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新疆非法越境案嫌犯:看講經10分鐘就有偷渡想法

2015年01月20日08:57    來源:CCTV-新聞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解說:

  偷渡不成,便大開殺戒。

  新疆公安廳刑偵總隊重案支隊 高兆毅:

  像他們所謂的“走出去”,進行所謂的“聖戰”,如果“聖戰”不成,可能進行就地“聖戰”。

  解說:

  講經十分鐘,就讓人產生聖戰思想。

  新疆和田皮山“8.18”非法越境案犯罪嫌疑人麥麥提。阿木提:

  我從買買提吐拉那裡借來移動硬盤,隻看了10分鐘,就產生了“伊吉拉特”(遷徙)思想。

  解說:

  他們本想進天堂,結果卻走向地獄。

  新疆和田墨玉“12.01”等暴恐案主犯艾力。托乎提居麥:

  天堂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天堂使人長生不老,想要什麼那個東西就會出現在你面前。

  解說:

  《新聞1+1》今日關注:“遷徙聖戰”的真面目!

  評論員 白岩鬆: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今天我們關注的新聞,先要從一個讓我們印象深刻的舊聞說起。2014年的3月1日發生在昆明火車站的暴恐襲擊案,可以說讓我們所有的人都擁有悲傷並且憤怒的這樣一種記憶。因為那起暴恐案導致31人死亡,141人受傷。而發起那次暴恐襲擊的5人團伙,他們居然是在偷渡未果,最后就地實施了暴恐的襲擊。來我們聽一下這5人團伙當中的頭領,在庭審的時候他會說什麼。

  公訴人宣讀被告人伊斯坎達爾。艾海提的供述:

  被告人伊斯坎達爾。艾海提的供述主要內容是,由於無法處境,2014年2月下旬我們返回沙甸,認識了理發師阿卜杜熱伊木,24日上午在理發店阿卜杜熱伊木提出就地“聖戰”,並給我們做了“台比力克”(非法講經),播放了境外的“聖戰”視頻,他提出在昆明或個舊火車站,人多的地方進行砍殺。

  白岩鬆:

  這一段他的供詞裡頭其實涉及到了很多信息量的問題,比如說他們為什麼要去偷渡出境?去干什麼?這個“聖戰”要到外面去參與嗎?什麼又叫“就地聖戰”?到底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哪些人,或者說還有多少人在做著幾乎同樣的這樣一種想法?昨天公安部公布了專項行動的一個結果,來讓我們一起了解一下。

  解說:

  五名暴徒,半個小時瘋狂殺戮﹔造成31名無辜民眾死亡,141人受傷﹔這場發生在2014年3月1日,雲南昆明火車站廣場的暴力恐怖襲擊案,震驚中外,也難以忘懷。

  事實上,在2014年2月下旬,以依斯坎達爾·艾海提為首的暴恐團伙,由於試圖非法出境進行聖戰未遂,就地策劃實施了這起暴恐犯罪。

  2014年9月12日的庭審現場,讓我們了解到了這起暴恐襲擊的更多細節。

  公訴人宣讀被告人 伊斯坎達爾。艾海提的供述:

  被告人依斯坎達爾。艾海提供述,主要內容是由於無法出境,2014年2月下旬我們返回沙甸認識了理發師阿卜杜熱伊木?庫爾班,24日上午在理發店,阿卜杜熱伊木?庫爾班提出就地聖戰並給我們做了“台比力克”(非法講經),播放了境外的聖戰視頻,他提出在昆明或個舊火車站人多的地方進行砍殺。

  解說:

  4月18日,越南北峰生邊貿口岸的聯檢大樓,突然響起密集槍聲﹔16名偷渡人員,在偷越邊境時,被越南警方截獲,他們開始暴力襲擊越南軍警,甚至用搶下的沖鋒槍向越南軍警掃射。槍戰過程中,6名中國籍成年男子當場死亡,兩名重傷。2名越方軍警死亡,5人受傷。

  買買提托合提。買買提肉孜:

  真主至大,驅逐異教徒。

  解說:

  最后兩名犯罪嫌疑人,在被越南警方包圍后,呼喊著聖戰口號跳樓自殺身亡。重傷之一的阿不力孜說,偷渡的目的原本是要到境外參加聖戰,由於被越南警方抓獲,已經無法實現出境聖戰的目的,他們就地實施聖戰。

  解說:

  2014年8月30日深夜,廣西防城港警方在中越邊境線附近,截獲了偷渡者乘坐的中巴車。

  (視頻資料)

  民警:

  趴下別動,不要亂動。

  解說:

  在警方對偷渡者實施控制時,一名男子走下中巴車后,突然從腰間拔出一把尖刀刺向了面前的特警。

  防城港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支隊長 桂寶東:

  拿刀以后就往上沖,一刀就刺到我們特警那個防刺背心上,這時候我們才開槍了,這個是亡命之徒了,真的他不顧一切。因為常人來講是不可能有這種情況,我們(現場的)是特警,有兩三隻長槍、幾把短槍、還有防爆槍那麼多,人數很懸殊,我們有十幾個警力在現場處置,他隻有一個人他就往上沖。

  解說:

  2014年5月初開始,按照中央部署,公安部成立專案組,多地警方統一開展“打擊組織偷渡專案”行動,披著偷渡的面紗被逐漸揭開。

  而截至目前,雲南、廣西、新疆等地公安機關共破獲組織、運送、偷越國邊境案件262起,抓獲組織策劃、運送犯罪嫌疑人352名,查獲偷渡人員852名。

  白岩鬆:

  在剛才的這個短片裡我們看到了,好幾例這個要偷渡,然后去參加“遷徙聖戰”所謂的,就這樣的一種案例。但是接下來我們透過一組數據,更能感受到過去這3年所產生的變化。

  我們來看,這類型的案件在2012年的時候,只是雲南廣西,查獲了25起這樣的案件,涉及到了107人。但是請注意到了2013年的時候,案件的數增了4倍達到了100,而人數增了7倍還多,達到了795。而到2014年,我們可以想象這是在如何嚴打氛圍之下,居然這個案件數和人數還在增長,案件數由100變成了132,而人數達到了866,比原來又增長了70多人。

  接下來我們就要連線一位嘉賓,也是1+1涉及這方面的時候必連的嘉賓,是我們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安全與軍控研究所的所長,李偉。李所長,你好!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 李偉:

  岩鬆你好!

  白岩鬆:

  其實您肯定也聽到了我說的那些數字,在過去3年,這不管案件還是人數都在急速增長。這些數字在透露什麼?我們的反恐局面在面臨著哪些新情況藏在這些數字的背后?

  李偉:

  好的,根據剛才你所提出的數字,我們實際上跟另外一個時期的進行所謂的遷徙聖戰做一個比較,也就是我們知道上個世紀基地組織曾經在阿富汗進行過所謂聖戰。那麼這個熱點成為吸引了來自世界不同地區和國家的一些極端分子、恐怖分子前往阿富汗。那麼911以后,由於這一個熱點的消失,所以說我們看到這一現象有所減弱。

  那麼你剛才所提到的,特別是近2、3年來,那麼我們知道在中東的伊拉克和敘利亞,又形成了新的所謂的聖戰的熱點。那麼這種熱點就是說他們批著宗教聖戰的外衣,從事恐怖暴力活動。但正是因為他們有這樣一種宗教的聖戰的外衣,所以說要求所有的穆斯林都應該響應這種遷徙聖戰的號召,無論你在什麼地方,你都要到這種聖戰的熱點區去參加這種聖戰。所以說這一來的宣傳蠱惑通過互聯網和其他的一些形式,也可以說傳播到世界很多的地區和國家。

  所以我們看到現在對於整個世界的不同的地區和國家來說,到伊拉克敘利亞參加所謂的聖戰的人數,還在不斷呈現上升的態勢,這一個態勢和你剛剛介紹的,從我們國家內偷渡出境要參加聖戰,進行所謂遷徙聖戰的人數這個增長的比例應該說是一致的,岩鬆。

  白岩鬆:

  接下來這個李所長,我們一起看一個地圖,其實這個地圖就是所謂的參加遷徙聖戰想要偷渡這樣一個地圖。他們可能是從新疆然后到雲南、廣西、廣東等地,然后爭取偷渡進入東南亞,然后再以東南亞為跳板向比如說伊拉克、敘利亞這個方向。那可能很多人在面對這樣一個地圖的時候都會立即去關注這樣一個問題,他們去參加所謂的遷徙聖戰,終極目的地是哪?就是敘利亞,就是伊拉克嗎?或者是還有其他的地區,甚至有可能將來回來?

  李偉:

  對,這一點我們看到,不同國家和地區的進行這種遷徙聖戰的呢,所有的人的目的是不太一樣的。那麼我們也研究分析過,對我們國家構成威脅的這些涉恐的一些人員,那麼他們出境參加聖戰,你剛才指出來實際上這是一個方向,也就是說通過我們國家的東南邊境偷渡出境,然后再經過東南亞的一些國家,主要是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然后再到土耳其,再進入伊拉克和敘利亞。這只是他們出境所謂進行聖戰的一條途徑。

  另外還有一條途徑,就是說他們通過前三者,也就是最終到土耳其以后,並不是直接到了敘利亞和伊拉克,他是到了南亞,也就是說加入到境外的東突的恐怖組織東伊運中去。所以這個是兩條線路,基本上是他們進行所謂出國遷徙的兩條最主要的線路。

  那麼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我們看到也分析了,出境參加的包括現在已經在伊斯蘭國組織中的這些東突,一個是他們如果被這些恐怖組織當成炮灰以后,那麼就等於命喪在伊拉克或敘利亞。那麼還有一點,他們最主要的目的是經過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訓練,包括在南亞的恐怖訓練以后,他們還要回國。

  白岩鬆:

  回到國內。

  李偉:

  對,做一個另外一種遷徙,然后回到國內再組織發展,並且在我們境內從事所謂的聖戰。

  白岩鬆:

  而且可能是使這種恐怖行為升級。

  李偉:

  對,他們之所以要出去參加聖戰,也就為了第一個要使他們自己具有更多的從事這種恐怖活動的經驗,另外一種也是為了更進一步的加強與國際恐怖組織的聯系,以便取得國際恐怖勢力對他們的支持,回國以后那麼他們更加瘋狂的會開展這種恐怖襲擊活動。

  白岩鬆:

  好,接下來的時候,既然我們了解了他們這樣的一個路線圖和內心的想法,以及一起又一起這樣的案例,那麼肯定很多人都在關注是誰在指引他們?是誰去做了他們洗腦的工作呢?來我們一起再看一下。

  解說:

  “聖戰殉教進天堂”,正是在這個暴恐思想的洗腦下,讓暴恐分子們把遷徙聖戰的偷渡之路,堅信成走進天堂的必經之路,從而在殉教天堂的誘惑下選擇了非法出境。為了進天堂,他們甚至把自己和他人的死亡當做是進入天堂的通行証。

  (和田皮山縣“11.05伊吉拉特團伙”圍捕現場)

  民警:

  出來吧可以爭取寬大處理。你家裡應該有老婆孩子和父母親,你也得想一想他們吧。

  解說:

  2014年11月5號,在新疆和田皮山縣山區,以麥麥提敏。奧布力艾散為首的暴恐團伙通過觀看暴恐音視頻,糾集拉攏同伙,企圖非法出境參加所謂的“聖戰”。在偷渡過程中、他們不顧民警長達半個多小時的勸說,在警方鳴槍示警之后,仍高喊“聖戰”口號持刀反抗。最終有4名暴徒被警方當場擊斃,一人被警方抓獲。

  民警:

  你的同伙在警察勸降的時候為什麼還拿著刀子反抗?

  和田皮山“11.05”偷越國邊境案犯罪嫌疑人努爾敦。艾合麥提努爾:

  我認為他們覺得為了宗教付出生命可以當“殉教者”。

  解說:

  為了更具迷惑性,這些暴恐音視頻無不披上了宗教的外衣。他們用伊斯蘭教的聖訓和神聖的宗教唱誦做為“包裝”,但內容上卻和伊斯蘭教所倡導的“行善止惡”截然相反,公然叫囂殺戮和自殺。正是這些精心設計的宗教偽裝,讓一些信教群眾以為是講經從而受到迷惑。

  民警:

  你怎麼產生的“伊吉拉特”思想?

  和田皮山“8.18”非法越境案犯罪嫌疑人麥麥提。阿木提:

  我從買買提吐拉那裡借來移動硬盤,隻看了10分鐘,就產生了“伊吉拉特”(遷徙)思想。

  解說:

  而為了掩飾鼓動暴恐犯罪的惡行,此類暴恐音視頻還對伊斯蘭教義進行了歪曲篡改。伊斯蘭宗教概念“伊吉拉特”就成為了恐怖組織假借宗教名義,煽動非法出境、聖戰殺戮的口號與工具。

  和田墨玉“4.29”暴恐團伙成員 麥麥提圖爾蓀。米則艾合麥提:

  他給我介紹說,“伊吉拉特”的最終目的是,遷徙到最安全的地方去,就是去阿富汗等國。遷徙到阿富汗,與當地的塔利班一起打仗進行“聖戰”。

  解說:

  正是在對宗教包裝與教義篡改下,境外恐怖組織所編造傳播的“聖戰殉教進天堂”荒誕謬論,讓一些在宗教知識上的匱乏甚至無知的信教群眾,產生了“殉教天堂”的幻景,最終走上了遷徙聖戰的偷渡之路。

  和田墨玉“12.01”等暴恐案主犯艾力。托乎提居麥:

  天堂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天堂使人長生不老,想要什麼那個東西就會出現在你面前,想吃什麼面前就會出現美味佳肴,還有從沒見過男人面孔的美女。

  解說:

  而當這些偷渡者滿懷著對殉教天堂的憧憬,踏上所謂的“天堂”之路的那一刻,才發現不但是自己的人生自此被改寫,家庭的幸福也從此被毀滅。在以往的偷渡案件中,有些父母在蛇頭的干預下拋棄了孩子,大批的兒童與父母失散。其中在418偷渡案中,阿依夏木因為車輛座位不夠,把兒子獨自留在廣州,至今下落不明。

  防城港“4.18”非法偷越國邊境案犯罪嫌疑人 阿依夏木。阿布都拉:

  我希望別人不要像我這樣丟掉孩子,要養好孩子。

  白岩鬆:

  其實大家都不應該有一個誤區,就是把這種披著宗教外衣但實質上它是這種恐怖主義鏈條的東西,跟宗教混為一體。作惡可以上天堂,怎麼可能呢?哪個宗教的會這麼說呢?

  我們看看新疆伊斯蘭教協會的常委說的話:“《古蘭經》中說,作惡者每做一件惡事,必受同樣的惡報,可見那些制造暴力行為的恐怖分子,不僅得不到真主的喜悅,進不了天堂,還要受到火獄永久的懲罰。”這才是宗教裡頭真正的教義。

  接下來還是要連線李偉所長,但是這個李所長,我們恐怕也要去思考或者去研究,對他們的這種蠱惑,包括洗腦是通過什麼樣的方式做的,以至於讓他們甚至喪心病狂,或者說是喪失人性,完全去走火入魔?

  李偉:

  對這種現象我有三個詞,第一個是迷惑﹔第二個是蠱惑﹔第三個是脅迫。那麼我們認為,蠱惑和誘惑比較好懂,那麼脅迫是什麼意思?就是他對一些宗教的教義進行了斷章取義以后,那麼他就會脅迫你,你是不是穆斯林,你是不是信仰伊斯蘭教?所以說剛才你說的那句話非常的重要,就是說他披著宗教外衣的,這樣它具有極大的迷惑性﹔那麼以一種斷章取義,就是對於聖戰,或者是進行歪曲的,具有極大的蠱惑性﹔那麼呢又利用民眾的信仰從而具有一定的脅迫性。所以這三者加起來會使得這些人認為,我隻要能夠殺人,殺的是異教徒,那麼呢,我就能夠進天堂。所以這一種是把我們伊斯蘭整個的教義極度的斷章取義的簡單化,而且更加極端化,所以這個是我們當前看到很多國家都意識到,這種極端主義思想,實際上根本與伊斯蘭教是毫無關聯性。

  白岩鬆:

  沒錯,好,其實透過一些案例的細節我們都能夠知道,完全不是說跟它有什麼過節,或者它有一個什麼針對的目標,針對的就是完全是無辜的人群,可見這種喪心病狂。

  接下來當然我們要去關注這件事情是我們從中國的角度去看到它,但是它是世界恐怖主義鏈條當中的一種新動向,那對於全世界來說,又該如何去面臨這樣的挑戰?

  解說:

  時間進入2015年,打擊恐怖主義再次成為全球熱點。

  博科聖地領導人 謝考:

  如果不反抗西方民主,一個人就不能稱之為穆斯林。

  解說:

  畫面上這名男子,是非洲伊斯蘭極端組織“博科聖地”的領導人謝考。在他的率領下,博科聖地從1月7日到12日,在尼日利亞北部城市巴加屠殺了大約兩千名平民,之后他們又轉戰喀麥隆,試圖制造新的恐怖事件。有評論認為,博科聖地可能要取代埃博拉病毒,成為2015年非洲的最大威脅。

  目擊者:

  他們還在。

  恐怖分子:

  真主至上。

  解說:

  與博科聖地的屠殺同一天,1月7日,法國首都巴黎也發生了舉世震驚的恐怖襲擊事件,兩名槍手進入《查理周刊》雜志社開槍掃射,12人當場死亡,包括兩名警察和10名雜志編輯。事后基地組織的分支機構宣布對事件負責。

  曾經發動911恐怖襲擊事件的基地組織,多年來一直是世界反恐的頭號敵人。然而在2014年,英文簡稱ISIS的“伊斯蘭國”,也同樣吸引了人們擔憂的目光。2014年12月,ISIS在澳大利亞悉尼制造了咖啡館人質劫持事件,最終導致槍手和兩名人質死亡。澳大利亞向來不是恐怖主義活動的熱點地區,這一事件表明伊斯蘭國的活動范圍在擴大。

  伊斯蘭極端分子:

  我叫阿卜杜拉。拉赫曼,信仰伊斯蘭教,我是法國人,父母也都是法國人。

  解說:

  作為新興恐怖組織,ISIS非常善於利用互聯網傳播極端思想,利用社交網絡招募成員也是它的拿手好戲。它自己宣稱的領土范圍,不但包括西亞,北非,還包括歐洲的西班牙、葡萄牙,以及巴基斯坦、印度和中國的新疆、西藏。

  解說:

  在全球恐怖主義活躍的態勢下,中國勢必難以獨善其身。尤其是,2014年10月底,美國和英國駐扎阿富汗的最后一支作戰部隊正式宣布撤軍。這不僅標志著歷時13年的阿富汗反恐戰爭結束,同時也將一個仍處於動蕩中的阿富汗扔給了亞洲和世界。在此次公安部專項行動抓獲的暴恐成員,相當一部分的目的地正是阿富汗。

  參加基地組織人員 買買提艾力。亞生:

  我聽完(光盤)講經內容之后,我腦海裡形成了講經所說的“每一名有條件的穆斯林有義務去阿富汗捍衛伊斯蘭政權”的想法。

  白岩鬆:

  好針對這個問題,世界當然要去面臨合作,我們要繼續連線李偉所長。李偉所長,其實面對這樣的一種新的這種動向,這是整個世界共同的敵人。但是要說起合作來,好像很多國家各自都會有各自的想法和算盤。您覺得在面對這種新動向的時候,合作能真的變現嗎?

  李偉:

  好的岩鬆,我們要這樣思考一個問題,也就是說當前的國際恐怖的威脅已經是全球化了,所以你看到無論發生在加拿大、澳大利亞、法國,還是在伊拉克,包括在尼日利亞、敘利亞還是在阿富汗,還是在中國的境內。所以我們認為就是說恐怖主義的全球化,威脅的全球化,他們都聯動聯合起來了,那麼國際社會如果再不能夠加強國際反恐合作的話,那麼如何來應對這種已經全球化的恐怖威脅呢?所以我們認為當前的國際反恐合作,重中之重是要放棄一些國家的養虎遺患的做法,雙重標准的做法,真正以全球也就是說國際社會整體的利益為出發,共同應對國際社會所面臨的這種最危險的威脅。

  白岩鬆:

  李偉所長因為時間的因素,很緊了。但是這個問題又非常關鍵,您覺得整個世界上最應該合作的是什麼?如果用關鍵詞的角度,是情報共享?還是什麼?

  李偉:

  我覺得幾個因素很關鍵,一個是情報的交流與共享,第二個是司法的協作和互助,第三個是統一對恐怖主義的認識。

  白岩鬆:

  恩,其實第三這一點裡頭,又透露出很多的信息,這種統一的認識並不是說這一個共同的認識沒有,而是從它自身的利益,有的人就會使這種共同的認識發生了這種傾斜,因此這一點當你面臨人類共同的敵人的時候,如果不能夠一起齊心的合力,大家擁有一種團結一致的比如說情報分享等等很多因素方面的合作,敵人有可能變得更猖狂。


(責編:徐前、朱紅霞)

熱點新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高層·人事·評論·民生·節會·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