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屏古磨坊 :見証玉溪彝族農耕文化發展歷程

2019年09月16日17:03  來源:玉溪日報
 
原標題:玉屏古磨坊 :見証玉溪彝族農耕文化發展歷程

  直徑4.7米的碾盤讓參觀人員驚訝不已(照片由張雁鴻提供)

  樓梯角的石臼,是玉屏彝族祖輩們運用杠杆原理制作的。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農耕文化猶如一首厚重、磅礡的歌謠從遠古吟唱而來。位於紅塔區南部的研和街道玉屏社區,是一個彝族聚居的村落。據說,村中有個建於明代的古磨坊,裡面完整地保存著古代傳統的農業生產工具,至今已有數百年的歷史。

  近日,記者驅車沿村中水泥路,一路打聽,在玉屏社區八組山腳下的丁家祠堂,找到了建筑面積為330平方米的兩層古磨坊。

  4.7米直徑的巨型碾盤

  村民打開磨坊的門,記者看到一樓依次擺放著石碾、石磨、石壘子、石臼等幾件農耕時期的生產工具。整個磨坊,最顯目的要數巨型石碾,它由碾盤、碾砣、碾杆、碾管芯、碾棍、駐嘴棍,還有牲口套具等配件組成。碾盤由多塊大小不等的石塊組成,直徑約4.7米,最高點約0.87米,中間略高,邊緣略低,低的部分自然形成碾槽,整個碾盤形似一口倒扣著的大鍋,表面十分光滑,幾乎佔據了一樓一半以上的房屋面積。

  石碾的碾盤中心是一個正方體石礅,石礅正中的碾管芯由一根長約1.5米的棕櫚樹干制成,將石礅與房頂的兩根梁連接起來,起到固定的作用。碾盤上方造了一道直徑3米、鏤空的圓形圍欄,二樓透下來的光亮正好照在碾盤上。碾砣是一個圓柱形的石碾子,重約800公斤,兩端直徑相同,表面光滑不易粘米面,石碾子的兩端中心位置各有一個凹進去的洞,是裝碾杆的位置,當地人稱為“臍”。臍與碾杆的連接設計十分巧妙,兩端的短碾杆各裝有兩個錐體的鐵制品,與臍懸空連接。這樣,當石碾子在碾盤上滾動的時候,就十分省力。

  埋進地下的生產工具

  在古代,石臼是人類生活的必備工具,它和水井一樣是人類定居點的標志,是人類利用石材進行制造的,用以砸、搗,研磨食物、藥材等的一種生產工具。

  “臼”在有些地方也叫“石碓窩”。《易·系辭》中記載:“斷木為杵,掘地為臼。杵臼之利,萬民以濟。”原始之杵臼是地臼,即在地上挖個坑,鋪上獸皮或麻布,爾后倒進谷物用木棍舂打。斷木作杵地掘臼,搗舂之法由此始。有大小,方圓,地上與地下,用手發力與用腳發力,公用與家用等諸多區分。

  玉屏古磨坊裡的石臼,屬於在地面挖坑后埋進地下的公用的生產工具。它的臼面與地面齊平,在距離石臼一米左右的位置設有支點,方、圓兩根不同形狀的梁,十字穿插后固定於支點上。圓形梁與臼面平行,兩邊各安裝了一根圓木做扶手,下方架起一根約一丈多長的方形梁,一頭落地供人們腳踩,另一頭裝了一個石杵,石杵正對臼心。整個設計運用杠杆原理,達到省力的目的,操作時人隻需用手握住扶手,用腳連續踩踏落地的木杠,腳碓就能工作起來。

  古磨坊的歷史

  據該村的幾位60歲以上的老人回憶,這個磨坊建於明代,當時正是雲貴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移民遷徙時代,他們的祖輩由外省從軍到雲南,在現在的村庄安了家,后來就建造了這個磨坊。從祖輩開始,村裡的家家戶戶都用磨坊裡的工具碾米、磨面、舂米、舂年糕。像這樣的巨型石碾,最多的時候,一次能碾1千斤左右的米面,由於石碾體積較大,碾少了也不行。新中國成立后,磨坊裡的這些工具依然是村裡人重要的生產生活用具。

  20世紀60年代,村裡人都在磨坊裡加工糧食。那時候,逢年過節磨坊就成了最熱鬧的地方,家家戶戶都到這裡加工食用的米和面,這裡也成了小孩們玩樂的天堂。小孩們總是興高採烈地拿著木棍趕牛拉碾子,大人則在旁邊不停地忙活著,大家說說笑笑,好不熱鬧。后來村裡通了電,生產工具也不斷改進,磨坊就漸漸被人們淘汰、遺棄了。

  雖然現在村裡的大部分家庭都有了自己的小型碾米機,可磨坊的存在對他們依然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因為古磨坊記錄了這裡200多戶村民祖輩生產生活的歷史,也記錄了他們許多童年的美好回憶。

  據研和街道工作人員張雁鴻介紹,磨坊於2010年后進行了修繕。修繕前房頂漏雨,有倒塌的危險,二層樓沒有樓板,是空的。當時從房屋安全,保護現有文物的宗旨出發,社區向街道報告后,街道與社區、小組一起出資,投資13萬元,對古磨坊的房屋進行防漏維修,使其保持原有的面貌。在修繕時,二樓上建起了圓形圍欄,才有了現在的透視效果。張雁鴻告訴記者,這些生產工具見証了彝族農耕文化的發展歷程,好多外地人都慕名前來觀看古磨坊。

  在漫長的農耕文明時期,人類祖先不斷發明新的生產工具,石碾、石磨、石壘子、石臼……這些工具的出現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促進了人類文明的進步。古磨坊的生產工具也見証了玉屏彝族農耕文化的發展歷程,反映了彝族群眾的勤勞與智慧。(沈杰)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熱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