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白族扎染 浸染千年時光

記者  沈小根

2016年10月05日10:5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記者 沈小根攝

藍,是一抹墨色的蒼山,白,如洱海邊皎潔的月色。或文雅、或靈動,既能凝聚大理的寧靜與愜意,又能寄托人們如夢如幻的想象,白族扎染是白族特有的工藝產品,在大理甚至雲南的大街小巷,隨處可見它的蹤影。

從雲南大理市區驅車20公裡,就是聞名全國的扎染之鄉——喜洲鎮周城村,隨處可見的扎染布,暈紋變幻玄妙,透著村庄秀美與智巧交織的靈動。

古籍記載,“漢年間有染纈色法,不知何人所造。”早在一千多年前,白族先民就懂得了“染採紋秀”﹔盛唐時期,扎染作為民間時尚,已在白族地區風頭無兩。扎染工藝源遠流長,古稱“絞纈”,發展至今分為“扎花”和“浸染”兩道程序,“扎花”是縫扎結合的手工扎花工藝,“浸染”則是以板藍根為原料,用手工反復浸染的工藝。

在當地白族扎染技藝傳承人段銀開和丈夫段樹坤經營的璞真染坊,晾晒車間裡豎挂著數十匹紗棉布。他們使用植物染料為布匹著色,雅致的藍色就是由板藍根提取液染成,核桃皮、樹皮、紫莖澤蘭也都能用作著色原料。另一邊,一群白族老奶奶圍坐,飛針走線的扎花活計不在話下,還能不時聊幾句,說些家長裡短。2013年以來,在當地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部門的支持下,段銀開在璞真染坊陸續開辦了十余期扎染技藝培訓班,為村裡的白族婦女提供免費扎染培訓,並為她們的產品尋找銷路。如今,周城婦女幾乎人人會扎花,戶戶能扎染。

不少游客也慕名而來。手絹大一片方布,最基礎簡單的扎花,不消幾分鐘就能上手。染坊雖小,生意很好。游客自己做還不過癮,臨行時也不忘捎上幾件。段家的扎染產品早就銷往日本、美國等地,旅游更為染坊帶來不錯的收入,段銀開在坊裡忙得不亦樂乎,但最讓她上心的並非這些。

令主人家驕傲的,當屬自家的精品展廳,每當游客問價,段銀開都隻笑笑,“這些是非賣品”。其間,一幅扎染作品格外引人矚目,一反傳統藍白相間,這幅作品呈金黃色漸變暈染﹔不是規則的對稱花紋,一幅敦煌飛天像栩栩如生。也隻有在介紹這幅榮獲雲南工美杯金獎的作品《飛天》時,?腆的段銀開話才多了起來。

扎染,染色工序很是復雜。反復浸染,浸一次色深一層,這便是“青出於藍”。

縫扎時針腳不一、染料浸染時程度不一,扎染天生帶有一定的隨意性,成品很少一模一樣,藝術意味更是大不相同。畫圖、扎花、染色,這幅《飛天》歷經32道工序,與一般扎染最多隻需七八種常規針法相比,這幅作品創新了19種針法,扎花就做了28天。最難的是染色,拉斷一根線、弄斷一小點都隻能從頭再來。夜闌人靜時,就是段銀開自己的創作時光。

扎染作品之美固然帶有隨機性,但扎染技藝隻有在一針一線一浸一染中,才能推陳出新。近年來,周城扎染人在圖案藝術、古代結扎技法和現代印染工藝相結合的基礎上,發展了彩色扎染這種新的手工印染技術,突破了傳統單色扎染色調的局限,強調多色配合和色彩統一。利用扎縫時寬、窄、鬆、緊、疏、密的差異,造成染色的深淺不一,形成不同紋樣的藝術效果。段銀開最拿手的,是自創針法。相比較傳統的十幾種針法,她自己琢磨並掌握的針法高達70多種。

就是在這一雙雙神奇的手中,白布成了藝術品,不論是傳統圖案的青裡帶翠,薄如煙霧,還是新式浸染多彩多姿、若隱若現,扎染古法開新花,不變的依舊是回歸自然的拙趣。

(責編:朱紅霞、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