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劳教废止一年多留下制度空白 学者呼吁完善立法

2015年01月19日09:03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2013年12月2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废止有关劳动教养法律规定的决定》(以下简称《废止决定》),在我国存在56年的劳教制度退出历史舞台。

  被废止的两个文件,即1957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197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此前,这两份文件是我国劳动教养制度的基本依据。

  《废止决定》提出,劳动教养制度废止后,对正在被依法执行劳动教养的人员,解除劳动教养,剩余期限不再执行。

  在保障人权、尊重法治的价值取向下,废止劳教早已成为社会各界共识。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明确提出,废止劳动教养制度,完善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和矫正法律,健全社区矫正制度。

  劳教制度是否需要替代制度?如果需要,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制度?这种制度和已经在我国实施了十多年的社区矫正制度,有何关系?目前各地原有的劳动教养所现状如何?

  近日,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的多名专家和业内人士表示,《决定》中提出的“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和矫正法律”,不是特指某一部法律,而是一个完善的法律体系,劳教制度废止后,还需要一整套好的管理制度,来代替劳教发挥作用,实现社会长治久安。

  劳教所“变身”

  劳教制度废止后,很多人都会想到这个问题:在过去应该被劳教的人,今后怎么办?劳教制度存在的50多年里,哪些人被劳教?截至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废止决定》时,全国共有多少在教人员?这些在教人员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劳教的?有关这些问题,在劳教制度废止至今的1年多里,鲜有权威信息披露。

  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等10部门下发《违法行为教育矫治委员会试点工作方案》,将南京、郑州、青岛、济南4市列为违法行为教育矫治试点地区,以“违法行为教育矫治”取代劳动教养。但试点改革具体内容从未对外界公布。

  中国人民大学宪政与行政法治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建顺表示,《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中规定的劳教适用对象是4种人,1982年公安部制定的《试行办法》,将劳教适用对象调整扩充为6种人。此外,自上世纪80年代以后,公安部等部门的一些规范性文件,陆续增加了对私自为育龄妇女摘取节育环、非法姘居、赌博、倒卖票证等违法人员可以进行劳教的规定。“劳动教养成了一个筐,什么人都可以往里装。”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这样概括劳教的适用对象:几乎所有被刑法禁止而不够刑事处罚的行为,都可以适用劳动教养,甚至违反行政法规的行为,除了应该受到行政处罚的,也都可以适用劳教。

  在杨建顺看来,近几年来,劳教制度屡遭诟病的根本原因在于,劳教在具体实施中出现偏差,有的严重背离了其初始宗旨和制度创建目的,片面强调加大惩戒力度,一些劳教案件的办理有较强的主观随意性,甚至沦为某些人滥用权力的工具。

  事实上,我国劳教制度的废止早有迹象。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公布之前,全国绝大部分劳教所已经停用,劳教所里的人也不多。

  在2013年1月7日举行的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宣布,积极推进劳动教养制度改革,在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将停止使用劳教制度,并要求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前,严格控制使用劳教手段,对缠访、闹访等3类对象,不采取劳教措施。

  2013年上半年,在司法部官网劳动教养管理局的网页上,政策法规一栏的《中国劳动教养工作简介》显示,截至2012年年底,我国共有劳动教养管理所351个,在所劳教人员5万多人,没有进一步披露在教人员的构成情况。

  劳教制度废止后,2014年1月,中编办批复司法部成立戒毒管理局,司法部根据戒毒工作职能,对原劳教局内设处室进行了调整。

  截至2014年10月,全国30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了戒毒管理局,全国共建成337个强制隔离戒毒所、8个戒毒康复所,部分地方在社区建立指导站,对社区戒毒(康复)提供指导和支持。

  曾经的劳教所纷纷开始“变身”,不少地区的劳教场所开始接收强制隔离戒毒人员,主要职能逐步转向强制戒毒。

  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团河劳教所,曾是北京市最著名的劳教所,2014年年初,团河劳教所更名为北京市监狱团河二监区,开始接收轻刑犯服刑。

  2014年5月,北京首都之窗网站公布,将北京市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调整为北京市教育矫治局,但记者了解到,“北京市教育矫治局”至今尚未挂牌。

  原来被劳教的人,今后怎么办

  长期以来,学术界较为一致的观点是,劳教制度之所以屡受批评却一直存在,是因为有相应生存的土壤,根本原因在于目前我国刑罚体系和行政处罚体系的衔接存在一定空档。

  例如,小偷小摸,依据《刑法》处罚不了,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行政拘留最长20天,处罚力度不够,这时可能就会需要类似于劳动教养的制度。

  劳教制度废止后,游离于《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之外的那些人的行为,该如何处罚?在很多学者看来,除去一些本来就不该被劳教的之外,对那些危害社会治安的行为,一部分可以参照《刑法》中规定的轻微违法犯罪案件,适用管制、拘役、单处罚金等轻微刑罚进行处罚,一部分可以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中有关治安案件的处理方式进行行政处罚。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认为有两种解决方法,一是修改《刑法》,把入罪标准向下拉,二是把治安处罚的范围向上抬。

  也有学者不赞成这种“拉低入罪门槛”的方法。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马怀德不赞成这种扩大“刑事处罚”范围的做法。在他看来,无论“轻罪”还是“重罪”,都属于犯罪记录,将会影响到一个人的前途,“刑事处罚对一个人的社会评价影响较大,会影响到个人参加公务员考试、司法考试等,被处以刑罚后,难以回归社会”。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刑法研究室主任刘仁文认为,在《治安管理处罚法》短期内不会修改的情况下,废止劳动教养制度后,应该在修改《刑法》时,把拘役刑起点由一个月下调至15天,与治安拘留期限一致。

  “之所以要把拘役刑起点下调而不是将行政拘留上调,是因为对于剥夺人身自由的处罚,国际上普遍的做法是要经过司法裁决,而目前,我国的行政拘留是由公安机关来决定的,因此不宜把这部分剥夺人身自由的期限再延长。”刘仁文说。

下一页

(责编:徐前、朱红霞)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