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制濫造假藥加價幾十倍賣 坑上萬人忽悠走兩個億

2016年09月25日09:13  來源:錢江晚報
 
原標題:粗制濫造假藥加價幾十倍賣 坑上萬人忽悠走兩個億

  浦江警方破獲特大電信詐騙推銷假藥案,粗制濫造的假藥加價幾十倍賣給受害者

  上百“話務員”每天打出幾萬電話

  坑了上萬人,忽悠走兩個億

  “X先生,您的身體是不是出了點小問題啊,比如前列腺。我這裡有一種藥,也許您會感興趣……”

  如果你接到這樣一個電話,會怎麼反應?大概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都會挂掉。

  但是電話的那一頭,卻在毫不氣餒地尋找那可能聽下去的百分之幾,以及有可能最終落到“賣藥”圈套裡的千分之幾,乃至萬分之幾。

  別小看這小概率,就在9月23日金華浦江警方剛剛破獲的這個特大推銷藥品電信詐騙案件中,涉案金額已達2億元以上。

  詐騙團伙抓了近200人

  三分之二的人每天拼命打電話

  牽涉進這個案件中的,目前抓了192個人。其中三分之二就是專門打電話的。每個人每天都會打出上百個乃至幾百個電話,如此海量,即便“廣種薄收”也依然能有所斬獲。

  浦江的黃先生,就是掉進這個電信詐騙圈套中的一位。

  2016年3月,他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電話那頭的人自稱姓劉,是杭州前列腺康復中心員工,對方能准確說出黃先生的姓名,而且還知道,他正被前列腺問題所困擾,“黃先生,我們這裡的專家都很好,特別是宋醫生……”

  黃先生被說動了,聯系了劉某口中的“宋醫生”。

  很快,電話接通。“宋醫生”一開口就說自己是在北京中南海專門給領導看病的專家。這麼大的來頭,黃先生將信將疑中把自己的病情告訴了對方。

  了解到黃先生的身體情況后,“宋醫生”嘴裡各種學術名詞亂蹦,說的和大醫院醫生還真有幾分類似,到了最后,自然是推薦了一款名為“帝皇某某湯”的藥品,稱該聽上去就貴氣的藥可以根治黃先生的病,半年一療程12盒,每盒售價600元。

  已經被侃暈了的黃先生,最終拿出7230元訂購了12盒該藥。

  “宋醫生”很豪氣地表示可以貨到付款,其后又幾次打來電話細心叮囑其服藥時間、飲食起居等注意事項。

  診療服務這麼細心到位,黃先生也漸漸地放鬆了警惕,無意間說自己還有個親戚也有這問題,於是乎,“宋醫生”順手又推銷出了12盒藥。

  不過,黃先生的病並沒有如預想中好轉。“宋醫生”忽悠:“藥肯定是好的,可能不太適合你,換一種就行。”於是,黃先生出錢換藥。

  等到最終感覺不對報警之時,“藥費”已經好幾萬了。

  團伙公司化運作、分工精細

  有人騙你上鉤,有人“回訪”再殺幾刀

  黃先生的報警,讓這個團伙進入浦江公安的視線。警方立即開展偵查,並於7月30日抓獲了3名嫌疑人。

  這3個人,又牽出了一個更大的團伙,杭州、濟南、常州、上海、南京、南昌……內部分工明確,有人管打電話騙,有人管物流快遞藥,還有人管培訓新人電話該怎麼打,忽悠該怎麼弄。

  正如前文所說,打電話的人最多,125個人分了10個大組,每個組下面還細分外呼組和回訪組。

  外呼組是大海撈針般打電話,看能不能先釣到魚,而回訪組還會根據前面的進程反復聯系受害人,希望能多宰幾刀。

  那這些電話號碼是哪裡來的呢?要麼就是隨機亂打,要麼就是精確轟炸。

  精確轟炸的號碼來源有兩個,一是通過一些渠道獲得患者信息,另一個渠道是“釣”——詐騙團伙會在各地的小報小刊上刊登各種眼花繚亂的醫療廣告(主要是兩類,心血管疾病和前列腺疾病),說能提供醫療資料和信息,騙一些患者來電來信去索取,然后號碼就會被記錄下來,隔一段時間之后,就開始“精確”下套了。

  對於拿到號碼的“話務員”來說,一天要打幾百個電話,早上8點半開始,甚至會連續打到晚上9點多。

  上鉤的人越多,他們的“提成”也越高,一個月到手四五萬元並不鮮見。

  賣的藥基本沒批號正規市場禁售

  “成本”十來塊,敢賣五六百

  雖然“話務員”月收入能到好幾萬,但賺得多的,還是幕后老板。現在的初步調查顯示,有一個月,在杭州的一個點就賣出了1650萬元的貨。

  案件中涉及的大量藥品,也已經被確認沒有正規藥品編號,粗制濫造,成本一二十塊甚至更低,但開價五六百賣給受害者,眼都不眨。

  浦江警方告訴記者,這個案件,目前的定性,是以冒充康復中心醫療專家的名義,向受害人撥打推銷藥品的詐騙電話,用虛構身份、虛構療效、恐嚇等手法實施詐騙,受害人達到一萬多人,涉案金額在2億元以上。

  而在9月23日的統一行動中,一共出動了400余名警察,分赴杭州、濟南、常州、南京、上海、南昌等地統一收網,抓獲嫌疑人192名。

  初步審問之后,警方發現,這個團伙,基本也是老鄉帶老鄉,親戚朋友相互帶為主,其中尤以安徽、河南兩地的成員居多。對所從事的事情的違法性,他們一直心知肚明。(潘再陽 傅穎)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