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44岁农民省吃俭用建“图书馆” 供村民免费阅读

2016年08月22日08:51  来源:昆明日报
 
原标题:没门的农家“胖子书屋”

孩子们在书屋里除了看书还可以下棋。记者周密/图

“胖子书屋”的藏书很丰富。记者周密/图

“胖子书屋”里堆满了图书。记者周密/图

没有大门的“胖子书屋”欢迎大家都来读书。记者周密/图

书架上满满的书籍满足了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记者周密/图

刘福祥和他的“胖子书屋”。记者周密/图

书屋也是村里老人们最爱来的地方。记者周密/图

在嵩明县嵩阳街道兴隆村的一个农家小院里,有间免费对外开放的胖子书屋。屋主是一个被村里人称作“胖子”的44岁农民刘福祥。和大多文学爱好者一样,他从微薄的收入中,省吃俭用,抠出有限的钱,一本本地购买自己喜欢的书,年复一年的积累,他的家早已被各类书籍“霸占”,嗜书如命的他索性将家变成一个小型图书馆。

“我这生人与书结下了缘,就像中了毒。”刘福祥从小就喜欢读书,因为没钱只能到图书馆、小书摊蹭书看,遇到实在喜欢的,就偷偷把饭钱省下来买书。近乎疯狂的看书、写作,加之长期的营养不良,让他在高二那年患上重度神经衰弱,加上类风湿和肾病综合症,不得不辍学。“对于一个农民来说,文学、诗歌是虚幻的,不靠谱的。”家人和村民们的质疑,让刘福祥万分苦闷。

凭着好文采,他开始为村民写诉状、写答辩,更有小青年找他写情书追姑娘。虽然报酬很低,有时只是一顿饭,他也乐得其所。1995年开始,刘福祥穿梭于呈贡、昆明的大小工地上,挑沙灰、做钢筋工,休息之余就跑到读报栏读报纸,生活清苦却也充实。然而随着母亲的病故,很长一段时间里,刘福祥一直被深深的苦闷和迷茫所困扰着。2003年,他回到村里摆起了书摊,在书摊上遇到同样热爱文学的杨继平,两人的相遇彻底改变了刘福祥的人生。

2006年7月1日,再次提笔写诗的刘福祥与杨继平一道创办“粘连连”文学社,曾经一起摆摊却又热爱文学的15名村民成了文学社第一批成员;2013年,昆明市作家协会兴隆村诗社在刘福祥家正式挂牌,昆明14个区县的各路文人作家成了他家的座上宾,通过作家文人和省内各大杂志社、书店的捐赠,“胖子书屋”的藏书初具规模。2013年7月,刘福祥从嵩明县图书馆、云林小学要来一些旧书架,把书分门别类地整理好,加上几张旧书桌,几把长条椅,“胖子书屋”正式落成。

“胖子书屋”是一间没有门且免费的书屋,所谓文学的天地敞亮大开,对于读书人刘福祥来说,书就是给人看的,只要你想看,随时都可以来。书屋不过陋室一间,村里的读书人却都喜欢往里钻,小到三四岁的娃娃,大到80多岁的老文青,他们在这里读书,谈文学搞创作,遇到胖子媳妇在家,还能吃上一个热腾腾的煮包谷,又文艺,又烟火。如今“胖子书屋”存有最新全国公开文学刊物50多种,新近几年省内外各种民间刊物200多种,藏书2万余册,辐射周边12个自然村,拥有固定读者上百人,累计接待上万人。今年6月,“胖子书屋”成为全国首家被商务印书馆授牌的“价值阅读农村示范书屋”。

在面积不大的书屋内,刘福祥特意腾出4个青少年系列读物书柜,1个名著专柜,供村里的孩子们阅读。这间简单的书屋让村民在玩乐之余,激发对阅读和获取知识的乐趣,弥漫的书香氤氲成整个村子的文化气场。如今,依然在工地上打零工的刘福祥始终没有放弃他的文学梦,近年来他先后在《滇池》、《昆明作家》、《滇中文学》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100多首,部分诗歌被选入《中国当代小诗大观》、《昆明诗歌读本》等。

“淘好小生活,过好小日子,管理好书屋,写好小诗歌,是我最大的梦想。”农民刘福祥说,他在做着一份踏实的事。未来,“胖子书屋”将继续增加完善青少年儿童读物,设立农村养殖、种植类书籍专柜,以阅读本身的价值吸引更多村民,让知识改变命运成为现实。(实习记者杨俊霞/文)

(责编:李发兴、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