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昆明民间借贷风险增大 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

2014年12月23日09:37    来源:春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昆明民间借贷的火热,肇始于2011年,当年信贷政策调整,银行贷款难让部分民间借贷开闸,小额贷款受青睐。我国最高法院的文件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包含利率本数)。”而事实是昆明民间借贷的利息高出银行多倍,有的更是不符合上面的规定。在资金源上,熟人、银行和自有资金成为民间借贷资金的3大主要来源。其中,就融资成本而言,从熟人处借钱比银行融资成本更高。民间借贷都是按月交利息,过去3年间,募资利率一直稳定在月息1分到3分区间,涨幅微小。

  其中,一大批非专业放贷者多数有体面的工作,以2分左右的月息借钱给熟人,成为不少专业放贷者较低成本的融资来源。专业放贷者以月利息3到7分甚至1到2毛转贷给缺钱的客户(即借款方),赚取中间利率差价,差价高的可达20倍 。

  放贷市民

  每天忧心忡忡 不知何时是个头

  李昭(化名)开完会后驱车回家,一路上心里五味杂陈。她是第3次开这样的会,200多人挤在一起,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焦急。

  这件事要追溯到8年前,2006年,昆明新迎小区两间相连的铺面被一个嵩明老板拿下,不久一家崭新的典当行开设在这里。通过朋友的朋友介绍,李昭的老婆婆把自己的积蓄交给了这家典当行的老板,做起了民间借贷。

  “当时老板给的是1.5分息,就是说如果你投100万进去,一年能拿到18万的利息。”李昭说,这样的利息是十分诱人的,加上介绍的朋友是个非常可信的人,李昭的老婆婆那年一次投进去了40万元,嵩明的老板答应3个月返一次息,1年过去了,资金很安全,老婆婆决定把以后每季度所返的利息都再投入进去,以谋求更大的利益。

  又一年过去了,2008年,李昭的母亲加入了这个借贷队伍,所投资金20万元。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2013年,整个大家庭中陆续借钱给这家典当行的亲戚越来越多,所筹金钱近200万元。这期间大家都拿到了该得的利息,整个大家庭气氛其乐融融。

  后来,李昭坐不住了,和老公商量后,于2013年9月把积攒多年的40万元存款借了出去。

  但就在一个月后,出事了。嵩明老板跑路的消息传了出来,典当行的门外站了好多人,李昭一打听,全是和她一样的借款人。

  第一次会议,是由一家借了7000万元给典当行的企业牵头举行的,会议室里黑压压的全是人,好多都是全家一齐上阵来讨还本金的。

  李昭说:“后来才知道,这家拿给典当行7000万元的企业是所有借款人中数额最大的,抛除企业借款人外,以个人、家庭名义的借款总额有4.8亿!”

  老板跑路,自然报了警,可钱并没有要回来。李昭说,后来证实,那位嵩明老板和一家房地产公司合作,到安宁拿地,结果钱变成了土地后,土地却再也卖不上钱,地价暴跌还没有人愿意接手,这位老板后来不堪压力,还不上本金、利息,进了精神病院,“后来还听说他跳楼自杀未遂。”

  李昭第3次去开会,会议上仍未透露出最新的信息,除去这几年收回来的利息,她整个家庭有150万左右打了水漂。

  “现在我们瞒着家里老人,说老板资金紧张,再过段时间就能开始正常返利息,这样的谎言不知道能说多久,老人知道后会有怎样的反应,忧心忡忡的生活何时是个头?”

  小中间商

  大半个月啃洋芋 就像失去了一切

  再次见到张洛(化名),已是今年12月份,他和一年前相比判若两人。

  那时,张洛光头铮亮,脖子上一条小拇指粗的金链子十分扎眼,覆盖整个背部的纹身让旁人避让三分。他总爱和身边朋友说:“有存款没,放在我这,可以让你的生活质量提升一截。”

  张洛是80后,大理人,2011年来到昆明接触到民间借贷,后来发展成小中间商。

  何谓小中间商?就是能从普通市民或小型企业手中筹到资金,汇总后能借给一些需要用钱的企业,或更大的中间商。他们靠利息差来获得收益。这是整个借贷链条中很小的一环,但收益却不可小觑。

  张洛在2013年年中时,仍然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8月份的一次借款犹如当头之棒打在他身上。“借款的老板姓李,是我熟识的,在他需要钱时,我毫不犹豫地给了他,60万元。”张洛说,李老板在做基建工程,他说最多两个月就还上。

  60万的借款不是张洛一个人的,20万是他这两年当中间商所赚,15万是家里父母的养老钱,剩下的25万则是他两个朋友把钱放在他这里每月收利息。

  但这次借款和利息,直到今年都没有要回来。到了今年5月份,张洛已先后10多次来到李老板的工地,最后这一次,李老板值钱的东西已被其他借款人给收了。不仅如此,张洛回到昆明后,还要面对两个朋友的追债,家里人知道后天天发生争吵,现在大理的父母不愿理他,老婆带着孩子搬出昆明的家。

  比起一年前,张洛消瘦了不少,他说他仿佛觉得现在失去了所有,包括亲情、爱情和友情。“你可能不相信,我最惨的时候兜里只有20块钱,有时连饭都吃不上,后来发现有个小巷子里卖烤洋芋,1块钱1大个,连续吃了大半个月,天天吃,顿顿吃。”

  大中间商

  “咨询费”不简单 “钱生钱乐此不疲”

  沈复(化名)在这个行业内有双重身份,一个是拥有正规牌照的小额贷款公司的业务部经理;另一个则是与朋友合伙开设投资公司的负责人。

  沈复说,两个身份的核心都是一样:找钱、放钱、收钱,用钱生钱,乐此不疲。

  在小额贷款公司里,沈复的主要工作是放款。“今年降息后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是5.6%,按照‘4倍’的规定,小额贷款公司一年期贷款利率是不能超过22.4%的。”

  22.4%,还不够2分息。对于需要资金的人来说,除了银行,就是小额贷款公司最划算了。

  沈复笑着摇摇头:“在民间借贷曾经动辄5分、6分的高息时期,谁又会愿意放这么低的息出去呢?”

  但如果放高息,那不是违反国家设的“4倍”门槛了吗?沈复说,以他供职的这家小额贷款公司为例,贷款一般采用每月付息+到期还本的模式,此外还有个咨询费。

  通过沈复给出的资料看到,咨询费在这家小贷公司里面包含了服务费、平台管理费、外勤费等等。

  “根据规定,咨询费是可以收的,但没有更细化的规定,监管也不是很严。有的咨询费是不入账的,只在账外循环,通过私人卡进行交易。”沈复说,通过收取“咨询费”的方式,可以让公司获得的利益大大提升。

  说起另一重身份,沈复更加得意:“事实上,对这个行业越熟,关系网建立越好,自己出来干是迟早的事。这间投资公司在民间借贷链条上,只能算大的中间商。”

  沈复和朋友开设这家投资公司1年多,公司的营业范围仅是股权投资和管理投资项目。

  “找钱,是这个公司的核心。”沈复称,资金的流动采用私账对私账的方式,资金从什么路径过来,还从什么路径回去,虽然没有监管部门发放的专门牌照进行民间借贷业务,但通过私账操作,却能规避相关部门的监管。

  与供职的那家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方式不同,沈复的投资公司是采用等额本息的还款方式,就是说借款人需每个月还一定数额的资金,这部分包括本金和利息,这也是很多公司采用的方式。“这样的方式一是安全稳定,收回来的钱可以接续借出去,另外是还到最后,实际利息很高。比如,我们借出100万,期限10个月,利息2分,即每个月需还10万的本金和两万的利息。当还到第8个月时,还差我们20万的本金,但利息仍然要给2万,以单月来看,这个月利息不是2分,而是1毛,当他还到第9个月的时候,还差我们10万的本金,但利息仍然要给2万,以这个月来说,利息就变成了2毛。”沈复认为,不少贷款的人也都知道这个道理,但没办法,因为他从银行贷不到钱。

  如果说沈复的大中间商和张洛的小中间商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渠道和关系的不一样。对于沈复来说,已经不需要向普通市民筹钱,他们只要拥有稳定的多个小中间商或中小型企业就可以。当然,有一种市民的资产是他感兴趣的。

  “房子!”沈复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在2013年以前,我看到过很多市民为了参与民间借贷,把自己住的房子通过各种方式贷成钱,再把钱交到小中间商或我们手中。

  但在2013年下半年以后,去银行抵押房子贷款突然变难了。”

  沈复说,市民去银行贷不了,但他们这样的投资公司则顺利得多,甚至打包多个市民的房产,共同贷出一笔钱。贷出来的钱用在哪?“继续加息借给大的投资公司或直接给需要钱的企业。”

下一页

(责编:徐前、朱红霞)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