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記雲南西雙版納州原州長召存信:傣鄉大地會記住你的名字

李卓聰 孟祥夫

2016年08月04日07:4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傣鄉大地會記住你的名字——追記雲南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原州長召存信

在雲南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無論是干部還是群眾,隻要說起召存信,都會肅然起敬。召存信連續7屆擔任州長達40年,為西雙版納的改革開放、邊疆穩定、人民幸福奮斗一生,奉獻一生,2015年1月因病逝世。他是各族群眾心中永遠的“老州長”,是邊疆繁榮穩定的“壓艙石”,是民族團結進步的時代楷模。

披肝瀝膽,一心一意跟黨走

召存信原是管理一方的封建領主,身居上層,但他對剝削制度和國民黨反動統治強烈不滿。新中國成立前,召存信組建了民族自衛武裝,與橫行鄉裡的國民黨殘軍作斗爭。后來,受進步人士影響,召存信對中國共產黨心生向往。1949年,他到普洱(現寧洱)尋找黨組織。1950年,解放軍追擊國民黨殘部來到瀾滄江畔,召存信主動找到解放軍,積極組織各族群眾配合解放軍渡過瀾滄江,解放了西雙版納全境。

新中國成立后,召存信作為西南民族團成員去北京參加國慶觀禮,和“末代傣王”刀世勛一起把象征封建領主世襲權力的金傘敬獻給毛主席,並第一個在“新中國民族團結第一碑”上簽名,立誓“永遠跟著共產黨,建設社會主義新邊疆”。召存信在西雙版納第一屆各族各界人民代表大會上公開宣布放棄“召景哈”官職,隨后加入中國共產黨,實現了從封建領主到人民公仆的轉變。

1956年6月,召存信當選為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第一任州長。此后60多個春秋歲月中,他對黨的赤膽忠心從未變過。即使在“文革”期間遭受冤屈,召存信對黨的信念和忠誠也不曾動搖。臨終前,他還不忘囑托前來看望他的州領導,“要聽黨的話,跟黨走,搞好民族團結,努力發展邊疆民族經濟。”

忠誠履職,傾盡心血建邊疆

作為人民公仆,召存信一生忠誠履行職責使命,殫精竭慮謀求邊疆民族地區發展。他常說:“要促進各民族平等、團結、和諧,根本的出路在發展。”他團結和帶領全州各族人民,投入到如火如荼的社會主義建設中,開創了西雙版納建設發展史上的多個“第一”:第一條公路、第一座瀾滄江大橋、第一家銀行、第一座水電站……西雙版納推廣天然橡膠種植、機場通航、瀾滄江“黃金水道”、“金三角旅游線路”等多項建設成就的取得,也無不凝聚著他的擔當和心血。在召存信擔任州長的40年間,西雙版納由交通閉塞、貧窮落后、疾病流行的“瘴癘之區”“蠻荒之地”,逐步建設成為經濟發展、民族團結、社會和諧、人民幸福的社會主義新邊疆。

1992年5月,64歲的召存信從州長的崗位上退下來后,擔任全國政協常委,仍然以“勤政愛民、造福一方”為己任,不遺余力地為西雙版納的經濟社會發展奔走呼吁。

2001年3月初,召存信到北京參加全國政協九屆四次會議時,由於氣候寒冷,多年的關節炎又犯了,行走十分困難。但他強忍疼痛、坐著輪椅堅持開完10天的會議,並提出了“思茅—小?養—景洪—磨憨高等級公路建設”“景洪到大?龍公路列為口岸公路建設”兩個提案,得到有關部門的重視和解決。從1999年到2001年,召存信先后在全國政協會上呈交了事關西雙版納公路建設、機場改擴建工程、旅游合作、口岸建設、文化教育等領域的多個提案,推動解決了一大批關系到群眾切身利益的難題,得到了當地百姓的交口稱贊和由衷敬佩。

心懷大愛,走訪調研謀發展

西雙版納是一個有著13個民族的自治州,各民族就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這離不開召存信為推動民族團結付出的努力。召存信常說:“各民族不論大小,一律平等,要像珍愛眼睛一樣,珍愛民族團結,走共同富裕的路,不讓一個兄弟民族掉隊。”

召存信深知,推動民族團結最好的辦法是發展。為此,走訪調研謀發展成了他工作中的重要內容。新中國成立時,基諾族仍處於“刻木記事”的原始社會末期。召存信把基諾山鄉作為全州第一個重點科技扶貧試點。2005年,基諾族成為雲南第一個整體脫貧的人口較少民族。1989年召存信在調研中了解到巴達鄉不通電,干部群眾靠鬆柴、煤油燈照明。召存信當即拍板從20公裡外的西定鄉架設高壓線過來。

從州長崗位退下來后,召存信依然是西雙版納人心中維護邊疆民族團結穩定的“定海神針”。建州60多年來,西雙版納各族干部群眾始終團結如一家。

 《 人民日報 》( 2016年08月04日 09 版)

(責編:李發興、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