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國際新聞

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 有的縣停發結婚証

2015年07月05日08:27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 有的縣停發結婚証

當地時間6月26日,美國華盛頓,同性婚姻支持者在最高法院外慶祝。

當克林頓10年前不得不簽字通過由共和黨控制的國會推動的《捍衛婚姻法案》,將婚姻嚴格限制在一男一女之間的時候,他應該想不到,未來有一天,他的妻子,希拉裡·克林頓的總統競選廣告中,會出現兩名手牽手的同性戀伴侶,向世人宣布他們今夏要結婚的喜訊。十幾年間,美國法律和公眾對同性婚姻的變化,用翻天覆地來形容並不為過。美國最高法院6月26日做出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歷史性裁決。然而5:4的投票結果,反映的不僅僅是9位大法官們之間的分歧,仍折射出這一爭議議題在美國社會產生的分歧。

聯邦VS州權

州長“任性”拒發結婚証

最高法院的裁決已經過去了一周,得克薩斯州至少有60多個縣,拒絕發放同性婚姻的結婚証。

在最高法院的裁決出現之前,美國有13個州明確禁止同性婚姻。這些州多為保守、宗教色彩濃厚的州。得克薩斯也是其中之一。

最高法院的裁決不久,得克薩斯州的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的聲明隨之而來,明文“教導”本州的辦事員如何不去執行最高法院的決定。

他說,最高法院雖然“捏造”了一項新的憲法權利,但是他發現最高法院並沒有推翻憲法的“宗教信仰自由權”,所以這項“新發明”的同性婚姻權,可以和宗教信仰自由權“和平共處”。

基於這樣的理由,縣裡的辦事員,法官和雇員,就可以以自己的宗教信仰為由,拒絕給同性伴侶頒發結婚証。

當然這麼做,會讓這些辦事員面臨被起訴或者罰款的風險。帕克斯頓還給自己的下屬們壯了壯膽,“現在已經有律師待命,准備幫助這些工作人員為自己的信仰辯護。”

得州當地媒體隨后對本州200多個縣進行了調查。問題很簡單,“你們現在給同性伴侶發放結婚証書嗎?”設計的答案很簡單,隻有兩個:是,或者不是。

但得到的結果卻是五花八門。有的縣很干脆,直接回答是,或者沒有。但也不乏各種借口:“我不知道”,“現在還沒有”,“我們還在等待軟件更新”——至於什麼時候更新完成誰也不知道﹔“辦事員在休假,請等待通知”、“無可奉告”……

得州的做法並非孤例。反對的方法多種多樣。

在路易斯安那州,州長鮑比·金達爾已經宣布參選總統。他的觀點很明確:反對同性婚姻。最高法院對於同性婚姻的裁決是對“保守基督教民眾與其他民眾宗教合法權利的攻擊”他說道,並表示本州不會執行裁決,直到上訴法院也作出裁定。當地法院協會則建議法院雇員先觀望一陣。

亞拉巴馬州也是等等看,該州將在最高法院的25天復議期內擱置這一裁決。

該州還有兩個縣是直接停發所有結婚証。他們說,既然無法阻止同性婚姻,那就停止婚姻本身。從此以后,不管同性戀,還是異性戀,他們都不再核發任何結婚証書。如果人們想結婚,去別的縣辦吧!

裁決VS民意

任何一個社會議題出現5:4的裁決都正常

美國同性戀者平權運動,被認為始自1969年的6月27日。在那之前,由於害怕受到歧視和傷害,同性戀者都隱藏起他們的性取向,同性戀被視為是一種犯罪。6月27日,紐約警察襲擊了紐約石牆旅館的一家同性戀酒吧,進而引發了一場持續一周的騷亂。石牆旅館事件標志著美國同性戀者政治團體的形成,和當代同性戀權利運動的開始。截至當年底,美國就成立了50個同性戀組織。

同性戀運動的發展,也逐漸改變美國社會對同性戀者的態度。1976年一次民調中,有73%的人,認為同性戀者是社會歧視的犧牲品。即便如此,美國大部分州法律都禁止同性性行為,在不少州同性性行為仍是一種犯罪。同性婚姻,更是遙不可及的議題。

從1970年起,開始有個別同性伴侶申請領取結婚証,盡管無一例外,他們全都失敗了。1993年,夏威夷州最高法院首次裁定,該州拒絕對三對同性伴侶發放結婚証是基於性別基礎的歧視,違反了該州憲法的平等權條款。

這一裁決引發了保守派的強烈反對,為了防止同性婚姻合法化蔓延到其他州,1996年,共和黨控制的國會以壓倒性多數通過了《捍衛婚姻法案》,並經克林頓簽署生效。該法把婚姻界定為一男一女之間的結合,並規定如果一個州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其他州不一定必須承認,並且這種婚姻不能獲得聯邦福利。到2003年,美國有48個州都通過了將婚姻限制在異性間的法律。

但2003年聯邦最高法院對“勞倫斯訴得克薩斯”案的裁決,則使得同性婚姻的命運突然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

當年的案件中,大法官安東尼·肯尼迪代表多數意見寫道,同性戀者擁有“根據合適程序條款不受政府干預而從事(親密)行為的完全權利的自由”。這一裁決使得當時13個州的雞奸法違憲,從而戲劇性地改變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前景。

最高法院的裁決在美國引發了一波又一波的反對浪潮。2004年,馬薩諸塞州批准婚姻合法化,成為美國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合法的州。

此后,承認同性婚姻合法的州不斷增加,康涅狄格州、艾奧瓦、佛蒙特、紐約等州和哥倫比亞特區也先后允許同性婚姻。在最高法院作出同意同性婚姻的裁決之前,全美僅剩13個州禁止同性婚姻。

而公眾輿論對同性婚姻的態度,也逐漸發生了變化。到2014年,同性婚姻的支持人數已上升至54%。

推翻同性婚姻禁令至關重要的轉折點是去年最高法受理的一個案子——相愛20多年的同性戀人奧伯格菲爾與約翰·亞瑟,由於所在的俄亥俄州禁止同性婚姻,在朋友的幫助下租下飛機,將絕症的“漸凍人”亞瑟送到馬裡蘭州,希望能舉行合法婚禮,然而在俄亥俄州,奧伯格菲爾仍無法以丈夫的名義登記在亞瑟的死亡証明上。為了讓這段婚姻被承認,他向法院提起上訴。

“最高法院的裁決,在一定程度上講,是順應了民意緩慢變化的趨勢。”社科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刁大明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這一裁決從必然性來講順應了民意,但裁決結果本身是基於最高法院的生態:9位大法官中,4位保守派,4位自由派,大法官肯尼迪屬於溫和自由派,他的態度就非常關鍵。“《時代》封面曾經就做過肯尼迪,叫做‘decider’(裁決者),所以拋開整體的民意趨勢,任何一個涉及社會議題的投票,出現5:4或者4:5的結果,都很正常。”

轉變VS傳統

7年前希拉裡並不支持同性婚姻

在奧巴馬任內實現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似乎並不會讓人很驚訝,2012年5月,在美國大選的關鍵時刻,奧巴馬公開表示支持同性婚姻,成為首位公開支持同性婚姻的在任美國總統。

而就在7年前,第一次角逐總統之位的希拉裡,還並不支持同性婚姻﹔而再次沖擊總統之時,她邀請了一對同性伴侶在自己的總統競選廣告中現身。希拉裡的態度轉變,正是同性婚姻對美國黨派政治影響的一種折射。

兩黨在同性婚姻上的政策主張完全對立。民主黨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而共和黨則反對同性婚姻,尤其是共和黨內的南方保守派、福音派新教徒群體,更是強烈反對同性婚姻。

民主黨對同性婚姻的態度也經歷了一種轉變,這一轉變也可以說與美國公眾對同性婚姻越來越寬容的趨勢相適應。民主黨在同性戀問題上一直持比較支持的態度,但對待同性婚姻則十分謹慎。隨著民調顯示美國公眾對同性婚姻的支持率越來越高,民主黨也開始調整了其對同性婚姻的政策。

希拉裡在任紐約州聯邦參議員時期也明確表示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但2013年,她正式轉變了態度,在全美最大的同性戀權益團體網站上,發表了一段長達6分鐘的視頻演講,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在當時,她的這一表態,就被輿論視為是在為2016年的大選“鋪路”。

而在共和黨這邊,已經表態要參與總統競選的候選人陣營十分龐大,在拉選票的考慮之下,這一陣營已經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分裂。

猛烈抨擊者不少。威斯康星州州長斯科特·沃克批評稱,最高法院的裁決是“嚴重的錯誤”,呼吁通過一項憲法修正案以推翻裁決。另一位共和黨總統熱門候選人、得州參議員泰德·克魯茲稱:“最高法院已從積極主義的領地越界進入寡頭的角斗場。”他還建議通過法官選舉制度根治“司法專橫”。

阿肯色州州長邁克·哈科比更是直言,最高法院的裁決是“違憲的司法暴政失去控制的行為”,是最高法院做出的最具災難性的決定之一。路易斯安那州州長鮑比·金達爾也是堅決的反對派,“男女之間的婚姻是神所確立的,不是地上的法院可以改變的。”

但另外兩位候選人,則持有“走著瞧”的策略。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說,他本人相信傳統婚姻觀,認為最高法院應該將同性婚姻是否合法的裁決權留給各州自己決定。

佛羅裡達州參議員馬爾科·盧比奧則表示,“盡管我不認同這一裁決,但我們生活在一個共和國裡,我們必須遵守法律。”

他們希望能夠淡化這一議題,以贏得更多溫和派選民的支持。

“這些不同的應對方法,凸顯了同性戀權利尤其同性婚姻是如何繼續分裂和塑造美國政治的。”《洛杉磯時報》評述道。

民主VS共和

“裁決,是民主黨陣營的勝利”

這一裁決將會如何影響接下來的美國大選呢?

《洛杉磯時報》認為,就在十年之前,共和黨人還能夠利用這一議題來分化民主黨人和搖擺選民。但公眾輿論已經發生了快速的變化,“這種變化重塑了政治版圖,目前的態勢不利於共和黨人。”

刁大明則認為,最高法院的裁決,是民主黨陣營的勝利,但卻未必是利好。從短期來看,反而對共和黨有利,共和黨可以借機利用這一議題來做動員。

“短期內,會有一種動員和提振作用。”刁大明認為,如果共和黨參選人誓言要上任后想辦法杯葛或改變最高法院判決的話,顯然會極大地動員憤怒的保守派人士,進而抬拉選情和投票率。

但從長期來說,“如果持續搞這種仇恨性的社會動員,其效果就不太好。”刁大明說道。

《洛杉磯時報》也關注了共和黨人如何應對這一裁決的困境。“他們可以嘗試利用同性婚姻引發的強烈情感,作為在黨內初選中動員保守派選民的一個方法。但是這樣做,則面臨著在明年的全國大選之中損害自己選情的風險。”

“炒作到何種程度才合適,是一個問題。”政治分析家羅滕伯格說,“這是一個情感議題,一個憤怒議題,過度炒作會使共和黨人成為看起來不寬容、不包容、不受歡迎。”

刁大明認為,同性婚姻“在某些州裡面,執行上會遇到問題。”他舉例道,比如同性婚姻的財產分配、能否收養孩子、離婚問題,“某些州可能會出現一些細瑣的政策,無論是在州還是在縣層次,使用本州行政部門的自由裁量權,來為同性婚姻的實現設置障礙。”但是,“社會總體來說有共識,這不會成為明顯導致社會撕裂的議題。”

不過,他認為,這一議題卻有可能造成共和黨的分裂。

盡管大多數共和黨反對同性婚姻,但近年來,支持同性婚姻的共和黨人也在增多。

和墮胎、移民等問題不同,“同性婚姻是一個代際議題,在未來的幾十年,共和黨人必須慢慢消化這個議題。”刁大明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對於同性婚姻的接受度將會越來越高,共和黨內支持同性婚姻的人也逐漸增多,這就對共和黨如何整合自己黨內的黨派提出了挑戰。共和黨內部,南方有宗教色彩的、比較保守的一些人,強烈反對同性婚姻,但黨內支持的人也越來越多。如果應對不好,“這個議題會逐漸分裂共和黨。”

這一裁決不僅是原告的勝利,也是全體同性伴侶及其子女的勝利,更是美國的勝利。如果所有美國人都能被平等對待,那麼美國將變得更加自由。 ——美國總統奧巴馬

(新京報記者高美)

(責編:黃婭婷、楊良旺)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新聞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