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新疆非法越境案嫌犯:看讲经10分钟就有偷渡想法

2015年01月20日08:57    来源:CCTV-新闻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解说:

  偷渡不成,便大开杀戒。

  新疆公安厅刑侦总队重案支队 高兆毅:

  像他们所谓的“走出去”,进行所谓的“圣战”,如果“圣战”不成,可能进行就地“圣战”。

  解说:

  讲经十分钟,就让人产生圣战思想。

  新疆和田皮山“8.18”非法越境案犯罪嫌疑人麦麦提。阿木提:

  我从买买提吐拉那里借来移动硬盘,只看了10分钟,就产生了“伊吉拉特”(迁徙)思想。

  解说:

  他们本想进天堂,结果却走向地狱。

  新疆和田墨玉“12.01”等暴恐案主犯艾力。托乎提居麦:

  天堂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天堂使人长生不老,想要什么那个东西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迁徙圣战”的真面目!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我们关注的新闻,先要从一个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旧闻说起。2014年的3月1日发生在昆明火车站的暴恐袭击案,可以说让我们所有的人都拥有悲伤并且愤怒的这样一种记忆。因为那起暴恐案导致31人死亡,141人受伤。而发起那次暴恐袭击的5人团伙,他们居然是在偷渡未果,最后就地实施了暴恐的袭击。来我们听一下这5人团伙当中的头领,在庭审的时候他会说什么。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伊斯坎达尔。艾海提的供述:

  被告人伊斯坎达尔。艾海提的供述主要内容是,由于无法处境,2014年2月下旬我们返回沙甸,认识了理发师阿卜杜热伊木,24日上午在理发店阿卜杜热伊木提出就地“圣战”,并给我们做了“台比力克”(非法讲经),播放了境外的“圣战”视频,他提出在昆明或个旧火车站,人多的地方进行砍杀。

  白岩松:

  这一段他的供词里头其实涉及到了很多信息量的问题,比如说他们为什么要去偷渡出境?去干什么?这个“圣战”要到外面去参与吗?什么又叫“就地圣战”?到底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哪些人,或者说还有多少人在做着几乎同样的这样一种想法?昨天公安部公布了专项行动的一个结果,来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

  解说:

  五名暴徒,半个小时疯狂杀戮;造成31名无辜民众死亡,141人受伤;这场发生在2014年3月1日,云南昆明火车站广场的暴力恐怖袭击案,震惊中外,也难以忘怀。

  事实上,在2014年2月下旬,以依斯坎达尔·艾海提为首的暴恐团伙,由于试图非法出境进行圣战未遂,就地策划实施了这起暴恐犯罪。

  2014年9月12日的庭审现场,让我们了解到了这起暴恐袭击的更多细节。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 伊斯坎达尔。艾海提的供述:

  被告人依斯坎达尔。艾海提供述,主要内容是由于无法出境,2014年2月下旬我们返回沙甸认识了理发师阿卜杜热伊木?库尔班,24日上午在理发店,阿卜杜热伊木?库尔班提出就地圣战并给我们做了“台比力克”(非法讲经),播放了境外的圣战视频,他提出在昆明或个旧火车站人多的地方进行砍杀。

  解说:

  4月18日,越南北峰生边贸口岸的联检大楼,突然响起密集枪声;16名偷渡人员,在偷越边境时,被越南警方截获,他们开始暴力袭击越南军警,甚至用抢下的冲锋枪向越南军警扫射。枪战过程中,6名中国籍成年男子当场死亡,两名重伤。2名越方军警死亡,5人受伤。

  买买提托合提。买买提肉孜:

  真主至大,驱逐异教徒。

  解说:

  最后两名犯罪嫌疑人,在被越南警方包围后,呼喊着圣战口号跳楼自杀身亡。重伤之一的阿不力孜说,偷渡的目的原本是要到境外参加圣战,由于被越南警方抓获,已经无法实现出境圣战的目的,他们就地实施圣战。

  解说:

  2014年8月30日深夜,广西防城港警方在中越边境线附近,截获了偷渡者乘坐的中巴车。

  (视频资料)

  民警:

  趴下别动,不要乱动。

  解说:

  在警方对偷渡者实施控制时,一名男子走下中巴车后,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尖刀刺向了面前的特警。

  防城港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 桂宝东:

  拿刀以后就往上冲,一刀就刺到我们特警那个防刺背心上,这时候我们才开枪了,这个是亡命之徒了,真的他不顾一切。因为常人来讲是不可能有这种情况,我们(现场的)是特警,有两三只长枪、几把短枪、还有防爆枪那么多,人数很悬殊,我们有十几个警力在现场处置,他只有一个人他就往上冲。

  解说:

  2014年5月初开始,按照中央部署,公安部成立专案组,多地警方统一开展“打击组织偷渡专案”行动,披着偷渡的面纱被逐渐揭开。

  而截至目前,云南、广西、新疆等地公安机关共破获组织、运送、偷越国边境案件262起,抓获组织策划、运送犯罪嫌疑人352名,查获偷渡人员852名。

  白岩松:

  在刚才的这个短片里我们看到了,好几例这个要偷渡,然后去参加“迁徙圣战”所谓的,就这样的一种案例。但是接下来我们透过一组数据,更能感受到过去这3年所产生的变化。

  我们来看,这类型的案件在2012年的时候,只是云南广西,查获了25起这样的案件,涉及到了107人。但是请注意到了2013年的时候,案件的数增了4倍达到了100,而人数增了7倍还多,达到了795。而到2014年,我们可以想象这是在如何严打氛围之下,居然这个案件数和人数还在增长,案件数由100变成了132,而人数达到了866,比原来又增长了70多人。

  接下来我们就要连线一位嘉宾,也是1+1涉及这方面的时候必连的嘉宾,是我们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军控研究所的所长,李伟。李所长,你好!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李伟:

  岩松你好!

  白岩松:

  其实您肯定也听到了我说的那些数字,在过去3年,这不管案件还是人数都在急速增长。这些数字在透露什么?我们的反恐局面在面临着哪些新情况藏在这些数字的背后?

  李伟:

  好的,根据刚才你所提出的数字,我们实际上跟另外一个时期的进行所谓的迁徙圣战做一个比较,也就是我们知道上个世纪基地组织曾经在阿富汗进行过所谓圣战。那么这个热点成为吸引了来自世界不同地区和国家的一些极端分子、恐怖分子前往阿富汗。那么911以后,由于这一个热点的消失,所以说我们看到这一现象有所减弱。

  那么你刚才所提到的,特别是近2、3年来,那么我们知道在中东的伊拉克和叙利亚,又形成了新的所谓的圣战的热点。那么这种热点就是说他们批着宗教圣战的外衣,从事恐怖暴力活动。但正是因为他们有这样一种宗教的圣战的外衣,所以说要求所有的穆斯林都应该响应这种迁徙圣战的号召,无论你在什么地方,你都要到这种圣战的热点区去参加这种圣战。所以说这一来的宣传蛊惑通过互联网和其他的一些形式,也可以说传播到世界很多的地区和国家。

  所以我们看到现在对于整个世界的不同的地区和国家来说,到伊拉克叙利亚参加所谓的圣战的人数,还在不断呈现上升的态势,这一个态势和你刚刚介绍的,从我们国家内偷渡出境要参加圣战,进行所谓迁徙圣战的人数这个增长的比例应该说是一致的,岩松。

  白岩松:

  接下来这个李所长,我们一起看一个地图,其实这个地图就是所谓的参加迁徙圣战想要偷渡这样一个地图。他们可能是从新疆然后到云南、广西、广东等地,然后争取偷渡进入东南亚,然后再以东南亚为跳板向比如说伊拉克、叙利亚这个方向。那可能很多人在面对这样一个地图的时候都会立即去关注这样一个问题,他们去参加所谓的迁徙圣战,终极目的地是哪?就是叙利亚,就是伊拉克吗?或者是还有其他的地区,甚至有可能将来回来?

  李伟:

  对,这一点我们看到,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进行这种迁徙圣战的呢,所有的人的目的是不太一样的。那么我们也研究分析过,对我们国家构成威胁的这些涉恐的一些人员,那么他们出境参加圣战,你刚才指出来实际上这是一个方向,也就是说通过我们国家的东南边境偷渡出境,然后再经过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主要是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然后再到土耳其,再进入伊拉克和叙利亚。这只是他们出境所谓进行圣战的一条途径。

  另外还有一条途径,就是说他们通过前三者,也就是最终到土耳其以后,并不是直接到了叙利亚和伊拉克,他是到了南亚,也就是说加入到境外的东突的恐怖组织东伊运中去。所以这个是两条线路,基本上是他们进行所谓出国迁徙的两条最主要的线路。

  那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看到也分析了,出境参加的包括现在已经在伊斯兰国组织中的这些东突,一个是他们如果被这些恐怖组织当成炮灰以后,那么就等于命丧在伊拉克或叙利亚。那么还有一点,他们最主要的目的是经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训练,包括在南亚的恐怖训练以后,他们还要回国。

  白岩松:

  回到国内。

  李伟:

  对,做一个另外一种迁徙,然后回到国内再组织发展,并且在我们境内从事所谓的圣战。

  白岩松:

  而且可能是使这种恐怖行为升级。

  李伟:

  对,他们之所以要出去参加圣战,也就为了第一个要使他们自己具有更多的从事这种恐怖活动的经验,另外一种也是为了更进一步的加强与国际恐怖组织的联系,以便取得国际恐怖势力对他们的支持,回国以后那么他们更加疯狂的会开展这种恐怖袭击活动。

  白岩松:

  好,接下来的时候,既然我们了解了他们这样的一个路线图和内心的想法,以及一起又一起这样的案例,那么肯定很多人都在关注是谁在指引他们?是谁去做了他们洗脑的工作呢?来我们一起再看一下。

  解说:

  “圣战殉教进天堂”,正是在这个暴恐思想的洗脑下,让暴恐分子们把迁徙圣战的偷渡之路,坚信成走进天堂的必经之路,从而在殉教天堂的诱惑下选择了非法出境。为了进天堂,他们甚至把自己和他人的死亡当做是进入天堂的通行证。

  (和田皮山县“11.05伊吉拉特团伙”围捕现场)

  民警:

  出来吧可以争取宽大处理。你家里应该有老婆孩子和父母亲,你也得想一想他们吧。

  解说:

  2014年11月5号,在新疆和田皮山县山区,以麦麦提敏。奥布力艾散为首的暴恐团伙通过观看暴恐音视频,纠集拉拢同伙,企图非法出境参加所谓的“圣战”。在偷渡过程中、他们不顾民警长达半个多小时的劝说,在警方鸣枪示警之后,仍高喊“圣战”口号持刀反抗。最终有4名暴徒被警方当场击毙,一人被警方抓获。

  民警:

  你的同伙在警察劝降的时候为什么还拿着刀子反抗?

  和田皮山“11.05”偷越国边境案犯罪嫌疑人努尔敦。艾合麦提努尔:

  我认为他们觉得为了宗教付出生命可以当“殉教者”。

  解说:

  为了更具迷惑性,这些暴恐音视频无不披上了宗教的外衣。他们用伊斯兰教的圣训和神圣的宗教唱诵做为“包装”,但内容上却和伊斯兰教所倡导的“行善止恶”截然相反,公然叫嚣杀戮和自杀。正是这些精心设计的宗教伪装,让一些信教群众以为是讲经从而受到迷惑。

  民警:

  你怎么产生的“伊吉拉特”思想?

  和田皮山“8.18”非法越境案犯罪嫌疑人麦麦提。阿木提:

  我从买买提吐拉那里借来移动硬盘,只看了10分钟,就产生了“伊吉拉特”(迁徙)思想。

  解说:

  而为了掩饰鼓动暴恐犯罪的恶行,此类暴恐音视频还对伊斯兰教义进行了歪曲篡改。伊斯兰宗教概念“伊吉拉特”就成为了恐怖组织假借宗教名义,煽动非法出境、圣战杀戮的口号与工具。

  和田墨玉“4.29”暴恐团伙成员 麦麦提图尔荪。米则艾合麦提:

  他给我介绍说,“伊吉拉特”的最终目的是,迁徙到最安全的地方去,就是去阿富汗等国。迁徙到阿富汗,与当地的塔利班一起打仗进行“圣战”。

  解说:

  正是在对宗教包装与教义篡改下,境外恐怖组织所编造传播的“圣战殉教进天堂”荒诞谬论,让一些在宗教知识上的匮乏甚至无知的信教群众,产生了“殉教天堂”的幻景,最终走上了迁徙圣战的偷渡之路。

  和田墨玉“12.01”等暴恐案主犯艾力。托乎提居麦:

  天堂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天堂使人长生不老,想要什么那个东西就会出现在你面前,想吃什么面前就会出现美味佳肴,还有从没见过男人面孔的美女。

  解说:

  而当这些偷渡者满怀着对殉教天堂的憧憬,踏上所谓的“天堂”之路的那一刻,才发现不但是自己的人生自此被改写,家庭的幸福也从此被毁灭。在以往的偷渡案件中,有些父母在蛇头的干预下抛弃了孩子,大批的儿童与父母失散。其中在418偷渡案中,阿依夏木因为车辆座位不够,把儿子独自留在广州,至今下落不明。

  防城港“4.18”非法偷越国边境案犯罪嫌疑人 阿依夏木。阿布都拉:

  我希望别人不要像我这样丢掉孩子,要养好孩子。

  白岩松:

  其实大家都不应该有一个误区,就是把这种披着宗教外衣但实质上它是这种恐怖主义链条的东西,跟宗教混为一体。作恶可以上天堂,怎么可能呢?哪个宗教的会这么说呢?

  我们看看新疆伊斯兰教协会的常委说的话:“《古兰经》中说,作恶者每做一件恶事,必受同样的恶报,可见那些制造暴力行为的恐怖分子,不仅得不到真主的喜悦,进不了天堂,还要受到火狱永久的惩罚。”这才是宗教里头真正的教义。

  接下来还是要连线李伟所长,但是这个李所长,我们恐怕也要去思考或者去研究,对他们的这种蛊惑,包括洗脑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做的,以至于让他们甚至丧心病狂,或者说是丧失人性,完全去走火入魔?

  李伟:

  对这种现象我有三个词,第一个是迷惑;第二个是蛊惑;第三个是胁迫。那么我们认为,蛊惑和诱惑比较好懂,那么胁迫是什么意思?就是他对一些宗教的教义进行了断章取义以后,那么他就会胁迫你,你是不是穆斯林,你是不是信仰伊斯兰教?所以说刚才你说的那句话非常的重要,就是说他披着宗教外衣的,这样它具有极大的迷惑性;那么以一种断章取义,就是对于圣战,或者是进行歪曲的,具有极大的蛊惑性;那么呢又利用民众的信仰从而具有一定的胁迫性。所以这三者加起来会使得这些人认为,我只要能够杀人,杀的是异教徒,那么呢,我就能够进天堂。所以这一种是把我们伊斯兰整个的教义极度的断章取义的简单化,而且更加极端化,所以这个是我们当前看到很多国家都意识到,这种极端主义思想,实际上根本与伊斯兰教是毫无关联性。

  白岩松:

  没错,好,其实透过一些案例的细节我们都能够知道,完全不是说跟它有什么过节,或者它有一个什么针对的目标,针对的就是完全是无辜的人群,可见这种丧心病狂。

  接下来当然我们要去关注这件事情是我们从中国的角度去看到它,但是它是世界恐怖主义链条当中的一种新动向,那对于全世界来说,又该如何去面临这样的挑战?

  解说:

  时间进入2015年,打击恐怖主义再次成为全球热点。

  博科圣地领导人 谢考:

  如果不反抗西方民主,一个人就不能称之为穆斯林。

  解说:

  画面上这名男子,是非洲伊斯兰极端组织“博科圣地”的领导人谢考。在他的率领下,博科圣地从1月7日到12日,在尼日利亚北部城市巴加屠杀了大约两千名平民,之后他们又转战喀麦隆,试图制造新的恐怖事件。有评论认为,博科圣地可能要取代埃博拉病毒,成为2015年非洲的最大威胁。

  目击者:

  他们还在。

  恐怖分子:

  真主至上。

  解说:

  与博科圣地的屠杀同一天,1月7日,法国首都巴黎也发生了举世震惊的恐怖袭击事件,两名枪手进入《查理周刊》杂志社开枪扫射,12人当场死亡,包括两名警察和10名杂志编辑。事后基地组织的分支机构宣布对事件负责。

  曾经发动911恐怖袭击事件的基地组织,多年来一直是世界反恐的头号敌人。然而在2014年,英文简称ISIS的“伊斯兰国”,也同样吸引了人们担忧的目光。2014年12月,ISIS在澳大利亚悉尼制造了咖啡馆人质劫持事件,最终导致枪手和两名人质死亡。澳大利亚向来不是恐怖主义活动的热点地区,这一事件表明伊斯兰国的活动范围在扩大。

  伊斯兰极端分子:

  我叫阿卜杜拉。拉赫曼,信仰伊斯兰教,我是法国人,父母也都是法国人。

  解说:

  作为新兴恐怖组织,ISIS非常善于利用互联网传播极端思想,利用社交网络招募成员也是它的拿手好戏。它自己宣称的领土范围,不但包括西亚,北非,还包括欧洲的西班牙、葡萄牙,以及巴基斯坦、印度和中国的新疆、西藏。

  解说:

  在全球恐怖主义活跃的态势下,中国势必难以独善其身。尤其是,2014年10月底,美国和英国驻扎阿富汗的最后一支作战部队正式宣布撤军。这不仅标志着历时13年的阿富汗反恐战争结束,同时也将一个仍处于动荡中的阿富汗扔给了亚洲和世界。在此次公安部专项行动抓获的暴恐成员,相当一部分的目的地正是阿富汗。

  参加基地组织人员 买买提艾力。亚生:

  我听完(光盘)讲经内容之后,我脑海里形成了讲经所说的“每一名有条件的穆斯林有义务去阿富汗捍卫伊斯兰政权”的想法。

  白岩松:

  好针对这个问题,世界当然要去面临合作,我们要继续连线李伟所长。李伟所长,其实面对这样的一种新的这种动向,这是整个世界共同的敌人。但是要说起合作来,好像很多国家各自都会有各自的想法和算盘。您觉得在面对这种新动向的时候,合作能真的变现吗?

  李伟:

  好的岩松,我们要这样思考一个问题,也就是说当前的国际恐怖的威胁已经是全球化了,所以你看到无论发生在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还是在伊拉克,包括在尼日利亚、叙利亚还是在阿富汗,还是在中国的境内。所以我们认为就是说恐怖主义的全球化,威胁的全球化,他们都联动联合起来了,那么国际社会如果再不能够加强国际反恐合作的话,那么如何来应对这种已经全球化的恐怖威胁呢?所以我们认为当前的国际反恐合作,重中之重是要放弃一些国家的养虎遗患的做法,双重标准的做法,真正以全球也就是说国际社会整体的利益为出发,共同应对国际社会所面临的这种最危险的威胁。

  白岩松:

  李伟所长因为时间的因素,很紧了。但是这个问题又非常关键,您觉得整个世界上最应该合作的是什么?如果用关键词的角度,是情报共享?还是什么?

  李伟:

  我觉得几个因素很关键,一个是情报的交流与共享,第二个是司法的协作和互助,第三个是统一对恐怖主义的认识。

  白岩松:

  恩,其实第三这一点里头,又透露出很多的信息,这种统一的认识并不是说这一个共同的认识没有,而是从它自身的利益,有的人就会使这种共同的认识发生了这种倾斜,因此这一点当你面临人类共同的敌人的时候,如果不能够一起齐心的合力,大家拥有一种团结一致的比如说情报分享等等很多因素方面的合作,敌人有可能变得更猖狂。


(责编:徐前、朱红霞)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