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松山日军慰安妇视频背后的故事

【查看原图】
抗战史学专家 余戈供图
抗战史学专家 余戈供图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2017年07月07日14:14

7月5日,据韩联社报道:韩国首尔一研究小组在5日公开了7名日军随军慰安妇被俘后接受中美联军中国军人询问的黑白影像。影像只有18秒,拍摄于1944年的中国云南省松山,是由研究小组花费两年时间,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收藏的数百卷胶卷之中找到的珍贵资料。这段73年来首度公诸于世的视频,是日军随军慰安妇制度的铁证,也是韩国慰安妇影像首次被发现。这一新闻迅速引起了国内外的高度关注,而作为拍摄地点的云南省龙陵县腊勐乡更是成为了焦点。那这段视频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松山在今云南省龙陵县境内,西距县城50公里,主峰海拔2260米,和其它几个山头共同形成一个浅浅的高山小盆地,方圆10余平方公里。1942年5月,日军进驻怒江西岸后,将松山作为警备中心、进攻据点和防御支撑点三位一体的战略目标,开始阵地建设。日军战略专家预见到松山作为支撑滇西和缅北防御体系重要支撑点的作用凸显为首位,遂拟将松山建设为永久性防御要塞。缅甸方面军15军令第56师团派出56工兵联队,从中国滇西、缅甸、印度等地强征民夫,在两年时间内在此构筑了非常坚固的阵地工事,同时在松山设立了慰安所。日军56师团113联队长松井秀治曾在其回忆录《波乱回顾》中的写道:上级机关“敦促联队设置一个慰安所”,所以他就“勉强地选了一处地方”,由各部队派出人员,建造了一个慰安所。而品野实在《中日拉孟决战揭秘——异国的鬼》一书中披露,日军在松山大垭口建起的慰安所为两栋房子,位置在滇缅公路建设纪念碑与里山阵地之间的空地上。但日方其他资料显示,当时日军在松山建有两处慰安所:一个建在“纪念碑高地”与“里山”之间,一个建在拉孟卫兵所“后面的峡谷”。这两个慰安所成为“拉孟最气派的建筑”。

日军对于松山慰安妇的情况均有记载,据日军第56师团情报军官石井皎在其《拉孟、腾越——玉碎的真相》一书中披露,远征军进攻松山时,松山上尚有24名慰安妇。其中,应包括5名日本女人,15名朝鲜女人。多出来的4名,是1942年5月从缅甸带来的四名女人,还是后来抓来的中国女性,不得而知。

尽管日军提前得到了远征军即将大举进攻的消息,但没有允许慰安妇从松山撤出,松山当时不像密支那、腾冲那样孤立。实际上,日军并未将慰安妇视为平民,她们没有脱离部队寻求避难的可能。在战事将近之时,把慰安所建立在最前线的要塞中心,这一行为本身就很反常。据日本作家相良俊辅在其《菊和龙:为祖国荣光的战争》中的说法,拉孟守备队长金光在战斗开始之前,曾“考虑将这些慰安妇转移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带”,但正当他“因为担心转移途中的安全问题而犹豫是否要这样做时”,战争便开始了,于是在战斗中强迫所有朝鲜慰安妇自杀,只有9名朝鲜慰安妇乘日军不备跳出战壕逃脱或被远征军俘获而幸存。而当时全部5名日本籍慰安妇在日军保护下,一个都没有死,被远征军俘获后送入楚雄战俘营,后被遣返回日本。在松山、腾冲战场被俘虏的日军上等兵早见正则及第56师团卫生兵吉野孝公,都在回忆中证实了这一点。就连品野实在其《中日拉孟决战揭秘——异国的鬼》一书中也说:“这样一来,军国主义者们叫嚷的‘日本慰安妇都安排朝鲜慰安妇逃走,自己化妆后自杀了’的高论,不就彻底被揭穿了吗?”

执行第二次从空中补给松山日军任务的第5飞行师团第4飞行团队长小林宪一,如此描述当时所看到的慰安妇:

我执行上司的命令,起飞7次,为松山补充弹药。 7月24日的空中运输,共起飞了15架飞机。在那温克机场起飞的有九九式军用侦察机3架,担负掩护任务的隼式战斗机12架,都装了绑好降落伞的弹药筒,飞向拉孟。我们飞进险峻的山岳地带,在拉孟的阵地上空盘旋,看到了半裸的士兵,将发烟筒点燃,橘黄色的烟拖着长长的尾巴从空中掠过。我们将吊着的弹筒向T形布板投下,心里祈祷下面的人能顺利收到。这时,有两三个士兵仰着脸向我们的飞机挥舞双手,再一看,是几个穿着士兵上装的、应该是慰安妇的女性,正举着白布,拼命地向我们舞动。

在松山战役期间,美军164照相联队曾拍摄大量战地照片。其中由韦特?兰多尔在9月3日拍摄的一张照片中,左侧是一位持枪的远征军士兵,他身边是4名刚刚被俘的日军慰安妇,最引入注目的是右边一位怀孕的慰安妇正是朴永心,这张照片后来成了国际上最著名最具震撼力的慰安妇照片,而在另一幅照片中,是一名年纪较大的慰安妇,并且身边有一位中国士兵正在打电话向上级报告情况,这个女人是日本人,约35岁,名叫北村富子。据后来朴永心及松山当地老人指认,就是当时负责监督慰安妇的专职的日本女人。视频中出现的慰安妇中有几位均出现在美军拍摄的照片当中,除了怀孕的朴永心外。这些慰安妇都是中国远征军总预备队新编第8军攻克松山后俘获的,北村富子同样出现在了视频中。战后,这些慰安妇被分别送回本国,朝鲜的慰安妇因为朝鲜战争的爆发而分散在了北朝鲜和韩国。值得注意的是,照片中被俘的慰安妇有的穿的是日军夏季短袖衬衫,而视频中均换了普通女装,照片拍摄的地点和视频拍摄地点也不相同。照片拍摄地点位于腊勐乡大垭口村,而视频拍摄地点位于腊勐乡腊勐村村委会院内。

对于慰安妇被日军残杀和俘获的情况,战时均有资料记载:

1944年9月6日,第11集团军总司令黄杰在日记记载:在松山“黄家水井”,发现了106名日军尸体,其中包括1名官佐,“6名妇女”。日方资料记载,在战壕中也发现了一些尸体,其中包括2名妇女。9月7日,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发出的电报中记述,当日俘虏了“敌军的5名妇女”。战时美军中缅印战区内部报纸《CBI Roundup》的报道,共有10名日本和朝鲜妇女被俘,逃出的24名妇女中有14名在逃跑途中被炸死。一名被俘日军士兵也证实,在拉孟被俘的慰安妇是10名或者9名。

那为何照片中出现的朴永心却不在视频中出现呢?在远征军对松山发起攻击后的近一百天血战中,朴永心和其他的慰安妇缩在战壕中,每天承受着远征军猛烈的炮火覆盖,在松山即将覆没之际,日军开始强迫慰安妇自杀,突然醒悟的朴永心不顾身怀七八个月身孕的危险,与其他3名朝鲜慰安妇乘日军不备跳出战壕逃跑。在勐梅河谷地,幸运地被一位熟悉的当地少年李正早搭救。拍摄时,朴永心已被送往远征军第8军野战医院做引产手术,故没有出现在画面中。

73年过去,松山日军慰安所遭受战火摧残,早已不复存在。但龙陵县龙山镇董家沟日军慰安所遗址依旧矗立,这里正是朴永心等慰安妇们饱受日军摧残的地方,里面的历史文物和痕迹正诉说慰安妇们惨痛的过去……(饶 斌)

分享到: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