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走访昆明市内的地下河:36条入滇河道部分成为暗河

2016年07月25日08:24  来源:春城晚报
 
原标题:昆明市内的地下河 你曾有这样的前世今生

  明通小学附近,老明通河的桥拱,不是老人指点还真看不出来。

  鸡鸣桥下的西坝河暗河口

  百年前的昆明,数十条河流绕着这座古老城池潺湲流淌,它们奏出的古老歌谣,成为老昆明人的美好记忆。之后,部分河流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或已经消失,或隐没于高楼大厦下。“水乡泽国”成为过去,水城故事逐渐遥远。现在,昆明有36条入滇河道,部分河段被覆盖成为暗河,这些暗河都在哪里,它们还能找到“弃暗投明”的出路吗?近日,记者对主城区内的6条河流进行了实地走访。

  西坝河

  30年前鱼虾成群 暗河盖好成了街道

  从金碧路拐入东寺街,继续向下走,就到了土桥。这里是西坝河的传统起点。从土桥到西华园的这一段,于1986年建成暗河,上面形成街道,今天,我们看不到这段河流的真实面目。

  到了西华园,西坝河才露头。它位于道路中间,两边被绿色的矮灌木围绕,可惜,这段并不长的明河几乎没有水。再往前走一段,又是暗河,上面盖起了各式楼盘和小区。到了韩家小村,农舍土路始见,河开始还原为河,两岸依稀可见老树和杨柳。再往前行几公里,墨绿色的水缓缓注入滇池草海。

  村民老韩正在河边钓鱼,他说里面有小鲫鱼。他在西坝河边生活了半辈子,1985年之前西坝河一直是一条清水河,但到了1985年后,西坝河的水体开始变臭,鱼虾绝迹,之后政府一次次大力整治,“又回到十多年前了。”

  几年前,昆明市环保局曾监测到,流入草海的西坝河是劣五类。几公里长的河道接纳的全是城市污水。2006年之后,西坝河从广福路延长线至入湖口段,封堵了112个排污口,到了2015年,西坝河改造实施了清污分流,无污水再进入河道。

  在刘老爹的记忆里,西坝河是一条美丽的河。刘老爹是胜利村人,过去被称作渔人,20多年前,他从家门旁经过的西坝河里划上小木船,捕鱼为生。那时西坝河面有10米宽,纵目望去都是芦苇丛,时常有水鸟飞起。而鱼,数不胜数,刘老爹一天能打上10多公斤鱼,城里卖了鱼,剩下的还能管自家吃个饱。雨季到来之前,河水总是浅浅的,清清的。不过夏季涨水也让人头疼,“多雨的季节,昆明就浮在水里了。元朝时昆明叫做‘鸭池城子’,就是因为时常水淹城池,里面的昆明人就像水面的鸭子。”

  刘老爹回忆,那时孩子们常在河里游泳,从岸边一个个扎猛子往河里跳。河对岸有卖酱油、醋的小杂货铺。河上的独木桥,是用半边大树直接往上一放搭成的。到了旱季,上游开闸放水,河水流经西坝河,灌溉了9公里多的沿线农田。

  乌龙河

  昔日漂着海菜花 今日起点在哪都有争议

  “四周农田环绕,两岸绿树成荫,随处可见海菜花。”这是老一辈昆明人对乌龙河的印象。不过,他们现在只能大致根据河流走向,在记忆中勾勒出乌龙河的原貌。

  根据相关部门提供的资料,乌龙河发源于昆明医学院附近,自北向南经棕树营至白马小区,穿过成昆铁路、石安公路,从明家地汇入滇池草海,全长3.68公里,其中暗河段占了大部分,只有1.3公里为明河。也有一些老昆明人回忆,乌龙河起点在现今的云大医院。

  记者沿着暗河段走访,早已看不到河,商铺、餐馆遍地都是,商户几乎都没听说过乌龙河。

  “几十年前,我还是孩童,母亲牵着我的手走亲戚,从当时环城路边的云大医院旁边,我们走上了一条通往棕树营的小河埂,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这条河叫乌龙河,只记得弯弯的河边有许多桉树,两岸是肥沃的田野,清澈的河水,有人在洗衣服、淘米洗菜,还有人在游泳。”这是一位老昆明对乌龙河的记忆。

  白马小区65岁的贾云交老先生回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白马小区还是一片农田,周边有四五条河,大家也叫不出名字,其中一条是通往昆明医学院附近的,主要是用于灌溉农田。“那时我们去小西门赶集必须经过这条河沟,水面漂着海菜花,一到栽秧的季节,水里有很多鱼,好多娃娃都会来逮鱼。”至于这条河是什么时候被覆盖的,他也记不起来了。

  如今,在地下默默流淌2公里多之后,乌龙河在二环桥下的大观建材市场入口才重见天日。据周边的居民介绍,大概六七年前,乌龙河的水黑得如墨汁一般,味道刺鼻,如今清澈见底,河道两旁柳树成荫。“这里面有小鱼、龙虾、还有水母!”河道边,9岁的陈志鑫和同学一起正在捉鱼。

  相关部门工作人员介绍,目前乌龙河暗河部分主要是纳污排污,最终排到第三污水处理厂处理,明河的功能主要是防洪排涝。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