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云南频道>>国内新闻

贫困女孩车祸截肢引发爱心捐赠 被传“用善款买iPhone”

2015年07月29日11:17    来源:扬子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贫困女孩车祸截肢引发爱心捐赠 被传“用善款买iPhone”

  受伤女孩俞燕。

  网友拍到俞燕的家人选购手机。

  这则微信引发了网友的猜测。

  俞燕婶婶毛菊红出示的为俞燕办理手机业务的凭证。

  7月19日,南通市通州区西亭镇境内发生一起车祸,18岁女孩俞燕骑电瓶车被一辆疾驰而来的货车撞飞,左小腿被碾得粉碎,并接受了高位截肢。女孩的不幸身世和遭遇引发了南通市民的极大同情和爱心,社会各界为俞燕捐款达100万元。但27日,网友曝出其亲属将善款用于高档消费,购买苹果手机,随之引发质疑。昨天,俞燕家人公开回应,买手机的钱是婶婶的心意,并非出自善款,善款将交由第三方保管。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郭小川 通讯员 蔡禹

  高二女孩遭车祸

  永远失去了左腿

  俞燕是通州区平潮高级中学的高二学生,家住通州区西亭镇。7月19日上午,她骑着电动车出门准备买学习资料。当经过同乐村一处路口时,遭到一辆疾驰而来的大货车撞击,血肉模糊。被紧急送到医院后,经抢救虽然挽回了生命,但却永远失去了左腿……

  这起惨祸的背后,是俞燕更为不幸的身世——出生仅8天,俞燕便被亲生父母遗弃,如今养父母都已年逾70岁,养母还长期患病,失去生活能力,全家仅靠养父给乡邻做祭祀用品维持生计。巨额医疗费让这个家几乎陷入绝境。

  线上线下爱心涌动

  捐款已达100万

  俞燕的不幸身世和遭遇很快触动了社会爱心人士的情感。一场由学校、同学、网友、媒体等发起的为俞燕捐款的爱心行动,在网络上、校园里、闹市区等迅速掀起。

  很多素不相识的市民纷纷为俞燕慷慨解囊,仅这三个捐款点3天便收到捐款10万元;而在微信群、QQ群等社交平台,俞燕的不幸遭遇引发更大范围的爱心,网友纷纷通过微信支付、网银转账等方式积极帮助俞燕渡过难关。

  20万、30万、50万、60万……爱心捐赠不断增多。截至28日,俞燕家收到的社会各界捐赠已达100万元。

  有网友质疑:善款买iPhone6?

  越来越多的爱心涌向俞燕,家人一筹莫展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众多献出爱心的市民和网友深感欣慰,但27日晚,从微信朋友圈内传出的两张照片却将这起原本温情的爱心行动来了个大逆转。

  27日,一名通州区苹果专卖店的销售人员发朋友圈说,俞燕的养母出现在苹果专卖店为外孙女购买一部苹果6手机,同来买手机的还有俞燕同母异父的姐姐,手上还戴着金手镯。朋友圈里,还附有她们在挑选苹果手机的照片。此事一出,迅速引发了广泛质疑。有人猜测,买苹果手机的钱可能是动用为俞燕治病的善款,还有人质疑,俞燕的家人将社会的爱心肆意挥霍,甚至还有人准备去要回自己的捐款。对此,照片中被当成俞燕姐姐的女子——俞燕婶婶公开作出回应。

  网友爆料

  自称接待她们并售货的季女士微信称:

  这就是前两天都在关注的一家庭,今天居然买苹果手机给外孙女做生日礼物,这可是社会各界的好心人捐给那可怜的俞燕看腿的,你出手这么大方又何必要社会的捐助呢?在微信回应中,季女士还表示,养母她们除了购买苹果手机6,还购买了一个手表。

  俞燕婶婶回应

  自称是俞燕婶婶的“何梦迪”在网上回应:

  我叫毛菊红,身份证号320624197409257587,作为俞燕的婶婶(我的身份真实可查)。今天上午有个好心人捐了一个电脑,我一时想到应该让俞燕本人对社会上的好心人表示感谢,所以决定给孩子买一个手机,这样我也可以通过手机时常跟她联系。本来想买一个普通的,后来想想不如再加点钱买一个好的,所以才狠狠心买了一个苹果5,真没想到网上变成了另外一个版本。我们也是一个普通的家庭,我的手镯是我老公买给我的生日礼物,我一直随身都戴着。如果有人觉得俞燕不应该用这样的手机,该被批评的人是我,是我欠考虑了。跟他们真的没有关系。此外,网上说的还买了一个苹果手表,我可以拿人格担保,绝无此事,请卖手机的营业员给我澄清一下,谢谢!

  记者 连线

  婶婶:店员曾推荐iPhone6,但我们买的是5S

  真相如何?扬子晚报记者昨天进行了进一步调查。车祸后一直在医院照顾俞燕的婶婶毛菊红对记者说,27日下午,她和俞燕养母的确在通州一家苹果专卖店买了一部苹果手机,只不过不是网上所传的苹果6,而是苹果5S,价格为3299元。购买的手机是给俞燕使用的。这笔钱和善款没有任何关系,是自己出钱为俞燕购买的,“出车祸时,俞燕的手机带在身上,事故中被撞坏了。作为婶婶,本应出点钱给孩子治病,但老人不肯收,所以想到买手机。”毛菊红说,当初店员的确向自己推荐了苹果6,但觉得太贵了,就改买了苹果5S。“没想到我自己的好心引起了这么多的猜测和质疑,牵扯到孩子,真的觉得对不起她。”

  善款将由第三方保管

  昨晚,毛菊红对记者说,目前百万元捐款中,除了少量现金交给俞燕养父母外,其余的钱都在一张银行卡上。俞燕目前治疗费7.5万元,肇事司机承担了6万,善款中支出1.5万元。她透露,家人准备将这些善款交由第三方来保管,目前一个由通州平潮高级中学学生代表、班主任、律师、媒体等组成的俞燕爱心捐款集体管理小组成立,百万元善款将由这个组织集体支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透明地使用它,交给别人保管,感觉心里轻松了很多。”毛菊红说。

  信任危机?

  给我们留下哪些反思

  事件得到澄清,可是当爱心遭遇这样的“信任危机”,我们在审视当事人的同时是否也曾审视自己?

  这笔善款是否不能用来购买生活用品?

  如果可以,谁有权判定她应该或者不应该购买什么?

  捐款人、俞燕家人还是第三方有权支配善款?

  俞燕接受治疗康复后,剩余欠款应该捐出吗?

  如果她们买的只是一款便宜的国产手机,你还会质疑吗?

  因截肢造成劳动力丧失,俞燕可以用这笔钱生活吗?

(责编:杨良旺、徐前)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新闻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