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國內新聞

大學生回農村發展就意味著失敗嗎

2016年06月03日08:46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大學生回農村發展就意味著失敗嗎

  回還是不回,對每個從農村走出的大學生來說,都是一道必選題。

  最近,中國青年報“青年之聲”報道了大學畢業生宮祥瑾回農村老家發展的故事。他28歲,關掉城裡的公司,回鄉從事種植業。鄉親們起初覺得他“糟踐了”。他本人既取得了成績,也遇到了困難。“畢業后你願意回農村發展嗎?”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中國青年報社主辦的微信公眾號“青雲志”發起的這一話題,收到大量留言。

  回還是不回?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採訪了一些大學生。

  回村就意味著“失敗”

  “媽,要不我努力努力,考個村官吧?還能回來陪陪你。”

  今年回家過年,家在魯中沂蒙山區的董亮想跟媽媽套套近乎,沒想到母親非但不領情,反而板著臉訓斥:“我們這麼辛苦供你上大學,不是為了讓你回到村裡繼續種地的。”

  做村官當然不等於種地,可在董亮父母的觀念裡,如果兒子將來沒在城裡混出個名堂,反而跑回農村工作,這讓經常跟外人炫耀家裡出了個大學生的他們,老臉往哪兒擱?

  寒假期間,陸續發生在村裡的幾件事,讓董亮更加理解了父母的心情。

  為了幫女兒帶孩子,50歲的村民張大爺和老伴去年在廣州待了半年。回村后,張大爺臉上白淨了不少,身上穿的衣服也比過去高檔了。“他閨女還給他買了機票,從廣州飛回來的。”不到一周,張大爺“飛”回來的消息便傳遍了全村,村民的語氣充滿了驚奇和羨慕。

  一天,董亮陪母親去村醫老黃的診所看病,老黃在看病過程中,貌似不經意地聊起了他在城裡工作的二女兒。老黃有3個孩子,隻有二女兒一路念到了研究生,而且找了一個不錯的老公。夫妻倆在北京買了一套房子,“花了200多萬元啊,而且在五環外邊,太遠了,房子又小。”盡管如此,老黃還是對每個到診所尋醫問藥的人都說上一遍。但對於沒上過多少學的兒子和大女兒,他則很少提及。

  在湖南邵陽農村長大的李文靖看來,這種觀念的可怕之處在於,從小到大,無論是身邊的社會輿論還是學校教育,似乎都隻給農村學生規劃出一條“成功”的道路——走出去,到城裡去。

  李文靖的鄰居大他3歲,復讀3年后與他同年考上大學。但鄰居的運氣很不好,以超過本科線的成績被一所專科學校錄取,畢業后因未能找到工作,好不容易遷出去的戶口又被打回了村裡。

  在李文靖的印象中,這位老兄在高考之前是充滿活力的,他愛打籃球,喜歡與同齡人一起唱歌、吹笛子,還承擔了許多農活,高考失利后,他蓄起了胡須,開始刻意避免與人接觸。后來,他進城打工了,據說很少回家。李文靖感慨地說:每一個農村子弟的心裡都橫著一道坎:不能以城裡人的身份回到家鄉,腰杆子就無法直起來。

  已經適應不了農村的生活

  這幾年,村民們外出打工帶回大量資金,農村跟過去相比有了顯著變化。家住廣東茂名市平塘鎮羅排村的林娟說,農村的物質生活並不差,但除此之外,沒有什麼其他閃光的地方了,畢業后如果一直待在農村,枯燥的生活會讓人崩潰。

  在聽完一場大學生村官的報告會后,林娟曾動過回村發展的年頭,但放假時回家住了一段時間,她感受到更多的是枯燥和冷清。她家周圍原本是一個比較大的院子,兒時聚居著13戶,40余人,而現在常住人口隻剩下5人了。好多兒時哄她玩兒的長輩三五年不見是常事。兒時的玩伴也不容易聚齊。“就算我立志服務家鄉,我也得有服務對象吧?”林娟反問。

  大學生蔣海龍家在廣西來賓市武宣縣的農村。每次回家,因為沒網,手機信號差,也沒有什麼娛樂的,他就會不由自主地產生一個想法:明年再也不回來了。在城裡念書時,他談了個女朋友,一次談到畢業后的去向,女朋友半開玩笑地說:“去你老家有什麼好,我連在網上淘個寶都不給送貨。”

  從小父母就隻讓他一心讀書,不讓他干農活兒,中學時他就去了縣城的寄宿學校。村裡的人情世故,他了解不多。在他的印象中,村裡人的業余生活除了打麻將就是打牌。盡管農村是他從小生長的地方,但從精神層面上看,這個家鄉是一個陌生的、回不去的故鄉。

  長在北方農村的董亮最受不了的,是村裡的流行的一套“叢林法則”。他老家的村裡,解決問題的最有效手段仍是拳頭。動不動就聽見誰誰揚言要弄死誰。村裡有人因為敢“豁上”,奪回了一米多寬的宅基地﹔有人因為敢“豁上”,保住了一根木頭、兩塊木板。而身單力薄,打不過人家的,就會被人認為是窩囊,被人瞧不起。

  回去我怕連媳婦都找不著

  家在河北館陶縣翟庄村的劉曉華過去常聽父親念叨一句俗話:“有兒四十服老,無兒六十平當年。”意思是家裡有兒子,40歲就有依靠了,而如果沒有兒子,哪怕到了60歲,也得跟壯勞力一樣干活。這當然是過了時的老黃歷,現如今,村裡人家兒子越多越犯愁。

  對於家在農村的年輕人來說,娶媳婦是一件壓力越來越大的事。“我是一個男生,如果我回農村發展,我會考慮我未來能不能找到媳婦,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劉曉華說,他鄰居家裡有個兒子和他同歲,今年28歲,晃晃蕩蕩地輾轉各地打工,一直沒有對象,最后找了一個大他8歲的女人結了婚,爹媽還花了25萬元給他蓋了二層樓房。娶媳婦的成本高,光是結婚彩禮就要6萬多元。

  劉曉華在心裡為自己算起了經濟賬,如果將來回農村到基層當公務員,基本工資是1800元到2000元,隻夠養活自己,要成家立業隻能啃老。

  在農村,一些基層崗位的收入雖然有所增加,但和高漲的房價相比,仍顯得杯水車薪。蔣海龍告訴記者,他所在的鄉鎮,現在中小學教師的月工資一般是3000多元,扣除住房公積金、養老保險,能拿到手的隻有2000多元。這還是在兩年前廣西實行農村教師“增薪計劃”后,由自治區財政給農村教師補貼偏遠津貼和交通費后的薪酬。

  鼓勵大學生回鄉創業的春風真的能吹到我頭上嗎

  河北工業大學人文與法律學院學生張雲翔老家在河北省承德市興隆縣,今年參加“創青春”大學生創業大賽校級選拔時,他提交了一個種植家鄉霧靈山野菜的項目。現在城裡人愛吃天然綠色的東西,野菜迎合人們的口味,而且藥用價值挺高。他的創業團隊希望通過私人定制的方式,讓老人和孩子吃到野菜,而且還能通過互聯網和家庭農場種植的方式,讓客戶隨時可以他看到地裡的菜苗長勢,隨時下訂單。

  前陣子,他帶著這個項目去參加天津市北辰區一個創業比賽時,有個老板跟他談起了合作意向。老板表示,自己在石家庄有個種植基地,當地政府有惠農補貼政策,建一個大棚需要花費六七萬元,政府補貼兩三萬元。放假回家時,張雲翔也向老家的政府部門咨詢了相關政策,他發現這種補貼原來是地域性的,他老家就沒聽說這個政策。

  參加比賽時,張雲翔經常被評委問到一個問題——要落實這個項目,啟動資金在哪裡?他越來越意識到這確實是個問題:多年來為了供孩子讀書,父母早已花光了積蓄,而且不會因為你是大學生,銀行就會無償給你提供貸款,得有抵押的東西才可以。如果項目不夠好,沒有人給你天使投資。

  另一方面,一些補貼也不是那麼容易拿到。“農業補貼不是你想拿就能拿的。”有過回鄉創業經歷的一位湖南大學生表示,越是小地方越不公平,越講究關系,要享受國家的惠農政策,光符合條件還不夠,還得打點人情疏通關系,在這點上,城裡至少要相對公平。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的採訪中,不少大學生都談到所擔憂的一個問題——鼓勵大學生回鄉創業的春風真的能吹到自己頭上嗎。(謝洋 實習生 謝耘)

(責編:徐前、楊良旺)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閱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