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個人信息黑產鏈條:50多種交易大項 可私人定制

2016年09月26日08:18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揭秘個人信息黑產鏈條:50多種交易大項 可私人定制

自從“天天”出事之后,許多數據信息買賣的QQ群沉寂下來,一些生意甚至陷入了癱瘓狀態。

“天天”是圈內有名的“大人物”,這個“圈子”隱秘、卻又熱鬧非凡:數量巨大的個人信息數據在這裡集散、交易,“隻有你想不到,沒有你買不到”,一些私家偵探乃至電信詐騙犯罪分子,都是這個圈子的重要客戶。

近些年,諸如電信詐騙等許多新型犯罪日益猖獗。溯源而上,這個類似信息集市的“圈子”,就是這些新型犯罪的根本源頭。

斬斷上游!今年5月,山東菏澤公安成功破獲一起網絡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大案,將一個涉及數據源頭和中間商的犯罪團伙連根拔起——公安機關共查扣受侵犯公民個人信息200余萬條,涉案資金達500余萬元,抓獲犯罪嫌疑人29名,其中包括知名中間商“天天”在內的22名中間商,以及7名“內鬼”(一手數據源頭)。

個人信息黑產鏈條——50多種交易大項 可以“私人定制”

近期,山東准大學生徐玉玉遭詐騙猝死一案備受輿論關注。詐騙分子能夠得逞,就是准確掌握了徐玉玉的相關個人信息。

在這個時代,除了徐玉玉,其實每一個人都可能面臨著“數據裸奔”的窘境。

菏澤公安向記者展示了一份中間商的“價格表”,一共包括50多種個人信息交易大項,全部明碼標價,中間商們將其稱為“全套”。

記者注意到,在這份價格表中,諸如學籍、個人征信、電信話單、銀行流水等信息已經屬於非常廉價的“基本款”,甚至連計劃生育、航班信息、企業征信、公司賬號明細等略顯冷門的信息也能提供。

辦案民警介紹,目前比較“熱門”的信息有手機定位、個人征信等,其中尤以手機定位數據最為昂貴。價格表顯示,聯通定位270元?次,電信定位450元?次,移動定位最貴,達到580元?次。

手機定位服務甚至可以“包天”、“包周”。平均下來,一天的價格在兩三千元左右,包括衛星圖和平面圖,定位精度在幾十米至幾百米之內。

個人信息買賣黑產鏈條覆蓋面之廣令人震驚。在這個鏈條上,“中間商”們扮演著一個承上啟下、互通有無的關鍵角色。

據菏澤公安介紹,與之前廣為人知的批量購買個人信息的違法行為不同的是,在此案中,中間商甚至能承接“私人定制服務”——買家可以直接向中間商提出精准需求。

中間商的交易記錄顯示,隻要提供姓名、身份証號等基本情況,客戶就可以買到具體特定人的征信記錄、手機定位等信息。

一些大的中間商,會定期將各種“私人定制”需求整理成完整表格,然后分類提供給上游數據源頭,精准獲取公民個人信息。

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與傳統的中間商在QQ群中進行“公開叫賣”的交易方式相比,如今這種“私人定制”型的交易“都是單對單的私聊”,具有更強的隱蔽性。

大中間商——“找不到信息?找‘天天’吧,他很牛”

此案中落網的中間商“天天”在圈內很有名氣。

辦案民警介紹,“天天”是犯罪嫌疑人樓某的網絡昵稱。樓某是混跡圈內多年的大中間商,人脈廣、做全套,業務量很大。

審訊中,許多被捕的中間商都表示,雖然沒有見過“天天”,但都“知道他,很牛逼”。一位中間商透露,圈內若有人找不到信息,都會推薦他去找“天天”,“因為他很牛。”

菏澤公安此次即是以本地線索為切入點,順藤摸瓜找到樓某,並以樓某為核心進行突破,進而拿下整個犯罪鏈條。

今年3月,菏澤公安接到線索,鎖定了一名長期活躍在本地的非法販賣個人信息中間商馬某。

辦案民警鎖定馬某之后,進一步發現馬某的主要上線樓某“天天”,他活躍於十幾個QQ群,交易量巨大且種類繁多,交易觸角延伸至多個一手數據源頭。

公安機關偵查發現,樓某為了逃避警方視線,離開浙江老家遠赴廣西,以一套假的身份信息“改頭換面”,經常更換手機號碼,甚至與其長期同居的情婦吳某都不知道他的姓名與真實身份。

以“天天”為核心突破口,菏澤公安迅速追查出其上線的一手數據源頭,拓扑出征信數據、電信定位數據、移動主機數據、順豐快遞數據四條完整的犯罪鏈條。

5月13日,菏澤公安在北京、廣西、廣東、四川等13個省份對涉案犯罪嫌疑人開展集中抓捕行動,抓獲了包括“天天”在內的29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包括22名二手中間商,7名一手數據源頭。

據辦案民警介紹,“天天”的落網引發圈內不小的震動,甚至直接導致部分其他中間商、下家的生意陷入癱瘓狀態。

監管漏洞觸目驚心——“沒人管,靠自覺,都這麼干”

從此案中打掉的“內鬼”來看,相關部門、企事業單位自身在公民個人信息安全監管方面存在的漏洞,觸目驚心。

犯罪嫌疑人甄某,系某商業銀行客戶經理,利用職務之便,以每條20元至40元的價格,長期向中間商提供個人征信信息以及本銀行的客戶資料,包括身份証號、信譽、卡號、開戶日期、余額、名下賬戶數量等,可以跨區域查詢,覆蓋全國。

犯罪嫌疑人陳某,系某通信公司軟件工程師,利用職務之便私下向中間商販賣數據庫密碼,使其能夠直接訪問數據庫中全國范圍內的手機定位、開戶信息等數據﹔

犯罪嫌疑人王某,系某快遞公司蘇州某倉庫管理員,利用其掌握的系統賬號,以每條數十元的價格,向中間商提供全國快遞信息,包括收件人地址、電話等信息。

中間商會主動找上門,坐在辦公室裡點點鼠標就有不菲的收入進賬,對於扮演一手數據源頭角色的這些人來說,錢來的太過容易。

但正是這份輕鬆的“快錢”,令許多犯罪嫌疑人后悔不已。

張某是甄某在銀行的同事,在甄某的慫恿下從事非法販賣個人征信的業務。原本張某每月工資近萬元,在當地算絕對的高收入,近期還准備和男友結婚,此番因罪被捕,整日以淚洗面,“悔得腸子都青了”。

王某十幾歲離家打工,混跡多年后終於在某快遞公司尋得一份不錯的倉庫管理員職位,王某坦言“很喜歡這份工作,近期也有一些升職的機會”,但因為動了貪念,對外販賣客戶個人信息,如今職業上的大好前途也已斷送。

雖然涉案的這些公司、單位內部均有相關規定,嚴禁泄漏客戶個人信息,但犯罪嫌疑人均表示,“實際上沒人管,完全靠自覺。”

手握權限、監守自盜的情形並非個例。甄某和王某均表示,在銀行業和快遞業,利用職務之便查詢征信信息和快遞信息的行為“很常見,很多人都這麼干”。

身為通信公司員工的陳某表示,雖然自己后期停止了與中間商私下進行數據庫密碼的交易,中間商還是能夠通過偽造公司授權書的方式,輕易與通信公司達成公司間協議,繼續非法使用數據庫。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