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关祥祖:历经坎坷有所成 一心想为穷人做点事

2015年03月27日11:56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导读:

“一个人好了不算好,大家共同富裕,那才是真的幸福。”关祥祖说。

2015年2月10日,一栋栋拔地而起的别墅,在禄劝县则黑乡万德村万古莫村小组落成,村民们高高兴兴地搬进了新房,告别了土泥瓦房的贫苦日子,过上了旁人眼中的“城里人”生活。多年来,关祥祖凭借着“要让家乡村民脱贫致富”的信念,靠着一己之力,从1996年至2015年这20年期间,他做了三件影响了万德村的事:铺路建桥、修缮学校、盖别墅送村民。

2015年新年伊始,习近平总书记云南考察时曾指出“扶贫不能光喊口号,决不能让困难地区和困难群众掉队,要以更明确的目标、更有力的举措、更有效的行动,深入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项目安排和资金使用都要提高精准度,扶到点上、根上,让贫困群众真正得到实惠”。

关祥祖为家乡脱贫致富所做的事在万德村、禄劝县引发“鲶鱼效应”,激发了村民们致富的渴望,搅乱了万德村这池安静的水。在禄劝县,他被人称为“扶贫英雄”。

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为新一轮的扶贫开发工作指明了方向,让禄劝县的扶贫工作在前进中更有力量。关祥祖为家乡脱贫致富所做的事,是禄劝县一次社会力量参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有益尝试,也是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到扶贫开发中来的典型和榜样,有效地提升了群众的主观能动性,是禄劝县乃至昆明市构建大扶贫格局,全力推进农村脱贫致富的新途径、新力量和新动力,昆明市新一轮扶贫攻坚战打响。

1993年10月,关祥祖参加全国第二届民族医药学术大会。资料图

2015年3月,关祥祖与学校老师讨论教学工作。记者和灵峰/摄

“参军、上大学、做教授、办学校、为乡亲修路建房。”这是关祥祖一生经历的缩写。说起关祥祖,有人说他是大善人,有人说他是有钱人,也有人说他是傻子。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他这个山里娃经历过多少苦与泪,才获得今天的成就。这一切,万古莫村小组的村民们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我觉得关院长真的很厉害,捐那么多钱出来帮助村民。”3月21日,禄劝县万德村万古莫村小组村民苏知应迎娶新娘,新建的小区公房里聚集了好多人,看见新建的别墅,武家堆村小组的覃佳伟不停地称赞。提起关院长,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村民王大香说:“我觉得他是个有钱人,但是他的钱都是辛苦赚来的。”。

王大香的话引起了站在一旁的杨国芬大妈的注意,她也插起话来,“其实关院长也没多少钱,我们都知道他盖房子的钱不是一笔付清的,他的学校也要花钱,以前他还来这里的农村信用社贷款开学校。他就是良心好,一心只想着帮助大家。大家都知道关院长的钱来之不易。”

正如村民们所说,关祥祖这些年过得实属不易,搞科研经费困难、办学校几度被骗……但是他坚决地走到了底。有人把他的经历,称作“传奇”。

两条人命眼前消逝 受激励钻研医学

1978年大学毕业后,关祥祖被留校任教,一年后被调到学院组织部工作,1978年底,被分到省委农业学大寨工作组。“我在学大寨工作队里遇到过两件事,至今都无法忘记。”

“一个21岁的小伙子被毒蛇咬伤,我无力救治,眼睁睁地看着他在我面前死去。后来,一个小女孩,因为肚子痛在乡村医务室打针,结果赤脚医生用药过量,小女孩病情急转直下,生命垂危,我是中医,缺少急救经验,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在我的面前逝去。”关祥祖说,这两件事给了他很大的刺激。

于是,他利用业余时间在科研上苦下功夫,阅读国内外大量医学典籍,不仅获得在学术界反响很大的学术成果,还创办了《中国民族民间医药杂志》。

“搞科研要钱,搞学术研究要钱,办杂志也要钱,没有钱是办不成事情的。”回想起那段经历,关祥祖感慨万千。当时,为了能够更好的搞好科研,他与中医学院副院长张哲敏在校外成立了一个中医门诊部,搞创收,收益归学院民族医学研究室作学术研究的费用。门诊部开业3个月,社会效益不错,经济效益却不理想,收支平衡,略有盈余,关祥祖开始着急了。

在关祥祖为了科研经费头疼不已之时,一位从文山来的朋友一语点醒梦中人,朋友告诉他办学虽然辛苦,但可以有些收益,也是利国利民的事。朋友的一番话,让关祥祖有了办学校的想法。

借枝栖息办学校 单人独骑寻校址

“中国民族医药方面的人才很匮乏,可以说,这是一块很少有人开发的荒地。”关祥祖凭借着自己多年从事民族医药研究的经验,以及不断的调查和研究,计划着创办一所民族医学类的学校。

1994年1月,关祥祖开始了他的办学创业之路。可是,要创办一所学校,谈何容易。

在关祥祖为了创办学校四处奔走之时,有朋友告诉他,省委刚刚批准了一所民办大学——南方大学,该学校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筹建,很需要有志办学的人与之合作。关祥祖如获至宝,找到了“南方大学”。双方一拍即合,讨论后决定让关祥祖在南方大学成立“南方大学民族医药学院”,并出任学校常务副院长、常务董事,负责招生和教学等学院一切事务,并参与南方大学的筹建工作。

关祥祖风风火火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春季招生的准备工作,随后便向学生发出了招生通知。谁料南方大学风云突变,领导班子莫名其妙分化成两派。经过双方一闹,牌子砸了,校舍也没了,这可急坏了关祥祖。情急无奈之下,关祥祖决定另寻他路独自办学。几经磨难后,关祥祖申办学校的申请终于得到批准。可是,又一个新的难题又迎面而来,他必须要找到一个适合办学的场地。

为了找场地关祥祖每天骑着旧自行车,顶着烈日在昆明的东南西北四处打听。终于,他在昆明北郊找到了一家闲置的解放军被服厂。谈妥办学地点之后,关祥祖立马向录取的198个同学发出通知,告知同学们校名和地址更改一事,并说明校名虽然改了,但所学功课和学业完成后学生的资历并没有变,愿意就读的同学可以和学校联系,以便通知报到时间。

通知发出以后,关祥祖一边听候回音,一边马不停蹄的开始奔波着购置桌椅板凳、宿舍床铺,整理学校。“我当时的全部资产,只有工作之后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少部分钱,以及微薄的稿费,加起来一共一万三千多元,外加一辆旧自行车。”说起当时的困境,关祥祖一脸无奈。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关祥祖听说云南省地震研究所曾办过广播电视大学,后来不办了,有很多课桌搁置不用。于是,他找到了云南省地震研究所,商量以每套桌椅板凳象征性每学期收费10元的方式,借到了课桌。随后,关祥祖开始为学生宿舍配置床铺。由于经费有限,与家具厂协商了之后,关祥祖预付了2000元定金,暂时解决了学生宿舍床铺的问题,承诺开学后付清尾款。

经过一系列磨难之后,当年6月,关祥祖创办的学校终于如期开学。关祥祖根据学生情况,把报到的88名学生分为两个班,一班是高中毕业生,学习大专功课;二班是初中毕业生,补习初中功课,待第二年再次参加中考。

下一页

(责编:徐前、朱红霞)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