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牌不年檢不保險不報廢 農用車任性肆意隱患突出

2016年09月25日09:15  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不上牌不年檢不保險不報廢 農用車任性肆意隱患突出

  不上牌不年檢不保險不報廢

  農用車任性肆意隱患突出

  時下,正值農忙季節,農村道路上的農用車輛多了起來,農用車違法載人、超速超載、酒后駕駛等交通違法行為又開始困擾各地交通管理部門。

  “很常見,但難管。農村道路上監控設備尚未全面覆蓋,基層交管部門警力有限,很難在農村道路設置固定檢查點。再加上農用車駕駛人交通安全意識淡薄,不上牌、不買保險、不年檢、不報廢,一旦上路,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極易引發交通事故。”近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樂市公安局交警大隊大隊長劉群生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監管不易

  法規形同虛設

  新疆烏蘇市夾河子鄉二隊一村的農民老趙近日吃了一場官司,“罪魁禍首”竟是陪伴老趙好幾年的小四輪拖拉機。

  2015年6月中旬的一天傍晚,老趙開著小四輪拖拉機從地裡往家趕,拖拉機突然熄火,他下車檢修。恰巧同村的小王騎摩托車路過,躲避不及撞上拖拉機,小王受傷倒地。事后,因老趙的拖拉機既沒有牌証,也沒有年檢等,交管部門認定老趙負事故的主要責任。前幾日,官司判了,老趙賠了小王5萬多元。

  今年6月以來,新疆多地交管部門與農機監理部門開展“警監聯動”整治農用車輛違法行為,對查處的無牌無証以及未年檢的農用車輛,由農機部門根據法律、法規依法辦理落牌、辦証和補檢手續﹔由交管部門依據道路交通安全法有關規定,依法對違法行為進行處罰。

  吐魯番市高昌公安分局交警大隊宣傳中隊中隊長劉亞楠告訴記者,該大隊民警在與農機部門對轄區農用車進行綜合排查時發現,農用車輛是農村群眾出門走親戚、趕巴扎、迎親送客的主要交通工具,不能載人的禁止性規定完全形同虛設,偏遠鄉鎮更為嚴重。有的則將農用車當成做生意的運輸工具,拉土、拉磚、拉水泥,隻要裝得下,農用車都拉,超載與超速成為農用車事故頻發的主要原因之一。

  “隻要車子不出現技術問題,沒有哪個農用車司機會主動進行檢修保養。”在車輛性能方面,民警表示,超過一定的使用年限,90%以上的農用車都存在技術問題,定期檢修和保養是杜絕農用車隱患的重要措施。

  據了解,目前我國農村交通事故數量呈上升趨勢,農村正在逐漸取代城市成為新的交通事故多發區域。其根本原因在於:一是道路等交通設施建設較為落后﹔二是交通管理相對滯后和混亂﹔三是農民缺乏必要的交通安全意識和知識。目前,農村的摩托車和各種四輪車、拖拉機最讓交管部門頭疼,它們多數是三無車輛(無牌照、無駕駛証、無行車証)。這些車輛數量眾多,在各種國道和省道的交叉路口上“神出鬼沒”,讓人防不勝防。那些有牌照的農用車輛和駕駛証到農機部門審驗時多數都是交交錢、蓋蓋章,並未起到防堵交通隱患的作用。農村駕駛員大多沒有經過正規培訓,有些甚至是在“實戰”中練出,對各種交通標志和規則不甚了解,酒后駕車、超員超載的違法現象十分嚴重。

  能用就行

  農機鮮有報廢

  今年3月,耿某以7.5萬元的價格購買了新疆瑪納斯縣頭工鄉上二工村王某的一輛型號為“約翰迪4450”的拖拉機。耿某在使用拖拉機犁地時發現,該拖拉機耗油量超過20%,每次車壞了,配件特別難買。后經打聽,這種拖拉機已經停產,相應配件也不生產了。修理拖拉機的老師傅懷疑,這輛拖拉機屬於報廢車。

  花幾萬元錢買了一堆廢鐵,這讓耿某懊惱不已。其實,很多農民都有類似的經歷。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農機安全監理總站書記艾黑買提·阿不拉表示,目前還沒有農機鑒定機構,能夠鑒定農用車是否達到報廢年限,隻能依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農業機械報廢辦法》的相關規定來判斷。艾黑買提·阿不拉說,雖然農用車輛也實行年檢,但是農用車主不來年檢,農機監理局也無強制措施,因為根據相關法規,農機部門對農機隻負責牌証管理,農機道路違法行為則由公安交管部門負責查處。而農用車隻要在農村使用,不遇到交警檢查,也很難對其採取強制措施。

  其實,農機的報廢更新問題也是諸多人大代表關注的熱點。針對人大代表提出的“妥善處置閑置農機具”等建議,今年7月,農業部公布對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第4694號建議的答復。

  答復中梳理了為推進老舊農機報廢更新,農業部及相關部委在政策、資金方面的扶持引導措施和進展:2012年農業部和財政部、商務部辦公廳聯合印發了《2012年農機報廢更新補貼試點工作實施指導意見》,在山東等11個省(區、市和墾區)實施試點。中央財政從農機購置補貼中安排資金,對農民自願報廢淘汰老舊農機且購買新農機的給予適當補助,回收淘汰了大量安全性能差、能源消耗高的老舊農機。2015年,農業部和財政部辦公廳印發《關於印發〈2015-2017年農業機械購置補貼實施指導意見〉的通知》,將農機報廢更新補貼試點擴展至17個省市,中央財政繼續對已報廢老舊農機並取得拆解回收証明的優先給予補貼。今年農業部和財政部辦公廳印發《關於做好2016年部分財政支農項目實施工作的通知》,鼓勵非農機報廢更新補貼試點省結合本地實際積極開展試點。

  有關專家認為,農機報廢更新問題已經試點4年左右,但在基層效果不佳,說明制度本身仍有待完善。對此,農業部表示,下一步將積極會同有關部門加強農機報廢回收工作調研,總結試點工作經驗,統籌研究探索促進農機報廢回收工作的長效機制,同時將繼續完善農機購置補貼政策,進一步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率。

  意識缺失

  不講規避風險

  農用車不報廢,不挂牌,購買保險的更是少之又少。“花那錢干啥?農村車不多,偶爾發生點兒磕碰,鄉裡鄉親的,賠點錢、道個歉事情就過去了……”吃了官司的老趙至今還這樣認為。

  2015年麥收期間的一天晚上,新疆瑪納斯縣包家店鎮一隊二村村民趙某雇佣曹勇駕駛收割機收小麥,胡海駕駛拖拉機幫忙運送麥粒。其間,曹勇調整收割機位置時撞到后方胡海駕駛的拖拉機,拖拉機移位軋傷了靠在車斗邊的村民王遠。由於收割機與拖拉機都沒有購買保險,最終,曹勇和胡海分別承擔2萬元、1萬元的賠償。

  “為了省事和省錢,許多農民買來農用車后不挂牌落戶,也不去正規駕校學習駕駛技術,而隨便找個‘土教練’,跑幾圈后,認為自己能夠駕駛了就開車上路。”劉群生表示,“這些人不懂交通規則和操作規程,遇到較復雜的道路交通情況,難以正確處理,懂得提前購買保險用於規避風險的更是少之又少”。

  此外,有專家表示,一些農用車超范圍使用以及設計制造嚴重超標也是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據農用車企業設計人員介紹,為了讓農用車在坑窪不平的道路上保持穩定,農用車的車身一般都被設計的比較大,重心也偏高,農用車在急轉彎的時候離心力就會偏移到轉向的一側,如果這時車廂裡有人,很容易被甩出車外,造成人員傷亡。另外,農用車的制動系統也跟小型客車有著很大的區別,部分農用車採用的是啟動剎車,所以制動距離比一般小客車要長。根據測算,當農用車車速大於60km/h時,車速每增大5km/h,車輛發生側滑、甩尾等危險情況的幾率約為原來的兩倍。

  在設計制造領域,有的生產廠家刻意迎合農民需求,違反國家標准,生產超標農用車也為事故埋下了隱患。如果農用車的車身長度被刻意加長,不難想象就會出現超載的現象﹔假如輪胎規格刻意加大,那麼超速也就在所難免。一位主管農用車上牌工作的交警稱,有的企業生產的農用車在出廠時,車輛的實際參數與國家的備案參數嚴重不符。

  “目前,農用車入戶率、納管率低,而納管的車輛也缺乏及時、動態的管理。”劉群生介紹,現在的農村公路基本達到了村村通,但管理農村公路的警力卻有限,警力不足給農用車管理方面留下漏洞,也成為農用車事故頻發的隱患,交管部門在與農機部門加強合作、聯合查處違法違規農用車的同時,也將進一步加大農村道路交通安全宣傳,提高農牧民的安全意識,要遏制或杜絕交通事故頻發,還需要生產企業或整個行業從根本上進行規范管控。(潘從武 張衛玲)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