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現在是否該建大型對撞機? 兩諾獎得主意見相左

2016年09月25日09:09  來源:新華社
 
原標題:中國現在是否該建大型對撞機? 兩諾獎得主意見相左

最近,中國現在要不要建大型對撞機的問題在國內引起廣泛爭議,兩名美國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對此也極大關注。

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已是93歲高齡的菲利普·安德森持反對態度,認為建大對撞機代價昂貴,可探索其他研究方式﹔而75歲的戴維·格羅斯則寫下反駁長文。可能覺得文章太長,格羅斯還特意找人譯成近5000字的中文再傳給記者。

此前,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楊振寧認為,“用超大對撞機來找到超對稱粒子,只是一部分高能物理學家的一個猜想”,反對現在就將巨額資金投入其中,並提出了7點反對意見。

安德森在反鐵磁性、高溫超導等領域有重大貢獻,1977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是美國超導超級加速器(SSC)項目最有影響力的反對者。安德森說,他認識、仰慕楊振寧已經60年了,很同意楊振寧的看法。回顧30多年前反對SSC項目,他認為當年的做法“終究還是對的”。

安德森說:“我的直覺是粒子物理學家太執著於高能量對撞這個代價極大的單一研究方式,而忽略了其他重要的實驗事實(比如暗能量、暗物質、丟失零點能量等問題)比追逐更高的能量還有意義。”

格羅斯是美國理論物理學家,2004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他去年曾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文章,力贊中國大對撞機計劃。對楊振寧的7點意見,格羅斯一一反駁,表示完全不能認同他的看法,並強調身為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他為大對撞機計劃興奮不已。

格羅斯說,1993年美國國會叫停SSC項目對美國基礎物理學而言是一場災難,美國在高能物理領域的領導地位很快拱手讓給歐洲。中國如果重復美國當年犯下的嚴重錯誤,那將是一場悲劇。

他說,SSC之后,世界所有大型加速器項目都基本按時、按預算完成,包括歐洲大型強子對撞機,而中國在高能物理大工程建設方面有很好的記錄,造大對撞機不能再被視為無底洞。

格羅斯澄清,中國科學家現在提出建設的是60億美元的“環形正負電子對撞機”,而不是200億美元的巨型質子對撞機,后者是“更遠的將來”才要考慮的事。建超大對撞機與中國在大科學工程方面的雄心壯志非常吻合,人均國民生產總值比不上發達國家不該是反對的理由。

格羅斯說,科研經費投入不是“零和游戲”,其他科學領域不會為建大對撞機付出代價。美國SSC項目取消后,其他物理領域的科研經費並沒有像預想那樣大幅增加,大科學項目反而屢屢遭挫。此外,建大對撞機的主要科學目標不是尋找超對稱粒子,而更多是要研究希格斯粒子。

格羅斯說,直接源於高能物理研究的新技術已帶動大批相關工業的發展,目前從光源到用於癌症放射治療的醫用加速器,全球加速器產業的總價值有幾十億美元。由於質子對撞機需要強磁鐵,這極大地帶動了超導磁鐵技術的發展,形成了10億美元的產業。同時,超導磁鐵技術又是價值50億美元的核磁共振成像產業的核心。所以即便從最狹義的角度講,高能物理對社會也是有實際好處的。

格羅斯說,過去30年中,中國高能物理研究穩步成長,愈變愈強。大對撞機可使中國在未來20到50年成為基礎物理研究的中心。而且從最基本的層面上來說,物理學是一門實驗科學,沒有其他低成本的途徑研究基礎物理。

圍繞中國現在是否建設大對撞機的爭論,已經跨出國界,甚至遠在南非都有多位知名物理學家關注此事。可以說,這已經不再僅僅是關乎中國高能物理發展的一場爭論,而是正在發展成為事關全球高能物理未來發展方向的一場大爭論。(記者林小春)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