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黃金周18年:出游人數從2800萬到近6億人次

2016年10月08日08:23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國慶黃金周18年:出游人數從2800萬到近6億人次

1999年9月,國務院發布《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決定增加公眾法定休假日,形成了春節、“五一”“十一”3個連續7天的長假。黃金周就此誕生。

18年來,黃金周給我們帶來了什麼?我們又如何“改變”黃金周?

體量大跨越,長假旅游常態化

當第一個國慶黃金周到來時,席卷全國的假日旅游熱潮令人始料不及。據統計,7天內全國出游人數達到2800萬人次,旅游綜合收入141億元。

但當時7天累計的“天文數字”放在現在,不到半天就可突破。在體量上,黃金周已經翻越幾個數量級。

據中國旅游研究院預測,今年國慶黃金周國內旅游市場將接待5.89億人次,旅游收入4781.8億元。人次是18年前的20倍以上,收入則增長了30多倍。

數字是枯燥的,記憶和感受更真切。

出生於上世紀50年代的英子至今還清晰記得第一個國慶黃金周全家人爬泰山的情景。那是她全家第一次外出旅游。盡管條件非常有限,但一家人出游的幸福感和第一次長假的新鮮感一直停留在記憶中。

“當時住宿非常難,排了好長的隊才最終搞定。出發前,家裡燉了一鍋雞肉當作‘干糧’。山頂的面條20塊錢一碗,我們就隻給孩子買了一碗。”英子的講述既有艱辛又透著甜蜜。

從那時起,“旅游”一詞從字典跳入生活。后來,英子每年都和全家一起出游。退休后,她迷上了攝影、徒步……從最初的泰山之旅到現在,英子的足跡已遍布世界。

“第一個黃金周我是通過電話預訂的酒店。18年后,我還是用電話訂的。不過現在叫手機App了。”談起18年黃金周的變與不變,剛剛退休的上海市民陶增瑞說。

從18年前在賓館排隊或打電話預訂,到現在輕點手機實現預訂行程,旅游實現了從忙亂到簡單。

攜程旅游從呼叫中心起家,那時還只是電話預訂和門店銷售。到新世紀的第一個10年,旅游行業由線下轉向線上,人們預訂旅游產品的方式從門店咨詢、預訂轉向了電腦上網、自主預訂。

從2010年開始,智能手機的出現帶來了新變化,旅游的實現途徑又經歷了一次革命。目前,攜程App累計下載量超過23億次,有七成左右交易額來自移動端。

中國未來研究會旅游分會副會長劉思敏分析,黃金周的火爆場景從第一天開始就沒有變過。隨著老百姓對生活品質的需求升級,旅游已經變得很簡單。以黃金周為代表的旅游業呈現出的高速增長是改革開放成就最直觀的表現。

交通更便捷,出行變得輕鬆自如

“真是越來越方便了,十幾年前我從這裡嫁出去的時候,翻過4座山才能看到公路。”國慶期間,在福州經商的劉虹組織全家人回老家龍岩上杭縣探親游玩。

18年前的黃金周,龍岩還只是鷹廈鐵路的延伸段,火車開到龍岩新羅區就到了終點。“那時候龍岩站每天才3對客車,現在開60趟動車都不夠。”老龍岩站站長邱平告訴記者。

“有了高鐵,出去的人多,進來的人更多。”龍岩市旅游局工作人員林煜說。

18年前,“高鐵”還不為人所知。如今,高鐵已經延伸到2萬公裡。僅10月1日一天,鐵路發送旅客超過1440萬人次,創單日發送量歷史新高,甚至超過了春運最高峰。

與此同時,中國人假期出行的“最大主力”——公路也不斷延伸。1999年,全國建成高速公路隻有1萬公裡,到去年底已經躍升到9.6萬公裡,居世界第一。

高速公路的迅速延伸,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汽車的普及。改革開放以來,汽車進入家庭步伐加快。數據顯示,中國汽車數量超過了1.84億輛,已經進入汽車社會。

有了車,有了路,作為一種“自我設計的生活”——自駕游迅速發展。2015年,國內約40億的旅游人次中,自駕游就佔到58.5%以上,達23.4億人次。國家旅游局預計,“十三五”末,自駕游人數將達到58億人次,佔國內旅游人次70%以上。

感嘆變化巨大的還有民航人。1999年10月1日,首都機場2號航站樓開始試運行。首都機場運控中心高級業務經理郭文斌回憶,當年機場一天隻有400多航班,旅客高峰期也就六七萬人次,絕大多數人還沒有長假乘飛機旅游的意識。

“現在一天近1700個航班,20多萬人次,北京3號航站樓已經不夠用,現在又開始建新機場了。”他說。

旅游的其他硬件設施迅速跟上。到去年底,全國星級飯店總數達1.5萬家,旅行社達2.7萬家,各類旅游景區景點達2萬多處。

交通的便捷、旅游設施的逐漸完備讓人們可以走得更遠、玩得更久。上半年,國內游人數達22.36億人次,同比增長10.47%﹔收入1.88萬億元,增長13.72%﹔出境游人數達5903萬人次,相當於送出去一個意大利的總人口。

政策助休閑,人們也越來越會“玩”

如今,雖然還不到“走說就走”的程度,但黃金周有相當於一半人口數量的出行已經成為事實。

長期研究假日經濟的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教授魏翔認為,黃金周作為中國一個成功的假日改革政策與制度創新,18年以來取得很大成就。前10年,黃金周對提振內需、促進消費起到巨大作用﹔近些年,在假日改革和國家一系列促進旅游政策出台背景下,旅游的環境越來越規范,黃金周釋放出更大紅利。

近些年,針對國民旅游,國家採取一系列重要決策,發布了我國第一部《國民旅游休閑綱要(2013-2022)》,確立旅游業為國民經濟戰略性支柱產業。繼第一部旅游法正式施行后,2014年國務院下發《關於促進旅游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2015年又通過《關於進一步促進旅游投資和消費的若干意見》,將旅游業發展提升到國家戰略層面。

行業監管也在逐步更新完善。僅今年以來,修訂版旅行社條例開始實施,旅游安全管理辦法也將於2016年12月1日起施行。

為打擊行業久治不愈的低價游、不文明旅游等亂象,國家旅游局近年出台了關於打擊組織“不合理低價游”的意見、關於旅游不文明行為記錄管理暫行辦法等,旅游市場更加規范有序,游客的文明程度也大為提高。

魏翔認為,國家對旅游事業發展的推動力度、深度、廣度前所未有。一系列法規政策為整頓旅游亂象、營造良好旅游環境提供了強有力的法治基礎。各地也積極創新,為旅游營造更好的發展環境,努力落實職工帶薪休假制度、鼓勵錯峰休假,刺激旅游消費需求。為高效化解旅游糾紛,廣西、安徽、河南、雲南、海南等地建立旅游警察或巡回法庭。

伴隨著旅游環境的規范和旅游產品的豐富,人們也越來越會“玩”了。定制游、親子游、鄉村游、文化游、甚至利用黃金周看房置業……人們黃金周出游的選擇更加多元。

途牛定制游部負責人李勝文表示,當前旅游市場的個性化需求越來越明顯,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利用大數據驅動,不斷研發新的個性化旅游產品將是必然趨勢,這也是讓黃金周休閑旅游更有序更多元的必然選擇。

不變的是熱度,變化的是追求

18年,盡管“逢節必堵”“人山人海”的“盛況”不變,但不斷增長的旅游需求、日益完善的旅游市場和四通八達的交通出行,讓人們對黃金周熱情不改。人們期盼黃金周、享受黃金周、也“吐槽”黃金周。站在正在興起的大眾旅游時代,未來要增強百姓對黃金周的獲得感,無論是政府、旅游業還是游客,都需要做好准備。

“隨著國人對旅游休閑需求不斷升級,黃金周作為一種假日安排,亟待走出原有政策光環,通過假日調整,釋放更大時間紅利,迎來政策的第二個春天。”魏翔說。

劉思敏表示,長假短缺正成為旅游業發展的瓶頸。我們已經形成龐大出游時間需求的“堰塞湖”,所以每到長假就要爆棚。

“旅游要滿足兩個條件,一是有錢二是有閑,隨著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前一要件已經具備,現在的痛點主要是時間。”合肥市旅游局監督管理處處長楊聖兵說,未來應該在推動保障年休假的同時,落實各項休假制度,並探索更加靈活的休假方式,化“扎堆”游為“分散”游,解決目前制約黃金周健康發展的頭號難題。

人們的旅游觀念也在悄然發生著變化。過去靠旅行社和導游包打天下、以旅游景點為單一游覽對象的局面,已經轉向自助旅游、體驗游、定制游為主。同時,“消費升級”成為旅游主旋律。攜程預測,今年國慶黃金周期間,出境游人均消費超過8000元,國內游人均消費也在800元以上。

然而,面對這些變化,理想中的“全域旅游”格局尚未形成,一些地方旅游景點各自為戰,交通、住宿、商業等整體配套服務滯后。

中國旅游研究院過去7年多的監測數據顯示,西安、桂林、黃山等地即便擁有“世界奇跡”或者名甲天下的山水,但游客到訪數、旅游收入、旅游投資、游客滿意度等指標均低於並無太多奇秀景點的長三角城市群。

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認為,旅游是異地的生活方式,在休閑和散客時代,旅游目的地的市場主體和商業環境已經成為吸引游客到訪的獨立因素,其重要性已經超越了傳統的自然和歷史人文資源。

游客在游覽景點的同時,往往熱衷體驗異地生活方式,更加傾向於使用那些原本面向本地人生活和當地玩樂的公共設施和商業服務。從這個意義上說,大力推進景點旅游向全域旅游模式轉變,以旅游為導向整合資源、形成產業,實現從單一景點的小旅游向區域品牌大旅游的轉變,將是黃金周休閑旅游面臨的新課題。

劉思敏認為,旅游業若要健康發展,需要三管齊下:政府要做好監管﹔企業要順應市場做好產品結構升級,游客需要轉變消費觀念,不僅僅比價格更要比質量,從需求端倒逼、促進旅游市場健康競爭與良性發展。(記者:齊中熙、張紫?、楊玉華、樊曦、趙文君、劉慧,肖思思﹔參與:孟含琪、李亞光、葉含勇、吳濤、程迪、魯暢)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熱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