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國內新聞

聚焦小學生甩不掉的影子作業:每天過得像“打仗”

2015年11月09日08:45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聚焦小學生甩不掉的影子作業:每天過得像“打仗”

  小學生甩不掉的影子作業

  留作業,家長苦 不留作業,家長更苦

  □“還以為不用寫作業,原來少寫一樣都不行”

  □“現在拼的就是家長,誰盯得緊、咬得住,誰的孩子成績就能上去”

  □“沒作業確實不行,大家都學那麼多,我們也得趕上大流啊”

  兒子潼潼上“黑榜”了!這幾天,天津小學生家長陳曉娟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潼潼上小學一年級還不到兩個月,課堂練習的成績在班裡竟然墊底了!陳曉娟趕緊找原因,發現問題出在了作業上!“不寫作業,課堂練習當然考不好!”有位家長一語道破。

  陳曉娟這才恍然大悟。孩子上學以來,學校一再聲稱嚴格遵守“小學一、二年級不留書面家庭作業”的教育部規定,沒有書面作業,原來,這些話隻能聽聽而已,不能當真。

  近來,中國青年報記者發現,北京、天津等地不少家長抱怨,與以前的“留作業”相比,如今小學的“不留作業”,不僅沒有減輕孩子的課業負擔,反而讓家長更加痛苦糾結。

  明明說不留作業

  少寫一樣都不行

  潼潼的老師經常會在課堂上布置些練習測試,然后很“負責”地把全部滿分的卷子和部分低分的卷子晒到班級微信群裡,讓大家“學習學習”。

  滿分名單裡總沒有潼潼,陳曉娟安慰自己,“小男孩粗心挺正常的。”可這次,陳曉娟才瞄了一眼班級微信群,心裡就咯?一下,那個得77分的卷子上,不就是兒子歪歪扭扭的字嗎?

  隨后,老師又補了一句:“今天的卷子咱班12個滿分,95分以上的佔30%,近70%的孩子都在85分以上。其他孩子繼續努力!希望就在眼前!”

  這話頓時讓陳曉娟覺得無地自容。而老師下面一番話更是讓她倒吸一口涼氣:“同樣的老師教出來的學生為什麼成績差異那麼大?主要就差在家庭教育上了!”

  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全國各地中小學校從幾年前就開始實行“嚴控中小學生作業量”的“減負令”,明確規定:“小學一、二年級不留書面家庭作業﹔三、四年級家庭作業不超過40分鐘﹔五、六年級家庭作業不得超過1小時。”

  潼潼的班主任老師也一再在班級群裡反復強調,“我們不留作業”,陳曉娟起初還挺高興,覺得“減負”落到了實處。

  私下詢問了幾個相熟的家長后,陳曉娟這才醒過悶兒,原來老師每天發到她手機“e校通”上的“學習目標”其實就是作業。比如,“請督促孩子練習並能寫出今天課堂上學的3個復韻母和8個字”“練習並記住課上學習的英語對話”“有能力的孩子用‘一圖四式’來表達6+4=10的內涵”……

  乍一看,好像哪一項都不是要寫的作業,可實際上,要完成老師的每一個要求,都得下不少功夫。“還以為不用寫作業,原來少寫一樣都不行!”陳曉娟說。

  北京家長田暉在女兒上小學一個多月后也發現了“不留作業”的真面目,“老師雖然說作業和練習都是自願完成的,但孩子隻要寫了,第二天老師就會獎給小星星。數學、語文天天都有小測試,不管是默寫拼音、生字還是口算,孩子平時如果不天天回家練習,根本過不了關,隻能默默看著老師給得滿分的同學拍照、晒在微信群裡。”

  田暉說,老師還不如明明白白留作業呢,現在家長自行掌握作業量,難免有些好強的人會給孩子加碼加量,結果把全班的負擔都加重了。

  田暉女兒的班裡就出現了這種現象。國慶放假前,語文老師對孩子們說,自願默寫一頁拼音就可以得一個小星星,假期結束,班裡有孩子一下子領了20多個星星,田暉女兒隻得了5個。小姑娘不服氣,回家一口氣默寫了6頁拼音。

  為讓孩子能“領跑”

  每天過得像“打仗”

  這些隱形的作業,讓家長又愛又恨:一方面幫家長指出一條“贏在起跑線”的“秘笈”,似乎“多寫多練,成績就好”﹔另一方面也“催”得家長為之揪心不已、疲於奔命,因為“總有人比你更拼”!

  女兒上小學這倆月,在班裡得的“表揚星”能排到前5名。為這,北京小學生家長王麗卿感嘆,每天的日子過得“跟打仗似的”。

  早上6點起床給孩子做早點,然后叫孩子起床,洗漱、穿衣、吃飯……趁孩子吃飯的功夫,插空隨便收拾一下自己,胡亂塞幾口吃的,就爭分奪秒把孩子送出門。下班時間一到,她便第一個沖出辦公室,把孩子從姥爺家接回自己家,做飯、吃飯、收拾碗筷之后,就開始跟孩子的作業“玩命”。

  在她眼中,這時候一天的“重頭戲”才剛剛開始,因為其他的忙碌都是體力上的﹔而孩子的作業,則必須集中一家人的智慧和心力才能做得“漂亮”。

  晚上7點開始,孩子一筆一畫地在本子上默寫今天課堂學的拼音和漢字﹔王麗卿則一邊給孩子做明天上課要用的字母卡,一邊“絞盡腦汁”按照老師要求編小兒歌幫助記憶。

  抄完生字,王麗卿趕緊檢查,“都對了!明天上課別寫錯了啊!”她囑咐道,在生字本上簽了名字。又讓孩子把卷子上的錯題做一遍,簽名。然后拿出新做的字母卡,用自己剛編的兒歌,教孩子每個念了5遍。

  隨后她掏出手機,掃出老師發在群裡一個二維碼,這是今天要求聽的英語錄音。她讓孩子跟讀了兩遍,又讓孩子把書上一小段歌謠背誦下來。老師還要求“要邊唱邊表演”,特別指出:“把動作做漂亮!”看著孩子邊咿咿呀呀念叨,邊亂比畫動作,王麗卿有點茫然,怎麼才算“動作漂亮”呢?

  還有一頁數學作業,都是計算題,孩子完成得挺快。王麗卿看了一遍,錯了兩道,改!這時候,孩子爸爸已經把課堂測試的錯題抄好了,讓孩子重做,簽字。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作業總算寫完了。

  接著,陪孩子練琴一小時,已經9點了。孩子打了幾個哈欠,說,“媽媽,我還想玩會兒手工。”

  王麗卿有點心疼,但還是點了點頭。才不到7歲的孩子,總得有點自己玩的時間吧。

  等把孩子的事情都安排好,收拾完畢,王麗卿也困得不行了,“有時候自己沒刷牙沒洗臉就跟著一起睡了”。王麗卿說,自己每天都挺焦慮的。雖然老師說很多作業都是自願完成的,“但是大家都在做,誰敢落下?”她生怕因為自己疏忽,讓女兒失去領先的優勢。“現在拼的就是家長,誰盯得緊、咬得住,誰的孩子成績就能上去!”

  黎媛媛在一家機關單位工作,自從兒子上了小學,她和孩子每天晚上時間安排得非常緊湊,“要完成老師發的作業要求,一晚上就全搭進去了。”她坦言,老師在留作業時往往會指出,有的是自願的,有的是“有能力的孩子”選做的。但是大家都認為自己的孩子不比別的孩子差,人家做了我們也應該做,造成孩子的作業“似乎總也寫不完”。

  學校真的沒作業

  家長心裡更沒底

  這種攀比和焦慮像一種傳染病,在家長之間快速蔓延。

  天津小學生家長李倩,女兒剛上一年級。這些日子,她總是問自己,當初給孩子選擇這個學校到底對不對?

  孩子上學前,李倩曾想著把自己現在住的房子賣了,再貸點款,買個熱門小學的學區房。

  可今年起,天津嚴格執行“小升初免試就近入學”政策,也就是說,無論上哪所小學,升初中時都是通過電腦“搖號”。李倩認為,“那就沒必要擇校啦,在哪兒上都差不多!”

  她家片內學校是一所很普通的小學,前年換了個年輕校長,提出的口號就是“快樂學習”,李倩挺欣賞這一理念的,“孩子的天性不就是玩嗎?”

  上學這倆月,孩子放學回家真的沒什麼作業,一些抄寫的作業通常在學校就完成了,唯一一次讓家長協助完成的英語作業是“唱一首英文歌並錄成微視頻”。

  最近,她和孩子幾個幼兒園同學的父母聚會聊天,發現幾乎每個剛上學的孩子回家都得完成半小時到1小時作業,一種“時不我待”的緊迫感立刻煎熬得她坐立不安。

  “沒作業確實不行,大家都學那麼多,我們也得趕上大流啊!”她趕緊給孩子報了英語和國學的課外班,心中的大石才算是落地。

  和李倩一樣,一旦老師真不留作業了,不少家長心裡更不踏實。

  北京一年級小學生家長吳越,已經給孩子買了語數外三科的練習冊,“每天回家督促孩子做做練習,得把基礎打扎實了”。她跟一些高年級學生家長溝通后得出結論,一、二年級必須得給孩子培養每天放學回家后先寫作業的習慣,“要不三年級以后作業一下子多了,孩子根本不適應”。

  吳越說,自己去學校附近的教輔書店買練習冊時,書店老板還笑話她太“后知后覺”了,這麼晚才來買。據說,像《黃岡小狀元》這樣的“經典”練習題,幾乎每個孩子都在做,“就你不做,肯定不行啊!”

  評價指揮棒不改

  孩子就玩不起來

  每天圍著孩子的作業忙得團團轉,家長們私下裡怨聲載道:“這些作業分明是給家長留的啊!”“現在的老師什麼都不管,把教育的責任都推到家長身上了!”

  朱穎當了10多年小學老師,在她眼中,十幾年來,作業其實並沒有太大變化,變的只是與家長的溝通方式。

  “以前我們每堂課后,也要求孩子回家復習舊課、預習新課,並請家長督促。”朱穎說,只是從前,家長和老師的溝通方式比較單一,有的時候隻有通過一學期一次的家長會,家長才能了解孩子的學習情況和老師的教學內容。

  “其實每次家長會后一段時間,往往會感覺到學生有些改觀,能看出是家長回去督促學習的結果。”但這種改觀,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不明顯。

  現在不同了,有了QQ、微信、校訊通等即時通信方式,老師每天都能將教學的進度、學生的表現等全部反饋給家長,家長也能了解到其他孩子的學習情況,“每天都有通知和反饋,大家全都能看見,家長也喜歡比較,就會感到緊迫和焦慮。”

  那麼,到底有沒有可能讓孩子完全不寫作業,又能學到知識呢?

  在天津一所知名小學當了十幾年班主任的王老師說,現在教育部門規定“一、二年級不得留書面家庭作業”,對老師確實提高了要求,到底能不能讓孩子在課堂上就把知識全部學會?

  “人的記憶是有曲線的,這是教育規律。”王老師說,課上學會了並不代表孩子真的掌握了,學習應該有個反復的過程,因此“每天家長陪孩子回顧一下在學校學習的知識,特別是在孩子剛上小學的前兩年,其實是很有必要的”。

  他說,父母和孩子一起復習,一方面可以增進親子關系,另一方面能幫助孩子形成良好的“復習舊課、預習新課”的學習習慣。

  “作業的形式有很多種,孩子也各有差異,不該一刀切。”王老師說,比如今天教了5個生字,有的孩子全記住了,有的孩子回家就忘了2個,“那麼家長可以問問孩子記住了多少,並不是每個孩子都需要抄寫多少遍。”

  但家長不這麼認為。田暉說,從評價方式上看,老師還是鼓勵學生回家多寫多練,練得越多,老師給孩子的獎勵就越多。而且,表面上看,小學一二年級考試不許打分,不允許搞成績排名,但事實上,老師會暗示家長,多少分以上算“優”、多少分以上算“良”,每次單元測驗的成績都要計入期末成績,隻有每次考試都是“優”的學生才能參評“好兒童”。 

  一位教育專家表示,說到底還是指揮棒的問題,隻要成績仍是評價學生的最重要的指標,老師和家長就不可能真正放鬆。

  北京一位家長則感嘆,連習主席都說“中國孩子玩得太少了”,可見在中國讓孩子“玩”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啊。(胡春艷 應受訪者要求,本文家長均為化名)

(責編:徐前、朱紅霞)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