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惠”涉嫌诈骗在昆明受审 只上两年学“当”军官、博士

2016年08月14日09:03  来源:春城晚报
 
原标题:“李惠”涉嫌诈骗在昆明受审 只上两年学“当”军官、博士

  确实像个军人

  前日,沉寂近1年后,假军官“李惠”再次浮出水面,因涉嫌诈骗,她在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公开受审。去年9月16日,本报曾报道了这名“女上校”在昆明被抓获的新闻。李惠没有身份证和户口,自称熊小妹,军官证是假的,军装和军衔是网上买的,有时还会骗自己。昨日,其中一位受害人的律师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孝顶向记者透露,熊小妹不仅对部队极为熟悉,且社交圈极其庞大,有知名媒体人、军人、律师、官员、编剧等等。她因仗义豪爽被称为“惠姐”,甚至还热衷公益事业,多次捐款。她是如何将众人骗得团团转?且看本报披露内幕。

  演技高

  10年老兵竟然没发现漏洞

  朱孝顶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而熊小妹也自称是该校博士毕业,“国防科大4道门,东门是最能吃小吃的地方,没在那待过,真不知道。”熊小妹与朱孝顶聊天时,表现出了对东门小吃的怀念,两人说起学校来全部能搭上话,让朱孝顶毫无怀疑之心。更让朱孝顶惊心的是:熊小妹在冒充军人方面,竟瞒过了他这个有着10年兵龄的老兵。朱孝顶说,熊小妹对部队很了解,几乎没有漏洞。

  “可能长期假冒军官,她已经把自己当做军官了。”朱孝顶说。

  酒量好

  喝酒厉害是个胆大心细的女人

  熊小妹会带着军官、战士,甚至开着军车来见朋友,“那些人都是真实在部队的,这人厉害就厉害在这。”熊小妹与人见面经常拥抱拍肩,毫不扭捏,“喝酒也很厉害,真的是一个胆大心细的女人。”朱孝顶说。

  再次回忆,朱孝顶想到了一个漏洞:熊小妹曾对他说,营房有空地,可以免费去住。“当时觉得是朋友,不能给她添麻烦,而且我也不乐意,就一口回绝了。”如今,朱孝顶猜测,如果当时动了贪念,那么熊小妹有可能利用这点让他出点钱。

  很豪爽

  把记者手机丢火锅次日送新的

  当“女军官李惠”被抓一事曝光后,朱孝顶的朋友圈中不少人都表示难以置信。出事前,熊小妹是朋友圈中豪爽仗义的“惠姐”。“她这人不坏,这么多年交往,也没提过金钱方面的事,我过生日,她还送我个几百元红包。”朱孝顶说。

  曾经一群人在北京吃饭,一位记者用iPhone4S手机,“惠姐”开玩笑说信号不好,直接扔到了火锅里,第二天她送了一部崭新的iPhone5S给这位记者,“我们就觉得她很豪爽、很大方,也很喜欢热闹。”

  找老公

  假身份拿下真博士

  博士、上校女军官、副参谋长,是李惠对外吹嘘的头衔。

  2009年,尚在湖南开精品店的李惠,结识了博士洪先生。

  2013年3月底,博士洪先生和李惠在江西老家举办了婚礼。“我们说好婚礼后及时领取结婚证,但李惠屡屡以单位领导出差等各种理由没在结婚申请上签字推脱,至今都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洪先生说。

  婚后的日子,李惠总是能和洪先生一样6点起床后去上班。根据重庆晨报记者事后调查,李惠没有去“研究卫星轨道”,而是到三里屯研究酸辣粉,“到北京后,最早是在三里屯开了家酸辣粉店,后来担心被洪先生碰着,就去餐饮店内厨做小时工。”

  洪先生在获悉自己妻子的真相后,在北京报警,称为此损失了几十万元。

  当红娘

  自说自话来骗钱

  正是由于上述种种,熊小妹扮演的女军官形象,获得了朋友们的认可和信赖。

  朋友中的一位女性,身体有些残疾,年龄将近40岁,婚姻问题成了老大难。熊小妹拍着胸脯向她保证,会给她介绍对象。

  果不其然,她确实介绍了一位离异大龄男子。然而,这名男子却从未出现过,只是在网络上与女子聊天,“聊邮件聊了两年,大家都特别希望这位姑娘能得到一份感情,我们每次见面就说,能介绍成多好啊,我们请这个男人吃饭都行。”

  神秘大龄男子始终未出现,单身女子却动了感情,每次说好要见面时,这名男子都会出现各种状况。

  如今看来,朱孝顶怀疑这是熊小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尽管如此,那位单身女子一家对她却十分感激,当熊小妹说家中出事,需要用钱时,家人感激她为女儿介绍对象,当即取了20多万元给她。

  晒过去

  “黑户妹”网上办假军官证

  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李惠向警方和检方自报姓名为熊小妹。

  “我有两个同母异父的哥哥,最大的哥哥姓沈,小点的姓孙,我姓熊。”熊小妹说,她母亲最后带着孙姓的哥哥改嫁给姓熊的男人,“后来生了我。”

  在她的记忆中,出生地在四川叙永县农村,生父是靠挖煤矿为生。

  “9岁那年,母亲带着两个哥哥离开了我和父亲。”熊小妹陪生父走过了最后的岁月,她带着哭腔说:“两三年之后,我父亲死了。”

  熊小妹说曾在叙永县的龙凤小学读到二年级。父亲病逝后,她沦落街头,“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熊小妹首次接触到军人是在她十三四岁时,她流落到四川一个机场附近,被可怜她的地勤女军人收养过一年,但随着女军人工作调动,她再次流落街头。

  在南下打工潮的影响中,熊小妹流浪到了广东、深圳等地,“年龄小就做黑工,一个月最多只能挣几十块钱。左手上的疤痕,就是洗盘子时受伤留下的。”

  从广东到长沙,熊小妹变成了精品店老板娘,还认识了一个几乎差点结婚的男人,“我在湖南时谈过一个男朋友,就是因为没有身份证,婚也没结成。”

  “黑户”成了拦路虎,“上不了户口,没有身份证连火车都坐不了。”

  2009年,熊小妹通过在网上办假军官证,摇身一变成了李惠——一个有上校军衔的女军官,变成了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博士,而且还是双博士,工作是“研究卫星轨道”。

  李惠的社交平台内容停留在了2015年8月12日,次日她在昆明被警方抓捕归案。记者看到,李惠的社交平台不仅晒幸福,还经常晒工作、晒身份。

  演完了

  终于不用骗人了

  昨天,记者联系朱孝顶律师了解到,在庭审现场,熊小妹看到了叫了6年的“师兄”朱孝顶,然而这一次朱孝顶不是以她的朋友、学长身份出现在她面前,而是以受害人代理律师的身份与她对质。

  熊小妹扮演的“女军官惠姐”终于演不下去了,“她看到我很惊讶,我发问叫她李惠时,她说‘到’!”

  朱孝顶透露,前日开庭审理时,检察院指控熊小妹涉嫌诈骗了两位受害人一共30万元,但他的当事人,也就是熊小妹给她介绍对象的那位女子就被骗了31万元,损失了20万元。熊小妹一共诈骗了10多人,金额超过70万元,但究竟骗了多少钱尚不清楚。

  据重庆晨报报道,熊小妹仰望着法庭说:“终于不用骗人了,人也轻松了不少。”(记者 连惠玲 部分内容和图片据重庆晨报)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