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國內新聞

男子背6條人命喊冤15年 此案其他被捕3人均無罪

2016年06月13日09:06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男子背6條人命喊冤15年 此案其他被捕3人均無罪

男子背6條人命喊冤15年 此案其他被捕3人均無罪

  原偉東的姐姐記錄的案件時間表

男子背6條人命喊冤15年 此案其他被捕3人均無罪

  原偉東的姐姐在家整理材料。京華時報記者陶冉攝

  今年7月12日,是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三次延期審理1995年原偉東等人殺人案的最后期限。12年前,原偉東被廊坊中院認定為兩起殺人案的主凶之一,身負6條人命。

  幾經伸冤上訴,2009年,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定原偉東等人與2000年的命案無關。到了2013年,他所涉的1995年命案也被最高人民法院因証據不充分發回重審。

  3死1傷命案5年多未破

  1995年11月29日,家住霸州市勝芳鎮東風街的楊長林和他的兩個兒子楊山、楊雪鬆遭人殺害,楊的妻子張金萍受傷。霸州市公安局在現場發現遺留恐嚇信兩封、沾有血跡的洋鎬菜刀各一把,捆綁尸體用的尼龍繩,還有一個掌紋。楊家養的狼狗死亡。

  恐嚇信顯示,楊家的狼狗“得罪了”殺人者,殺人者要求楊家自行結果狼狗,不然就殺死楊家所有人。現場的一塊骨頭上用黑色線捆著盛有白色粉末的塑料袋,白色粉末成分為氰化物,或是為了毒死狗。但警方調查,狼狗最終死於洋鎬的擊打。

  經過警方的技術鑒定,現場發現的掌紋是殘缺的,不具備鑒定條件。洋鎬木柄上未發現手印。由於技術用房多次裝修、搬家,加之當時的內勤現已病故,菜刀、洋鎬、恐嚇信等關鍵物証現已丟失。由於恐嚇信隻留存了復印件,也無法通過技術手段進行技術鑒定。由於大量物証丟失,楊長林家3死1傷命案5年多都沒告破。

  2000年,勝芳鎮勝堂路的劉德成一家三口慘遭滅門。霸州警方這次順利“偵破”案件,於2001年將原偉東、湯鳳武、陳瑞武、尚志紅、楊洪義等人抓捕歸案。經過一系列的審訊,原偉東、湯鳳武成了楊長林家命案的犯罪嫌疑人,原偉東、陳瑞武、尚志紅、楊洪義成了劉德成家滅門案的犯罪嫌疑人。楊長林家命案宣布告破。

  2009年11月12日,河北省高院宣判,原偉東、陳瑞武、尚志紅、楊洪義殺害劉德成一家的事實不清,証據不足,不予認定。陳瑞武、尚志紅、楊洪義無罪,已於2011年被釋放。(本報曾報道)

  原偉東被帶去“觀摩”妻子受訊問

  據原偉東的妻子李杰說,在2001年丈夫被抓后,她為了說明情況,主動要求跟隨警方回霸州市公安局說明情況。但是,沒想到她隨后被警方認定為包庇罪嫌疑人。

  李杰說,她剛到刑警隊就遭受刑訊逼供,以至於試圖自殺。今年6月1日,記者見到李杰時,她的小臂上仍然能夠看到疤痕。李杰解釋說,當時小臂等部位皮膚發生潰爛,創面有拳頭那麼大。李杰的手指關節也發生了變形,無法並攏,據其說與受到電擊有關。李杰說,包括她在內的所有嫌疑人全部被提取過血液樣本,但警方至今沒有給出結論。

  記者採訪到已經被釋放的陳瑞武、尚志紅、楊洪義,他們均表示遭受刑訊逼供。陳瑞武曾經試圖咬舌自盡,舌頭上縫了7針,傷痕仍在。原偉東和湯鳳武在法院庭審期間,也多次提到遭刑訊逼供。原偉東說,他始終沒有做有罪供述,直到民警帶他看妻子李杰受到逼供的過程。

  和湯鳳武、原偉東關在一起的“獄友”王朝、吳貴增等人在詢問筆錄中也對兩人因刑訊逼供而受傷的情況予以証實。

  對於指控,2002年9月,霸州市公安局出具了一份署名為“全體辦案人員”發表的說明,稱全體辦案人員均無刑訊逼供,程序合法。2014年6月,霸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再次確認了這份聲明的結論。

  李杰在2003年6月廊坊市中院一審中被認定為包庇罪,因此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同年12月,該案被河北省高院發回重審。2004年6月,在沒有增加証據的情況下,廊坊市中院第二次一審改判,認為李杰的包庇罪事實不清,証據不足,她被當庭無罪釋放。

  受害人張金萍証詞系暈倒后記憶

  從2003年6月廊坊市中院一審判決,到2009年11月河北省高院終審判決,6年間的4次判決都認定,原偉東和湯鳳武是造成楊長林一家3死1傷的凶手。最新的河北省高院的判決中,原偉東和湯鳳武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由於警方已經把原始卷宗丟失,廊坊市中院和河北省高院認定原、湯二人犯罪的主要依據是3個人的口供。除了原、湯二人,自稱在刑訊逼供的條件下做出的有罪供述以外,還有楊長林家唯一幸存下來的張金萍的証詞。

  目前記者能夠找到的張金萍的証詞,是張金萍於案發19年以后,在自己家中做的一份詢問筆錄。筆錄中,張金萍回述了家人被害的經過。

  張金萍說,1995年11月29日下午5點左右,楊長林和兩個兒子待在家裡。她回家時發現門打不開,於是叫大兒子開門。但是,開門的是兩個20多歲的陌生人。他們打開門后就揪住了張金萍的頭發,拿著一尺多長、用鐵管做的槍的槍托砸了她的后腦勺。張金萍發現,丈夫和兩個兒子都在屋裡,頭上有血,還活著。楊長林被捆著,他勸說張金萍,讓她不要反抗。

  張金萍說,在案發前20多天,她家的狗已經中毒發瘋,在院子裡亂跑。隨后幾天,有人兩次給狗下毒。大兒子楊雪鬆還拿給她一張紙條,紙條上寫道,“要藥死你家狗的不是別人,就是我。”

  按照張金萍的說法,29日入戶行凶的就是要藥死他們家狗的人。行凶者將楊長林和楊雪鬆帶到東屋殺害。張金萍在客廳遭到捆綁和毆打,裝死躲過一劫。行凶者以為張金萍死了,又在客廳用菜刀殺了楊山。行凶者隨后離開,張金萍先掙脫了身上的毛線外衣,順勢解開了捆住自己的繩索,跳牆逃到鄰居家報警。

  幾份判決書中確認的作案過程,與張金萍所述基本一致。結合原、湯二人的供述和尸檢報告,法院認定,楊長林和楊山是被洋鎬打擊致死,楊雪鬆是被異物堵塞呼吸道致死。兩名行凶者帶槍卻沒有使用。張金萍解釋說,是因為兩人害怕用槍會驚動別人。

  但是,警方提供的現場勘查筆錄中提到,張金萍被行凶者抓住頭發拉進屋內時,行凶者說:“讓你打狗你不打,今天我們連狗帶人一起殺。”說完行凶者就把張金萍打暈。張金萍蘇醒后就發現丈夫和兒子都已經死了。呂律師認為,這說明張金萍敘述的案發過程,是被打暈后的記憶,不足為信。同時,眼看著自己的丈夫、兒子被殺害,張金萍還能心思縝密地裝死騙過兩名行凶者,也不符合情理。在庭審中,原偉東和湯鳳武方面數次要求張金萍出庭,但是均遭到拒絕。

  另外,張金萍是在受傷的情況下報案,但是警方並沒有出示當時給張金萍做的驗傷報告。目前沒有任何証據表明張金萍的受傷部位,隻有楊長林的母親証明張金萍在天津市環湖醫院住院23天,但是沒有任何票據留存。呂律師認為,就目前的証據來看,張金萍是否受傷存疑。

  原偉東等人作案動機至今不明

  原偉東、湯鳳武、張金萍均証實,在案發前,楊家和原、湯二人之間根本不認識。那麼,原偉東和湯鳳武為什麼要殺死張金萍的丈夫和兒子呢?在2005年1月27日,河北省高院開庭審理此案時,河北省檢察院出具了2001年11月24日訊問姚俊來的筆錄,作為証明原、湯接受姚俊來兩萬元的雇佣費充當殺手的証據。但是,姚俊來作為雇凶殺人的主凶,自始至終都沒有被列為犯罪嫌疑人。

  對於兩人的作案動機,2014年6月,霸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隊有了新說法,因為姚俊來等人拒不配合辦案人員的調查工作,所以原偉東、湯鳳武二人的作案原因無法查清。

  原偉東和湯鳳武在看守所期間,張金萍迅速在一群人中准確地指認了原偉東和湯鳳武。呂律師認為,這樣的指認存在程序違法。根據原偉東、湯鳳武供述,在指認過程中,他們二人被剃了光頭,戴著腳鐐等刑具,是七八名供指認的人中,唯一具備光頭、刑具兩個特征的人,這顯然對張金萍產生了引導作用。

  李杰等原偉東的家屬稱,原偉東在兩件命案發生時都在黑龍江老家而不在勝芳,所以不可能殺人。對於2000年的命案,已經証明,原偉東在案發當日正在村裡繳納農業稅,有標注了繳納日期的農業稅票為証。

  對於1995年的命案,有原偉東的朋友王陸証明,案發前他和原偉東、湯鳳武等人到滿城監獄看望自己的外甥。隨后,因為王陸盜煙,湯鳳武幫他銷贓,三人商量回東北“避風頭”。去滿城監獄的第二天,三人乘火車回到哈爾濱。原偉東供述稱,自己在案發的11月29日已經回到黑龍江老家了,回東北是因為發現勝芳的生意不好做,打算回家種地。

  但是,王陸的証詞並沒有被法院認可。霸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在2014年6月出具說明,市公安局在2014年致電冀中監獄獄政科和太行監獄獄政科,查詢1995年會見犯人的記錄。他們得到的答復是,時間較長,沒有找到相關記錄。

  據原、湯二人的供述和法院的判決,楊長林和楊雪鬆都是被洋鎬擊打致死的。但是,尸檢報告顯示,楊長林身上有星芒狀傷口,身上多處粉碎性骨折,被認定為鈍器擊打頭部造成顱腦損傷致死。楊雪鬆身上明顯的隻有粉碎性骨折,沒發現星芒狀傷口,被認定為銳鈍器擊打頭部造成顱腦損傷致死。

  最高法認為,該案部分事實不清,証據不充分,於2013年7月指令河北省高院進行再審。2014年10月,受河北省高院指派,廊坊市中院開庭重新審理此案。但是,給出最終判決結果的時間卻一次次申請延期。從2015年10月12日開始,一共3次申請延期三個月。今年7月12日,是此次延期的最后期限。原偉東的姐姐說,法院延期的主要原因,是認為此案案情復雜且重大,需要延長審理時間確保結果准確。對此,廊坊市中院以案件在審理中為由拒絕透露案件的具體細節。

  原偉東母親為伸冤突發腦出血去世

  原偉東的姐姐希望廊坊市中院能夠盡快作出判決,如果原偉東真的殺人,就判他死刑,如果他沒有殺人,就盡快無罪釋放,“因為我們家實在拖不起了。”

  原偉東姐姐說,原偉東在家裡行二,除了她這個姐姐,還有兩個弟弟。上世紀90年代,她帶著弟弟們離開黑龍江老家,來到勝芳打工賺錢。由於勝芳距離北京近,人流量大,所以比在黑龍江能夠賺到更多的錢。這麼多年為了給原偉東伸冤,原偉東的母親去世,姐姐離婚,大弟弟被送進監獄,二弟弟精神變得不太正常。

  李杰說,在2013年8月的一次去河北省高院的伸冤過程中,原偉東的母親帶頭在河北省高院門口磕頭。因為長期精神壓力巨大,當天早上又沒有吃飯,她隻磕了十幾個頭之后,就突發腦出血被送進了醫院搶救,於8月27日去世。

  李杰說,2015年,原偉東的大弟弟在一次去最高法反映冤情的過程中,採取了割腕自殺的行為,幸好被搶救過來,但是左手落下了殘疾。同年5月18日,他攜帶自制爆炸物進入最高法,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目前仍在哈爾濱服刑。原偉東的小弟弟因為目睹母親去世,伸冤期間受到了毆打和辱罵,因此精神不太正常。兩人今年都已經40多歲,卻都無法成家。

  原偉東被抓時,兒子隻有6歲。因為家人長期四處奔走伸冤,無暇照顧孩子,原偉東的兒子從小由不識字的姥姥帶大,背負“殺人犯兒子”的罵名,在學校受到歧視,初中沒有畢業就輟學了。目前他在餐廳當服務員維持生計。

  原偉東的姐姐遠嫁到江蘇鎮江,原偉東出事后,親屬常到原偉東姐姐家尋求幫助。姐姐的丈夫不堪其擾,在原偉東母親去世之后選擇離婚。目前,原偉東的姐姐留在勝芳,照顧身患膀胱癌、前列腺癌和偏癱已臥床不起的父親,等待原偉東的大弟弟出獄。原偉東的姐姐說,生活都被原偉東的案子給毀了。她現在隻希望,父親能夠活著看到原偉東被無罪釋放。(韓林君)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閱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