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河北幼儿园危房坍塌压死3名儿童 曾2次躲过检查

2014年12月17日09:13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3日下午,河北廊坊永清县刘街乡徐街村春蕾幼儿园一间教室倒塌,造成3死3伤。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 “河北春蕾幼儿园教室坍塌致幼儿死亡”追踪

  12月13日下午,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刘街乡徐街村春蕾幼儿园私自租赁的一间教室坍塌,另一间租赁的宿舍受损,造成3名幼儿死亡、3名幼儿受伤。

  永清县政府一知情人士称,坍塌的教室早已是D级危房,按规定应拆除。但今年9月以来,教育部门两次检查该园,均未发现这间教室的存在。据了解,这所幼儿园经历4年无证办学后,现已成为刘街乡规模最大的私立幼儿园,但当地教育部门曾在其审批范围内的校舍发现私搭乱建问题并已责令整改。

  “乡里的学前教育很依靠私立幼儿园,但是谁都管不住他们。”刘街乡文化站负责人赵振领说。

  坍塌原因

  坍塌可能与危房铁柁断裂有关

  徐街村会计王宏的妻子武女士说,坍塌的教室原为徐街村大队小学的校舍,已经存在了20年左右。大队小学撤销后,全部校舍闲置。此后,徐街村村委安排五保户王恒仁(音)居住在此。王恒仁死后,校舍再次闲置。

  2005年,春蕾幼儿园使用原大队小学部分校舍开始招生办学,当时并未租用此次坍塌的教室。2008年前后,园长郑冬梅在此次坍塌的教室内摆了两个麻将桌供村民娱乐,后来又把麻将桌移到隔壁徐街村村委会新建的房屋内。

  今年,这间教室被郑冬梅租赁后,私自改造为春蕾幼儿园学前班一年级教学用房。12月13日下午,这间教室坍塌。

  事发后,廊坊市、永清县成立联合调查组。永清县政府一知情人士称,坍塌的教室“在若干年以前就是D级危房了。”按照危房鉴定标准,承重结构承载力已不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房屋整体出现险情、构成整幢危房的房屋,为D级危房。公开资料显示,针对校舍安全,廊坊市教育局曾在2012年提出把处置D级危房作为重点,于当年内全部消除现存D级危房。

  该知情人士表示,坍塌很可能与危房的铁柁断裂有关。参与救援的村民张卫兵也说,“大家伙儿一扒拉,看见柁都折了。”张卫兵说,坍塌的教室结构简单,只有四面围墙和屋顶。屋顶部分使用的铁柁为三角形,坍塌前被固定在南、北墙正中位置,为房顶的房檩、苇席、泥土、瓦片提供受力点。

  但今年5月春蕾幼儿园对这间教室整修,其中包括吊顶,因此铁柁被天花板遮挡,事发前无法知晓铁柁是否已经受损。

  私搭乱建

  涉事幼儿园事发前被责令整改

  据官方通报,今年8月,郑冬梅为扩建办学规模,私自租赁徐街村村委会两间办公用房,将其改造后作为教学用房,这两间房屋也是原徐街村大队小学的教室,与春蕾幼儿园相连。但永清县教育局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郑冬梅与徐街村村委会签订的房屋租赁协议在2014年1月已开始生效。王宏说:“房子是向村两委租的,正规的合同。”

  刘街乡文化站负责人赵振领称,刚开始郑冬梅把这间房屋作为库房存放幼儿园厨房的食材。今年9月,这间教室开始作为一个班级的教室使用。因这间教室与园区仅一墙之隔,园方在墙上留了一个小门供师生出入。

  赵振领称,9月开学后,永清县、刘街乡两级教育部门对幼儿园进行过两次检查,涉及校舍安全、食品安全等,“去了两次,都没有发现这间房被当成教室使用了。”赵振领说,两次检查期间坍塌房屋与幼儿园园区之间连接的小门均被锁死,园方也未主动说明。

  永清县教育局回应称,历次检查记录由幼儿园、县教育局安全股各留一份,事发后安全股保留的检查记录被调查人员提取。郑冬梅的亲属也称不清楚记录保存在何处。

  永清县教育系统一位查阅过春蕾幼儿园检查记录的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说:“两次检查都有视频和照片,没发现春蕾幼儿园扩建了校舍。”此外,开学后春蕾幼儿园还曾向教育主管部门提交自查单据,“她没提扩建的事,写的是幼儿园自查没有任何问题。这算私自扩建,没报批。”

  赵振领回忆,最近3年永清教育部门至少6次对春蕾幼儿园进行安全大检查,“已经发现她在审批的园区里私搭乱建,我们责令她整改,要求她拆除。”但赵振领并不清楚春蕾幼儿园是否按要求整改。他的说法得到永清县教育局的确认,“安全股和职成教股对审批范围内的校舍安全问题下发过责令整改通知书。”

  教学资质

  “最大私立园”曾无证办学4年

  刘街乡文化站分管春蕾幼儿园的工作人员回忆,春蕾幼儿园初期规模并不大,设有中班、小班,生源基本来自徐街村。赵振领对新京报记者称,2005年至2009年上半年,春蕾幼儿园为无证办学,2009年下半年才取得办学许可证。

  持证后,学生数量越来越多,周边陈街村、枣林村也有人前来入学。据官方通报,该园主要招收周边村街3周岁以上学前儿童,现有在校生190人(高峰期260人),教职工9人(高峰期19人),“这是刘街乡规模最大的私立幼儿园”,赵振领说。

  事发时,除设有幼儿园大中小班课程外,还开办了学前班课程,此次发生坍塌的教室即为学前班一个班级的教室。公开资料显示,河北省多个地市禁止农村公办小学、幼儿园办学前班。

  赵振领称,春蕾幼儿园虽为私立幼儿园,但还不清楚是否达到了办学前班的条件,“按幼儿园自己的说法,他们办的叫大大班,实际上是学前班。”

  教室坍塌后,郑冬梅亲属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郑冬梅办幼儿园以来的经济收益并不理想。但永清县教育系统人士、春蕾幼儿园教师等均称,春蕾幼儿园每40个学生每年能产生的纯利润约为3万元。至少4名学生家长称,春蕾幼儿园实际包含午托服务,对每个学生每月的收费超过200元,“一年两学期8个月,学费、餐费、空调费、供暖费,这几样是大头。”

  管理失控

  “不清楚历次安检后是否整改”

  据赵振领介绍,刘街乡目前有7所公立幼儿园,3所持证私立幼儿园和10所无证私立幼儿园,“乡里的学前教育很依靠私立幼儿园,但是谁都管不住他们。”

  以春蕾幼儿园为例,按属地归刘街乡文化站管理,但赵振领调任站长职务3年多以来,“工作上的接触很少,除了传达县教育局的文件和通知,郑冬梅没有主动联系过我们,除了今年儿童节请我们去看表演。”

  作为永清县教育局下设的文教管理部门,刘街乡文化站对辖区内学校采取包校管理制度,乡、村公办、私立学校被7名职工分管。但分管春蕾幼儿园的职工称,事发前他并不知道该园私自租赁房屋并改造为校舍使用,也不清楚历次安全检查后春蕾幼儿园是否落实整改要求。

  赵振领称,针对私立幼儿园管理,文化站除传达县教育局文件和通知,没有其他职能,“刘街乡的私立幼儿园基本都是先办学后申请许可证,办学期间就算发现了问题,我们也只能找县教育局处理。”

  永清县教育局回应称,私立幼儿园不接受财政拨款,资金、招师、招生自我管理,“教育局负责通知、传达,发现问题只能责令整改,但是无权取缔。”永清县教育系统一名知情人士称:“乡里的幼儿园租个房子围上围墙就能办,很早就是这样了,教育局只能走司法程序才有可能取缔私立幼儿园。”

  但据公开报道,河北省廊坊市教育局曾联合相关职能部门取缔过无证幼儿园。据了解,教育局是幼儿园行政主管部门,但取缔一家幼儿园涉及消防、安监、城建、食药监等多个职能部门,因此取缔幼儿园多为教育局牵头,多部门联合执法。(翟星理)


(责编:徐前、朱红霞)

热点新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高层·人事·评论·民生·节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