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中國人民抗戰勝利七十周年英烈祭

2015年04月04日10:00    來源:新華社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共同的歷史 永遠的記憶

  3日,一位老人在昆明南洋華僑機工抗日紀念碑前為逝去的南僑機工獻花。 新華社發

  清明時節雨紛紛,洒落在曾經被抗戰英烈鮮血浸染的大地上。

  從1931年“九一八”開始,長達14年的抗戰中,中國軍民犧牲、死難者高達3500萬人。

  英勇的吶喊已經沉寂,壯烈的犧牲也已遠去。回望歷史,面對未來,一種激越而凝重的血液仍在我們心中流淌。

  2015年,偉大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我們為先烈默哀,向歷史致敬!

  追尋

  這是一個七旬老人尋父的故事——

  1937年王家發離開湖南大庸縣投軍時,兒子王章貴隻有3歲。他與父親的聯系,隻有父親從戰場上寄回的家書。戰地來信的地址,從長沙到廣東韶關、英德,再到廣西、雲南。

  父親一直沒有回來,如果陣亡了,那犧牲在什麼地方呢?王貴章退休后,幾乎把全部精力用來尋找父親的下落。他不斷搜集資料,研究父親當年行軍路線,最后,他把目光對准了雲南騰沖。

  他踏上三千裡尋父長路時,已年過七旬。穿過怒江,翻越高黎貢山,來到騰沖抗戰烈士陵園——國殤墓園。萋萋芳草中,一方方石頭墓碑依山勢整齊排列。王家發生前部隊番號在五十四軍一九八師。王章貴爬上斜坡,花兩個小時,看遍了五十四軍48方“王姓”石碑,卻沒有找到父親的名字。

  他悵然下坡,又不甘心,在門口買了騰沖抗戰和國殤墓園的專著,在一片黑壓壓的名字中,找到了“下士班長□□發”,不知何種原因亡佚了完整姓名,但部隊番號又對不上。他轉身又上了山坡。

  終於,一塊墓碑出現在眼前,上有“下士班長王家”6個字,最后一個字已被泥土掩埋。王章貴雙膝跪地,雙手顫抖著插進土裡,去刨,去挖……最后他抱住墓碑,老淚縱橫,哭訴著:“父親啊,母親在1996年夏天去世,她老人家一生都在對你的想念中度過,她的墓碑上還刻著你的牌位……”

  在雲南國殤墓園,在四川建川博物館,在北京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記者都聽到這樣蒼涼而執著的故事。時光靜流,等待兒子回家的父母早已離世,而當年的孩子也垂垂老矣,卻仍然在努力尋找中拼湊著父輩的面容……

  1945年,著名作家郁達夫被日軍憲兵殺害在蘇門答臘島后四年,郁嘉玲出生。她沒見過爺爺一面,“但從家人講述和留存的實物中,已經與爺爺相遇相識了。”

  上世紀八十年代,郁嘉玲的父親全力投入研究郁達夫,她幫父親謄抄文稿。父親去世后,郁嘉玲繼承父業,先后在海內外發表了多篇研究文章,出版了專著《我的爺爺郁達夫》。

  對她而言,爺爺是一個既遙遠又親近的形象,“他身上流淌著中國文人對民族的赤心和靈性,並浸潤於后代的血脈之中。”

下一頁

(責編:徐前、楊良旺)

熱點新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高層·人事·評論·民生·節會·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