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云南频道>>南亚东盟

《越南秘战》揭示当代中越关系史开端—读钱江新著《越南密战》

2015年05月31日09:42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手机看新闻

几周前钱江打来电话,告诉说,新华文轩北京出版中心筹划组织,将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和华夏出版社联合出版增订版:《越南密战——1950-1954中国援越战争纪实》,全书72万字,近600页。

这使我想起十年前的初春,著名现代史学者、新闻记者、时任《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的钱江从京赠寄新著《周恩来与日内瓦会议》。该书取材于日内瓦会议,作者全景式描述,详尽纪录当年云集日内瓦的各国风云人物,尤其是周恩来纵横捭阖、气度不凡的外交风范。我读后敬佩不已,写成书评《遥记风云激荡时》发表。那时,他在电话里还告知我,写援越抗法的书也将修订出版。我自然期盼一读,说起十年前往事。钱江听了,答应说立马给我,并说纸质书寄出太慢,不如看电子版。于是在须臾之间,将审阅中的电子版发来。鼠标一点,大可尽览。我属“保守派”,迄今仍认为好的纸质书依然“可抵万金”,但不反对电子书,结果花了一星期细读全书,被《越南密战》深深感染。

这部书是钱江在担任人民日报驻云南记者期间开始采写的。

将《越南秘战》比照他后来写的《周恩来与日内瓦会议》,两本著作确为“姊妹篇”、“双蒂莲”。日内瓦会议是折冲樽俎的外交活动,“越南密战”则处于暗底角力,本质上是国际阵营战线的抗衡。我们这代人,原只知20世纪50年代“抗美援朝”、60年代“援越抗美”,虽也知晓法军败退越南,而后美军替代,深陷“越战”泥潭…… 至于法军如何从越南败退就不明就里。《越南密战》则把这个来龙去脉、中越及国际关系梳理得一清二楚,不但对于我们这一代,而且对于年轻一代,大有裨益,可以从中真正了解现代中越关系史是怎样发端和发展的,以及进一步了解中越关系经历了曲折以后重归睦邻友好的渊源,进而思考今后还将怎样发展中越关系。在这点上,钱江的著述非常有价值。

综观全书,钱江用真实、自然、可感的笔触,详尽叙述中国派遣军事顾问团援助越南进行抗法独立战争的完整过程——从1950 年边界战役到1954 年奠边府会战,其中包括“和平战役”“洛林计划”“西北战役”“上寮战役”等等,其文笔恢弘,场景宏大,情感真切,史实可信。在一段段惊心动魄、极富吸力的叙述中,钱江有深刻中的平易、密度中的疏朗、紧凑中的流畅。看得出,无论书证,还是采访,再到研讨,他能从仿佛互不相关的史料中寻找出能够发人深省的蛛丝马迹,把当年的历史勾连起来,在历史与现实的对照中,在细节的反衬下,还原真实风貌、客观事实,显示出他的一种细腻、冷静、厚重的著述特点,这种独有、精准、采访当事人并加以互证甄别的叙事风格,正是具有历史使命感的新闻记者最可宝贵的素质。

《越南密战》的叙述是多角度、多层面的,有事件、人物,有细节、讲述,有领袖、平民,有高干、战士,有正方、反方,像法军将领勒巴日、塔西尼、纳瓦尔、沙朗等,均无“脸谱化”的贬低;而对越方的胡志明、武元甲等高层,有宏观上的准确把捏,也有微观上的细微入致。像胡志明首次秘密赴北京,神秘地向他熟识的中国朋友讨几个零花钱用。中国朋友满心疑惑,一问才知:“给邓颖超买点小礼物。”这样的历史细节,被钱江从当事人那里访得,从容写出,周恩来、邓颖超夫妇与胡志明的情谊,可见一斑。在我看来,钱江的著述堪称“大浪淘沙”,经得起时间考验。

书中披露了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等中国领导人雄才大略。当时新中国政权尚未巩固,中朝边境烽火突起,中共要派出顾问团援越,首要原则是“严格保密”,毛泽东说,当顾问是“当参谋”,不可包办代替,更不能当太上皇,发号施令;要少讲“过五关斩六将”,多讲“走麦城”。刘少奇也道出,我们要牢记李自成教训,不能有享乐思想。彭德怀说得更直白,去越南工作是作贡献,牺牲了不上报纸,也不搞马革裹尸还,就埋在那里。活着不能出台唱戏……领袖教诲、元帅叮嘱,入越的中共名将义无反顾、勇往直前地走向援越战场,表现出顽强的战斗精神。

概括起来,钱江的这本著作思绪飘逸,庄谐兼擅,笔触洗练,多具客观史实,少有贬褒臆想。要说不足,我觉得这部书着力写越南北方战事,对当时越南南方的政治背景、政坛状况的交代显得单薄。也许是他为追求字字证实、句句不空的治学理念,因资料难能确凿而宁愿舍弃。如果再于此添些介绍,全书更能生色。

思考于学苑,独步于史海,这需要丰厚学养与知识储备。钱江写此书前,曾深入战场报道中越边境战争。在经历炮火之后深入研究中越当代关系史,逐一采访亲身经历者——从将军到士兵,包括罗贵波、梅嘉生、邓逸凡等当年军事顾问团领导人,又从陈赓夫人、韦国清夫人处获得相关资料。他采用了当事人保存的珍贵档案,并到美国国家档案馆查阅档案文献,功不可没,时不再来。全书初稿历经十年,而今出版增订版,增添了初版后10多年间新的重要史料,添加百余张珍贵历史照片和战役示意图,给读者更直观的感受,起到中国史家“左图右史”作用。他的写作跋涉于坚忍,成熟于阅历,终结于宁静。我很赞同他的信奉:采新闻、治史学,当“理必求真”“事必求是”,让历史记忆留了下来,由此告知人们:历史就是这样的!(管志华 2015年5月22日于上海 作者系人民日报资深记者,有《学灯书话》《走过那山,蹚过这河》《转型与使命:海上文化散论》等著作。 )

(责编:木胜玉、祝鸿伟)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新闻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