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70家上市公司卷入反腐风暴 涉房产能源等多行业

2015年02月09日08:09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新京报制图/张妍

  年关将至,反腐风暴仍在继续,中国联通、中国神华、东风汽车、中国船舶等上市公司在年关来临之际被反腐风暴席卷。

  而在过去的2014年,据同花顺提供的数据,中国已经有70家左右的上市公司被反腐风暴席卷,这些上市公司涉及众多行业。这些公司中资源类(有色、煤炭、石油、燃气)及电力能源上市公司居多,占到了三分之一左右,房地产和金融位列其次,分别有6家左右。除了传统行业,具有吸金概念,容易通过资本市场上市套现的行业也被某些权力之手染指,卷入了风暴中,这些行业包括互联网概念公司、计算机信息服务、生物医药、传媒等。

  拔出萝卜带出泥,官员落马与上市公司高管被带走协助调查齐飞,之前未被关进笼子中的权力在资本市场的渗透路径也渐渐清晰。权钱交易,行贿受贿仍然流行,但手法亦多有变化,有的直接送股,有的送内幕消息,有的设某个职位给特定关系人。与之相比,与自己的亲属或其他特定关系人利益输送、关联交易、利益交换已经成为权力变现更流行的手法。最近被中央巡视组指出问题的众多央企上市公司,以及45人被带走调查的中石油普遍存在上述违法或违规问题。从涉案的方大系及华润系上市公司以及涉令完成案的众多上市公司可以看到,国企改制,资本市场上的兼并重组以及IPO也成了利益输送工具。

  被反腐风暴吹到的一些上市公司有的业绩一落千丈,如明星电缆,有的高管辞职,有的融资能力严重下滑,甚至被迫找接盘方破产重组。但硬币总有另一面,有的央企类上市公司如中石油已经改变之前盲目扩大规模的投资风格,开始注重投资的效益。

  据同花顺提供的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反腐风暴已吹至70家上市公司,其中资源类上市公司,包含有色、煤炭、石油、燃气等约18家,占四分之一左右;房地产上市公司有6家,金融类上市公司有6家;医药类4家;运输业包括航空及海运类共3家。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业内专家、从业人士,以期详细解读以上行业为何容易滋生腐败。

  煤炭行业:每个环节都需要钱铺路

  煤炭、有色的黄金时代催生了这个行业投资潮,浙商、闽商资金以及宏达股份等上市公司纷纷入局。过去的这些年,涉矿必涨也成股市常态。与此同时,对稀缺资源的争夺也催生了各色腐败。

  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受反腐风暴影响的70家上市公司中,资源类上市公司约有18家,这其中最典型的是中石油。在中石油腐败窝案中,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45人被调查。而这些人大多属于中石油的高管,他们接连落马被市场普遍认为与招标中存在的腐败行为息息相关。昆仑能源、惠生工程、明星电缆也深度卷入了中石油腐败案。

  此外,有色金属行业的上市公司如西部矿业、中金黄金,中国铝业、宝钛股份也被卷入反腐风暴。

  能与“塌方式腐败”相匹配的还是煤炭行业。中纪委网站2月5日披露了神华集团这一全球最大煤企内部贪腐“黑洞”。而除了中国神华,山西焦煤(山西焦煤集团目前旗下有3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山西焦化、西山煤电和南风化工)、兰花科创、潞安环能、郑州煤电等均被反腐风暴吹到,此外,还有非公众公司晋能集团。

  此轮山西反腐风暴中落马的官员,多与煤炭产业关系密切。而其中的政商旋转门也若隐若现。已落马的山西副省长任润厚是潞安矿业董事长出身,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白云与当地煤老板相熟。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反腐风暴之前当地地方官员会参股煤矿。而很多企业也都希望官员来参股,这样一来,就等于这个企业有了一把“保护伞”。如果有某个部门过来找麻烦,那么这个官员就会给相关部门打招呼,让他们不要来找事。煤炭行业的政商生态扭曲之严重可见一斑。

  另一位做煤炭贸易的商人李浩(化名)向记者详细讲述了煤炭行业的政商关系。

  李浩回忆,大约是上世纪90年代,想开一家煤矿很简单,煤矿并不值钱,因为开矿赚不了钱,甚至可能赔钱,所以有关部门对这个行业并不关注,也没有那么多管辖部门,甚至连煤炭生产许可证和煤炭经营许可证都没有。

  大约2004年开始,随着煤价的上涨,采煤的人越来越多,煤炭行业的利润越来越高,仿佛一夜之间,各个部门都开始设立自己的门槛。李浩说,“部门多了,需要的费用自然就上去了。”

  后来就是开一个煤矿,需要有政府批文、土地证、煤炭生产许可证、安全许可证等诸多证件。这些证件要经过多个部门审批。有一个部门卡住了,原来办下来的就作废了,所以都需要层层打通。

  此后山西煤炭行业经历了煤炭资源整合。在兼并重组过程中,存在诸多腐败,比如决定谁兼并谁,收购的评估值都有可操作空间,再如很多官员入股的煤矿被高价收购,涉嫌利益输送。

  业内经常说卖煤的比挖煤的更赚钱,这成了李浩步入煤炭贸易的初衷。但当他真正进入这个行业后才发现,从煤炭被拉出来的那一刻起,真正的花费才刚刚开始。

  李浩表示,自己是1997年开始做煤炭贸易生意的,那会儿煤炭行业外贸生意比较好做,一般煤炭的运输需要铁路计划。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货运列车之间是有一个宏观调配的,比如说一次有10个列计划,符合资质企业很多,需要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去打点,一般的程序是从县里报到市里,再到省里,然后由省里再到交易中心。

  “如果不逐层打点,那么不知道哪个地方就会被卡住。”李浩说,上报计划每一级都是钱。卖到下游需要煤的大多是电厂等,找到电厂的采购,每天又是吃饭喝酒、送礼等。

下一页

(责编:徐前、朱红霞)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