不对口的琐碎工作,不到一个月,他就辞职不干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曾同学与高中女同学小小(化名)联系上了,很快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小小告诉曾同学,她在北京创业,跟朋友合作开一家培训班,工作很忙,感觉好累,真的需要一个人来陪。今年1月9日,曾同学买了从昆明到北京的火车票,他要去看看女朋友,并把要去北京看望女朋友的消息,在朋友圈里告诉了好友们。

因为一心想着要见女友,36个小时的硬座旅程,一点也不觉得漫长。11日早上7点,曾同学到北京后才知道,小小根本不在北京。之后,他被电话“遥控”着,一路询问着,赶到了河北廊坊。

第2步

被女友拉进传销窝点

到了廊坊火车站,见到了女友小小。还有一个小女生,跟她一起来。一眼看去,小小很瘦,一身的脏衣服,好像好久没洗过了。

3人进超市逛了半天,除了一些日用品,只买了5个香蕉、3根黄瓜。之后,曾同学跟随小小来到一个小村子,被安排住下。

这是北方一个很普通的村子,旁边有个工厂,因此村子里住的基本上都是这个厂的员工。房间里住着男男女女许多人,睡的是地铺。

来自天南地北的人,对曾同学非常客气。小小说,这些人都是他们培训班的员工,一共有10多个。几天后,曾同学发现这些人每次吃饭都要唱歌,见到人总是“老板老板”地叫个不停,有时还一直念叨着发财的秘籍。此时,曾同学才醒悟过来——被女友骗进传销窝点了。

这个传销组织管理非常严密,一旦踏进去,就很难脱身。就连上厕所,也有人跟踪。之后,传销头目开始给曾同学“洗脑”。出又出不去,一天窝在房间里,臭气熏天的。更难以忍受的是,那些所谓的老板,整天在他面前说些“发财,发财,发大财”的话。

从被迫到自愿,曾同学不知不觉开始接受对方的“洗脑”。之后,曾同学答应参与到传销组织中。

每天吃饭的时候,都得唱歌鼓舞士气。饭在唱歌时就有人帮忙盛好,但很稀。盛饭用的是铁皮碗,喝水用的也是这种碗,在桌子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桌子两边有两个人站着帮大家加菜,所谓的菜只不过是一小盆土豆、一小盆白菜。除了土豆、白菜见不到其他一点东西,哪怕是一块辣椒皮。两人挨个加菜,而且都会说“老板辛苦了”,之后某某老板就得站起来,双手拿着饭碗对加菜的人说:“两位老板辛苦了。”

总算叫到曾同学了:“帅哥,辛苦啦。”曾同学站起来学着之前的人双手捧着碗对两个加菜的人说:“谢谢,两位老板辛苦了。”再看看碗里,土豆、白菜加起来还不够吃一口。

在传销窝点的40天里,除了吃了一顿大餐,其余日子都是萝卜、白菜。曾同学等被警方解救出来时,已经是饿得骨瘦如柴了。

第3步

向父母要10万元

传销头目一直在给曾同学灌输一种理念:骗家人、骗父母!现在骗点家里的钱,以后肯定会回报得更多。现在父母暂时的不理解,换来的却是以后的幸福;现在就是提高心理承受能力的时候,如果这种来自家人的不理解都可以承受,以后还有什么不可以承受的呢?

曾同学确实也被“洗脑”了,慢慢开始相信“领导”所说的话了。退掉家人给他订的回家火车票后,并和爸妈说过年公司很忙,可能不能回家过年了。那些人交代他说,之所以不回家是要和朋友做一个污水处理项目。

老爸同意了,还支持他去做自己的“事业”。但曾同学却给家人打好“预防针”,说这个项目还没确定下来,不要忙着跟左邻右舍说,如果最后没做成,那就丢人了。

打完电话曾同学觉得好愧疚——自己居然在骗最关心、最信任、最疼爱自己的爸妈。过了两天,家里已经同意并支持曾同学做“项目”了。“领导”觉得时机成熟了,就让他再次打电话回家,说这个项目需要先期垫付30万元,和朋友一起干,一人一半,每人15万元,并说自己打工存了2.6万元,朋友给了技术股2.4万元,还差10万元希望家里支持他一把。

第4步

被警方解救出来

在传销头目的指挥下,曾同学一步步想把家人套进来,但最终被父母发现了端倪。

“儿子,求求你,回来吧!”之后的每次通话,听到的都是母亲的哭声。是妈妈的哭声,将曾同学唤醒,他开始偷偷计划离开。

在一次上厕所时,发现没人跟踪,曾同学偷偷发了一条短信给家人:我在河北廊坊市,富士康旁边的高孟各庄村,爸妈一定不要打钱过来,短信也不要回。“收到了没有啊?如果收到了他们会怎么做?”曾同学担心着。

为保险起见,第二天曾同学又偷偷地把微信打开(在那里是不允许使用微信的),将定位发给家人后就快速退了。再上微信发现回复后,再发短信把周围的景物、建筑都描述了一遍,同时告诉他们自己在里面很安全,爸爸、妈妈不用太担心。

曾同学的家人向当地警方报案后,2月16,曾同学终于盼来了警察。警察进门,叫出他的名字后,让所有人拿上行李,跟在警车后面徒步到公安局。此时,曾同学已在传销组织里忍受了40天的煎熬。

尾声

写自传揭示传销黑幕

“我也是一名传销的受害者,被骗到一个遥远陌生的地方从事传销40多天。我想把这段经历写出来,让所有即将大学生毕业的同学们认清它,不再那么容易被骗。”一篇5万字“传销经历”的帖子,在网上发表后受到热捧。

曾同学说,他回到家后,花了一个多星期时间才把这段经历写成了一篇回忆录。之所以写出来,是想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传销的危害,同时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不被传销所伤害。

曾同学说,每年大学毕业期间,同学们都忙着找工作,而这给传销组织提供了机会,他们以高薪为诱饵,使不少涉世未深的同学误入传销组织。写这份“传销自传”,目的也是为了警示学弟学妹们,认清传销的本质,远离传销。找工作时,小心被同学,甚至是男、女朋友骗入传销窝点,误入传销组织。 (记者 夏体雷)


(责编:徐前、祝鸿伟)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