梯田红米的“出山”之路

2016年09月19日08:35  来源:云南日报
 
原标题:梯田红米的“出山”之路

背景

哈尼古歌中,元阳梯田红米被称为“红玛瑙”,是从天上来到人间的珍宝。在1300多年岁月中,哈尼梯田因红米种植生生不息,红米精耕细作的技艺也因梯田传承发展。为加强梯田系列产品开发,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将梯田红米产业作为“六个百万亩”优势产业培育建设,全面推广种植梯田红米,打造红河绿色生态品牌。

梯田红米的“出山”之路

张维麟 画

话题

当现代化的浪潮席卷哈尼族的村村寨寨,在梯田中“隐居”千年,依然按照传统方式耕种的红米也面临着产量低、没有形成市场和规模、卖不上好价的窘境,相当多的青壮年离开田地外出打工挣钱,梯田面临撂荒的威胁,梯田红米如何谋变、求得生存?

耕种方式创新 有了新伙伴

按照半年耕种、半年泡田涵养地力的传统种植模式,红米亩产只有300余公斤,价格以每公斤6元计,一年辛苦每亩收入不到2000元。“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喽,种田的都是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中年人。”元阳县牛角寨乡果期村委会平安寨的50多岁的马有明一句感慨,说中了许多关心哈尼梯田最重的困境——未来,梯田很有可能将无人来耕。

千年飘香的红米,离了殷勤侍弄它的庄稼人,无疑失了存活的根基。然而,与普通稻种不同,红米生长在海拔1400米以上的哈尼梯田,在变化多端的气候和残酷的自然灾害下顽强生长。古老的稻种生命力顽强,却不能够移植到低海拔的舒适环境下培育。同时,不能施加化肥,因施肥后会立即出现稻瘟病,即使是施加农家肥也不能过多。在世界上很难找到这样的水稻,因此它也是世间罕见的粮食作物。

无论从“无粮不稳”考虑,还是对层层叠叠梯田的眷恋,守住梯田,留住梯田红米都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2014年,通过深入调查,元阳县开展探索创新稻作生产发展方式,实验示范2000亩稻鱼鸭生态种养高产高效技术。经当年实地测产,平均亩产值达10895.8元,综合效益大幅提高。经过三年的实验,元阳已经示范实施稻鱼鸭生态种养模式8000亩,带动了全县发展3万亩。

进驻于牛角寨乡的云南锦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看到了稻鱼鸭生态种养模式的前景。在锦丰公司的示范区内,存在着这样一道算术题:水稻产值每亩2800元,鱼是2400元,鸭产蛋产值到6250元,复合产值为多少?答案是11450元。

为了让这道数学题惠及更多的农户,锦丰公司投资760万,建设了1000亩集鸭苗孵化、标准化种养、技术培训室、哈尼梯田稻作文化体验和乡村农业休闲旅游为一体的基地,组建了稻鱼鸭专业合作社。曾经对种植红米产生动摇的马有明被带动起来,从锦丰公司拿到了免费的鸭苗、鱼苗。一年的时间,小试牛刀的他看到自家地里翻了一番的收入,重新有了期待。

可以看到,当红米与新的伙伴——鱼、鸭携手,种植业与渔业、种植业与畜牧业也相应结合,再进一步推动种植业与乡村休闲、观光、体验等乡村旅游业结合,即可推动稻田种养结合与一、二、三产融合,形成新业态。更不用说这样的共生互促,完好的保存了红米无公害绿色品质,提升农产品附加值。

为进一步推广稻鱼鸭生态种养模式,元阳县将稻鱼鸭种养作为重点项目纳入“十三五”规划,按照“红米种到哪里,稻鱼鸭种养模式就延伸到哪里的思路”,提出了到2020年发展稻鱼鸭生态种养模式10万亩目标任务,确保有序推进。

(责编:李发兴、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