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微信专访前央视主持人刘建宏:昆明主场 国足别选伊朗

2016年07月11日08:28  来源:春城晚报
 
原标题:记者微信专访前央视主持人刘建宏:昆明主场 国足别选伊朗

  刘建宏和他的小伙伴们

  欧洲杯今日凌晨落下大幕,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假如你也和记者一样是80后球迷,在为球赛的精彩激动之余,也许会对如今央视的足球解说员有那么一点点“疏离感”。

  在记忆里,以前每周四的《足球之夜》才是我们真正的足球盛宴。而那个时代的解说员,黄健翔、刘建宏、张斌……也才是引领我们成长为“懂球帝”的启蒙者。

  如今,虽然张斌依然活跃在CCTV-5,但随着黄健翔、刘建宏的纷纷离场,我们与《足球之夜》也渐行渐远。

  关于为何会从央视离职,虽然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著名足球评论员刘建宏曾在微博上提过,但对于具体原因,却很少在公众面前谈起。刘建宏的首部个人传记《上半场》于5月出版,爆料了不少关于中国足球的内幕,当然也写到了他与央视的往事。

  近日,记者通过私人关系找到了刘建宏的微信,并通过微信对他进行了采访,听他聊聊他的“上半场”都有哪些精彩表现,“下半场”又将如何继续……

  “离开再出发”

  出书是一个总结

  《上半场》从刘建宏的足球启蒙写起,将其与《足球之夜》的故事首次完整地与读者和球迷分享,对其体育解说生涯作了一个整体的回顾。同时从一个媒体人的角度,讲述18年来中国足球乃至中国体育的点滴。其中,刘建宏也爆料了不少当年在央视解说、评论生涯中与白岩松、黄健翔、水均益等同事的种种趣闻。

  在谈到为什么会想到出书时,刘建宏告诉记者:“之所以写这本书,是因为我从央视离开然后加入乐视体育,开始了一段创业的生涯。我从大学毕业到离开央视这期间,一直都算是体制内吧。现在终于开始自谋生路了,所以朋友和出版社都希望我能写点东西。我想,那就写吧!还是有必要总结一下了。”

  刘建宏在这本新书的讲述,其实很像他喜欢的台湾女作家齐邦媛《巨流河》的感觉——用一场个人命运的沉浮,来反映时代大潮的波谲云诡。“现在是互联网、大数据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更多地去写些东西,有可能为这个时代提供更多的数据。这本书我个人的东西写得并不是很多,我只是把我经历的那个环境和时代,记录了下来。”

  《上半场》里有没有揭中国足球黑幕?“其实中国足球的黑幕已经用不着揭了吧?在两三年前的那次打假扫黑中,有很多的黑幕已经浮出水面。黑幕听上去好像很吸引人,但是当它真正地被曝光之后,你会发现,也就是那么简单,没有什么太复杂的内容,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利益的交换和输送。我想对中国读者和球迷来说,今后少一点看到或听到这些东西,也许就是中国足球进步的最好证明。”刘建宏说。

  “上半场”结束

  “老友记”仍继续

  《上半场》的首发仪式是在刘建宏的母校中国人民大学举行的。当日,白岩松、黄健翔、水均益、陈晓卿等一众好友都来为刘建宏站台,众“名嘴”重聚,上演了一出“老友记”和脱口秀。白岩松感慨,“我们当年没想那么多,才能出发,后来走得那么远。我这次挺喜欢给建宏写的序的最后一句:我们都不再年轻,不能总是对彼此喊 ‘加油’,也该多说‘保重’了。”

  而在《上半场》中,刘建宏更是爆料了《足球之夜》的诞生,以及央视其他王牌节目创意与策划的“秘密”——原来,“红黄白”(刘建宏、黄健翔、白岩松)3人组合的足球脱口秀节目《三味聊斋》,在当年居然是没有策划、没有文案、没有审查的“三无”节目!可就是这么一档“三无”节目,却创下了当年央视体育类节目的收视率新高。

  在谈及昔日好友的现状时,刘建宏说:“岩松和水哥现在都还在台里,继续着各自的工作。健翔2006年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央视,现在他主要是在乐视体育从事足球评论和一些足球节目的制作。我们这些人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大家有很多共同的爱好和想法。所以不管我们人在哪里,这种关系都不会发生什么改变。”

  对话

  记者:昆明正在积极申办国足12强赛的主场比赛,你觉得昆明有戏吗?昆明承办哪场比赛对国足会最有利?

  刘建宏:我听说中国队的教练组是非常希望在昆明打一场比赛的。至于和哪个对手打?我觉得伊朗队就算了,因为伊朗队本身他们所在的德黑兰就是一个小高原,所以他们对高原不会有任何的不适应。其实在谈到这种高原作战的时候,很多足球界的人士都说,高原也是把双刃剑,因为中国队平常也不在高原上进行比赛,所以如果是用的不好的话,也许自己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这就看教练组的调整能力了。

  记者:你本人对昆明印象如何?

  刘建宏:我从1996年就开始去昆明,当时主要是去海埂。那时候几乎每年都要在那里待上一个多月,所以对昆明很熟悉,但是后面去得就少了。上一次去昆明,大概是三四年前了。我对昆明有很多美好的印象,比如美丽的滇池、美丽的红嘴鸥,还有云南的各种小吃、美食,当地的人的热情,我还有很多朋友在那边,所以昆明还是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地方。

  记者:你说你很喜欢台湾作家齐邦媛的《巨流河》。除了她,你还比较喜欢哪位作家?平时都喜欢读一些什么书?

  刘建宏:除了齐邦媛之外,台湾还有一些作家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我喜欢读柏杨的一些书,特别是《中国人史纲》,对我有很大的影响。我还喜欢龙应台的文章,我觉得龙应台也是一位让我从心里钦佩的、独立写作的知识分子。除了这些之外,我还会看一些文史哲方面的书。我看书的范围比较杂,通常是有什么兴趣,就拿起什么书来看。

  记者:作为一名女球迷,我是看着《足球之夜》长大的,是你和黄健翔的忠实粉丝。如今你们都离开了央视,我也很少再看这档节目了。作为曾经的主持人,能带领我们再回顾一下那段峥嵘岁月吗?

  刘建宏:《足球之夜》应该说已经是一段历史了吧!这段历史是伴随着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初期走过的那些风风雨雨,中国足球面对着各种各样的变幻,包括劫难。《足球之夜》是一个忠实的记录者,我们把大量的、宝贵的素材留给了中国足球。如果将来这些素材还能够重新被人检索的话,我相信它的价值一定能够得到重新的评定。

  对我们而言,我们还不是一个可以封笔然后收山的一批人。我们的任务是记录中国足球,陪伴着中国足球继续前进。所以接下来这段时间,“下半场”我想我还是会和中国足球在一起。

  记者:从传统媒体到互联网的转型,有没有不适应?你怎么看待央视的媒体精英纷纷跳槽到新媒体领域?

  刘建宏:那也没有,我觉得就是历史吧!你可以说历史很无情,也可以说历史很吊诡。我上大学的时候,是全国第一批招收的新闻学院广播电视专业的学生。当我工作了这么多年之后,突然间发现,广播电视也成为传统媒体了。

  1986年的时候,我是把广播电视当新媒体来学,但是到了现在的时候,它变成传统媒体了,这就是时代的转变。我觉得你赶上了就赶上了,你选择说不食周粟,也可以留在传统媒体里;你选择说我要紧跟时代的步伐,也可以跳到新媒体里。这个本身我觉得不存在谁对谁错,就是一个选择,但我愿意去尝试一下新的东西。(记者 胡霄羽 文 受访者 供图)

(责编:徐前、朱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