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國內新聞

貧困縣書記困惑:一心干扶貧將來會不會吃虧

2015年10月27日08:48    來源:瞭望新聞周刊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貧困縣書記困惑:一心干扶貧將來會不會吃虧

  全國農村貧困人口超過7000萬人,扶貧攻堅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任務極其艱巨,中國扶貧面臨歷史“大考”。而在各個貧困“單元格”裡,貧困縣領導干部的作用舉足輕重,貧困縣考核“指揮棒”更至關重要。

  日前,記者深入西部貧困縣採訪了解到,部分貧困縣領導干部仍存在很多困惑和擔憂,尤其是考核方面:

  困惑一:

  一心干扶貧,將來會不會吃虧?

  一位從某省區開發區調任國家級貧困縣的縣委書記告訴記者,“作為貧困縣的書記,與經濟強縣相比,有時候覺得矮三分,說話沒底氣。甚至有人告訴我,‘扶貧干得再出色,到了干部選拔時還是經濟強縣受重視。’”

  多位受訪縣委書記的共同感受是,在組織部門干部安排中,貧困縣的書記調到經濟強縣就算是提拔了。而同為縣委書記,貧困縣更難干,付出更多,但到提拔干部時,卻往往排在后面。“一心干扶貧,將來會不會吃虧?”這成了貧困縣領導干部們的心病。

  扶貧考核就是“指揮棒”,如何讓貧困縣主要領導安下心來,堅定不移抓扶貧、“拔窮根”,“一張藍圖繪到底”,還需要在干部選拔任用制度上加強激勵。

  採訪中,部分領導干部認為,應當通過組織程序進行明確,對干出實績、獲得群眾認可的貧困縣領導干部在職級調整、選拔使用上進行傾斜,不讓老實人“吃虧”﹔對在主要領導崗位上長期無作為,耽擱扶貧進程的領導干部,要限定考核期限進行調離或懲處。

  困惑二:

  如何看待貧困縣取消GDP考核?

  今年8月,雲南省出台《雲南省貧困縣黨政領導班子和領導干部經濟社會發展實績考核辦法》,規定對19個限制開發區域和生態脆弱的貧困縣取消GDP考核指標。此外,廣西也出台規定取消當地8個縣的GDP考核,其他25個縣降低GDP考核權重。

  不僅在雲南和廣西,我國貴州、海南等多省對部分貧困縣的考核,都從考核GDP向主要考核扶貧開發工作成效進行轉變。那麼縣領導干部如何看待“貧困縣取消GDP考核”呢?

  一位縣委書記表示,“一定要完全取消GDP考核,否則GDP考核重壓之下,隻好把主要精力放在抓工業和招商引資上,會弱化扶貧攻堅工作,且導致匱乏的轉移支付和縣級財政資金被分散投入到其他發展項目中。”他最擔心的是,會出現“‘文件上取消GDP考核,而實際繼續以排名刺激GDP’的現象。”

  另一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的縣委書記則認為,不考核GDP不等同於不要GDP,畢竟支撐GDP的固定資產投資、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等關鍵指標仍在考核之列,“一旦不要GDP,將直接影響縣級財政收入,而目前上級扶貧項目大多要求縣裡配套資金,地方財力不足,就難以配套扶貧項目,從而影響貧困縣扶貧總投入。”

  縣委書記們看待“取消GDP考核”意見相左,表面上看是矛盾的,但實質卻是一致的,都是擔憂扶貧資金減少。而其根源是上級扶貧項目要求縣裡必須配套。

  受訪的貧困縣領導干部認為,上級下達給縣裡的項目要求資金配套,本無可厚非,“但對貧困縣要區別對待,貧困縣財政吃飯都困難,再要求配套資金可以說是強人所難。”他們建議,中央和上級政府全面取消貧困縣扶貧項目需地方資金配套的政策。

  困惑三:

  考核脫貧人數按年平均是否科學?

  在西部某少數民族自治縣,全縣貧困人口達16萬人,今年上級下達的考核目標是實現約3.1萬人脫貧。“這個數字計算很簡單,就是用全縣總貧困人口除以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5年期限得出的。”當地干部介紹說。

  “按年平均脫貧人數的考核辦法並不合理,不利於前面打牢基礎。”該縣縣委書記告訴瞭望,基礎設施改善后,脫貧人數會大幅增加,脫貧總體上會呈現一個加速的態勢,但扶貧絕非朝夕之功,尤其一些貧困程度深的縣,基礎設施建設仍是產業脫貧的前提條件,未來兩三年內都是打基礎階段,脫貧人數會相對較少,短期內很難立竿見影。

  他對此頗多憂慮,扶貧攻堅不能一蹴而就,必須避免扶貧攻堅的短期行為,根據平均計算出的脫貧人數制定扶貧目標,很容易迫使基層玩“數字游戲”。

  對此,受訪的貧困縣領導干部提出兩套方案:

  其一,變上級直接下達指標為自下而上報送審核,先由各貧困縣根據自身實際確定年度脫貧人數,上報后由省級扶貧部門進行審核確定﹔

  其二,不考核每年完全脫貧的人數,而考核貧困人口每年的增收幅度,這一方法更加長效、科學,體現循序漸進的思路。

  困惑四:

  貧困人口如何實現“精准識別”?

  不久前,審計署通報了廣西壯族自治區馬山縣違規認定3119名扶貧對象問題。3119人中,343人為財政供養人員,包括村干部、教師、行政人員等﹔2454人購買了2645輛汽車,43人在縣城購買商品房或自建住房,439人為個體工商戶或經營公司。一些“非貧困戶”成了貧困戶,一些未脫貧的人卻“被脫貧”。

  接受記者採訪中,部分縣級領導干部認為,上一輪精准識別主要以農民年人均純收入為標准,但基層干部難以了解到村民的真實收入,這是除基層作風上不嚴不實等因素以外,導致貧困人口識別不精准的重要原因。

  一位貧困縣縣委書記就此為記者分析說,馬山縣暴露出的貧困人口精准識別問題,在貧困地區存在一定共性,對貧困人口精准識別是精准扶貧的基礎,當前應創新機制,通過“大數據”與扶貧工作的結合等方式,摸清底數,真正將貧困人口真實篩查出來。

  目前,國務院扶貧辦正組織開展“精准扶貧回頭看”工作,各地應把握這一機會,真正實現貧困人口的精准扶貧。

  廣西以“馬山事件”為戒,從今年10月12日開始到明年初,用兩個多月的時間對全區538萬貧困人口精准識別,採取“打分制度”進行篩查:將村民的收入、住房、外出務工和子女上學、疾病等諸多因素,細分為99項指標,全部量化,並組織約10萬人進村入戶按指標“打分”,然后以縣為單位,根據總分統一劃定貧困戶“分數線”,並公示。

  這一制度可最大限度避免優親厚友和亂戴“貧困帽”的現象,並在縣級層面實現貧困人口的統籌,避免層層分解貧困人口帶來的弊端。

  此外,基層干部建議各地創新手段,宜聯合住房、公安等部門建立個人房產、車輛等涉及扶貧的信息共享系統或機制,以“大數據”為精准識別“護航”,及時將亂戴貧困帽人員識別出來。

  困惑五:

  “戴帽”資金如何精准到戶?

  “中央提精准扶貧非常符合實際,我們找到一個很好的精准扶貧項目。給一個貧困戶投1萬元資金,幫助他們買5隻羊,實行圈養,種兩分地的牧草,一個貧困家庭1年就可實現脫貧。全縣投資3000萬元,一年可帶動1萬多人脫貧。”

  一位貧困縣縣委書記展示了一張部門專項資金表,“這是今年上級安排的3000多萬元專項資金,但這些資金都是‘戴著帽子’的,隻能專款專用,沒法搞產業扶貧、精准到戶。”

  “有些專項資金規定村裡隻能用於建戲台、籃球場、村委會辦公設施,村委會辦公桌比縣委書記的還好,根本用不著,用手摸一層灰。有的村建了戲台,隻過年時用一次。”這位縣委書記說,“這些錢用到貧困戶扶持產業上更有意義。”

  目前,大量部門主管的專項資金沒有花在刀刃上,且沒法整合,一整合就會被問責,這是貧困縣的“主官”們面臨的一大困擾。算一算每年投到貧困縣的各項扶持資金不少,但最后發揮脫貧作用的卻寥寥無幾。

  多位縣委書記建議:

  一方面中央扶持貧困縣的資金結構應該調整,要多增加一般性財政轉移支付的額度,減少專項資金,以便於縣裡根據實際需要精准投放﹔

  另一方面改變按條條報項目的方式,不由縣裡各部門單獨向上級部門申報,改由縣裡整合成精准扶貧項目后統一上報,由上級統籌各項扶貧資金打包下撥,把扶貧的錢真正用在刀刃上。(文章來源:《瞭望》新聞周刊)

(責編:徐前、朱紅霞)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