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陵:边境傈僳村寨挪穷窝换新颜

2017年02月27日17:34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79岁的老人积极义务劳动
79岁的老人积极义务劳动

走进龙陵县木城乡乌木寨村马鹿塘小组,首先看到的是一排排整齐划一新房屋、一条条宽敞干净平整的道路、一面面党旗和国旗在房屋上迎风飘扬,在文化活动广场傈僳阿咪伴随幸福的歌调翩翩起舞,在广场的一侧一群小孩在高兴地戏耍,欢快的傈僳族打歌调里夹杂着孩子们的笑声和哭声,新入住的43户边境村民脸上洋溢着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幸福。这就是以前集边疆、民族、山区、贫困四位一体傈僳贫困边寨的新面貌,在各级大力支持下,龙陵县以脱贫攻坚为契机,对木城乡马鹿塘村民小组实施一系列的扶贫项目,村民的住房、精神面貌、产业发展、基础设施等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挪穷窝 迁新居 换新颜

龙陵县木城乡乌木寨马鹿塘村民小组共有43户157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就有40户138人,傈僳族共有39户137人,以前都是分散居住在1900米的边境高寒山区,深受居住分散、交通不变、地质灾害隐患、住房困难等方面困扰,是典型边境少数民族贫困村。

“以前的旧房子在山上,车辆无法到家,下雨的时候连摩托车都无法开进家中,房子陈旧,面积小,功能也不完善,一家和一家也不挨着,有时晚上串个门子都不方面,猪、牛、羊等牲畜和人都在一个院子里,不卫生。”村民余祖旺讲出了过去的不易。

为切实解决马鹿塘村民小组贫困问题,近年来,在各级党委、政府关心下,共整合易地搬迁等各类扶贫资金1244万元,通过统规统建,对安置点道路、住房、党员活动场所、文化活动场所、农田灌溉沟渠、人畜饮水工程等基础设施进行全面建设,目前已完成投入资金1157.2万元,在新春,43户农户已全部搬迁到新居,真正实现傈僳族贫困户“挪穷窝”。

“以前住篱笆房,现在住‘小标间’,以前走的路是泥巴路,现在走宽阔的水泥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交流多了……变化的太多,变化得太快,我们傈僳族边民的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说起搬迁前后的变化,村民小组长胡志贵激动得竖起大拇指。

强堡垒 红旗飘 聚人心

2016年,在各级的支持下,马鹿塘村共投入20余万元建成的党员活动场所,新村的各项目实施及各项事务都是从这里讨论决定,马鹿塘党支部共有8名党员,在项目建设到使用过程中,该党支部严格执行“三会一课”、“四议两公开”等相关制度,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制定了村规民约,让党员带头干,先后召开多次群众会议,从前期的政策宣传、规划编制,实施过程中的村庄布局、房屋设计、选材用料、基础设施配套,到后期的产业发展、生态保护都听取群众意见,尊重群众意愿,充分调动了群众的积极性和参与度。35户普通群众家中挂上了国旗,8户党员家中挂上党旗,鲜艳红旗在风中飘扬,据乌木寨村党总支书记介绍,吃水不忘挖井人,马鹿塘的党员群众的生活有了今天的变化,过上现在的生活,得益于党和国家的关心支持,挂上党旗和国旗是村民感党恩和国恩的一种形式,也是以后自力更生前行的动力。

在县财政局一事一议项目支持下,2016年投资40余万元修了一条长1.68公里的农田水利灌溉沟渠,覆盖120余亩农田。因去年雨季土石坍塌,导致沟渠被阻断,眼看播种季节就要来临,在村组党支部的号召带头下,每户一个劳力,经过三天的努力,掩堵在沟渠中的淤土全部被清理干净,成功修复了坍塌地段。在沟渠修复现场,年纪最大的属余焕秀老人,据了解,她今年已经有79岁,因家人外出务工,没有人来修沟渠,她觉得自己身体还行,就和各家各户年轻劳力一起来奉献一份力量。在村民小组长的“义务工”笔记本上每天每户都是“满勤”。

制宜业 富钱袋 摘穷帽

搬迁来后如何“稳得住、能发展、可致富”也是马鹿塘村民考虑得最多的问题,目前,马鹿塘村民小组共发展核桃530余亩3000余株,养殖蜜蜂130窝、生猪200余头、黄山羊200余只,努力发展种养殖产业,实现建档立卡户脱贫有支撑,致富有门路。据村民余文苍介绍,他自己养了猪10头、蜂蜜18窝,牛2头,黄山羊10余只,在2016年收获蜂蜜100余斤,蜂蜜的价格在60-80元每公斤,去年单是蜂蜜就有7000余元的收入。

据乌木寨村党总支书记介绍,乌木寨生态较好,植被覆盖率较高,草场广阔,这里的蜂蜜和黄山羊纯正,深受外界青睐,基本不用愁销路,大多数村民都有养殖蜜蜂和黄山羊基础技术,在技术和环境上都有独特的优势,下步将马鹿塘小组准备将蜜蜂养殖壮大到500窝。为切实拓宽群众致富路子,2016年县上挂钩单位共买100只黄山羊种羊免费送给群众养殖,种羊到村经过商议后,把扶贫羊分成了三个组单元,并实行组长负责制,让有技术的群众进行管护,并采取“1+9”的模式进行利益共享机制(农户占90%,管护人员占10%),目前黄山羊已经发展到200余只。在下步产业发展中马鹿塘小组还将结合自己实际,因地制宜发展红豆杉种植产业,在胡志贵的工作本上清楚地记录各家各户的准备种植红豆杉面积统计表,多的高达50余亩,最少的也有2亩,基本上覆盖了所有的农户,农户对产业发展致富的愿望强烈。(段登信)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