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國內新聞

河南一男子被超期羈押14年 獄中寫信喊冤(圖)

2015年05月11日09:17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河南一男子被超期羈押14年 獄中寫信喊冤(圖)

河南一男子被超期羈押14年獄中寫信喊冤(圖)

  ▲吳留鎖的弟弟吳留成向記者展示吳留鎖從監獄中所寫的要求家人幫忙申訴的信件。

  男子吳留鎖因犯故意殺人罪一審被判死刑,當時洛陽當地還舉行了公開宣判大會,吳留鎖當場喊冤,並提出上訴。此后,案件被裁定重審,重審之后吳留鎖又被改判死緩。不過,一審和重審開庭之間,相隔了14年。這期間,他一直被羈押在河南省洛陽市伊川縣看守所,案件也一直被擱置。

  如今,吳留鎖已從最初被抓時的30歲青年,變成了61歲的老年人,經過一系列的減刑,他將於2024年刑滿釋放。如果不是因為超期羈押耽誤的14年光景,他早已獲得自由。在服刑期間,吳留鎖堅持稱自己與殺人案無關,並長期在監獄中給家人寫信要求替他申冤。

  5月6日下午,吳留鎖的律師王永杰和王常清將吳留鎖在獄內新寫的申訴書遞交到了洛陽檢察院控申部門。5月7日,洛陽檢察院回應稱其已接到申訴書,會將該申訴書轉交專門的負責部門,會根據具體案情決定是否啟動抗訴。

  □案情

  現場腳印鎖定殺人嫌疑犯

  1984年7月29日,伊川縣城關鎮邑澗村8歲的男童王社利到田間割草時失蹤。次日,家人發現王社利被殺死在離家不遠的玉米地裡,凶器就是王社利割草用的鐮刀。家人隨即向警方報案。

  當地警方進行調查后,當年30歲的男子吳留鎖被列為重點懷疑對象。1984年9月28日,吳留鎖被警方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刑事拘留﹔9月29日被批准逮捕,羈押於伊川縣看守所。

  警方認定吳留鎖作案的証據有兩個,其一是殺人現場的腳印是吳留鎖所留﹔其二是吳留鎖有前科,曾因奸淫幼女罪被伊川縣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

  由伊川縣公安局形成於1984年8月2日的《現場勘察記錄》顯示:距離王社利尸體頭部約30厘米處,還有兩個不太明顯的赤腳痕跡。該份勘察記錄簽名處寫著,來自洛陽地區公安處的有李處長、元處長、泰科長、姚丙玉等8人﹔來自伊川縣公安局的有莫延明、王世卿、許道文等5人。

  1984年9月21日,洛陽地區公安處、伊川縣公安局聯合出具《刑事技術鑒定書》,該檢驗結果顯示:位於王社利頭部東北15cm處的乳突紋,經對比發現,該乳突紋是吳留鎖右腳掌內第一蹠骨處乳突紋所留。

  死刑判決因証據不足被撤銷

  洛陽地區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定,1984年7月29日上午9時許,吳留鎖去地裡割草遇到王社利,便將他騙至玉米地裡,提出對其雞奸,王社利不同意,吳留鎖怕傳出去壞了其名聲,遂雙手掐死了王社利,又用鐮刀割斷了王社利的頸部,致其當即死亡。

  1984年12月8日,吳留鎖被洛陽地區中院認定為故意殺人而被判處死刑。當時當地還舉行了公開宣判大會,宣判吳留鎖死刑時,他當場喊冤,並提出上訴。

  1985年4月13日,河南高院作出刑事裁定書,認為原判犯罪事實不清,証據不足。

  據律師介紹,理由主要為,吳留鎖沒有明確的作案動機﹔凶器上沒有吳留鎖的指紋﹔吳留鎖在公安機關曾供述用手掐王社利的脖子,但是現場勘驗記錄上未提及尸體脖子有掐痕。因此,河南高院裁定撤銷一審判決,並發回洛陽地區中院重審。

  1986年,洛陽撤銷地區建市,洛陽市檢察院再次以故意殺人罪對吳留鎖提起公訴。后因沒有新的証據,該公訴被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退回補充偵查。由於一直沒有補充新的証據,致使此案久拖未決。在此期間,吳留鎖一直被羈押在伊川縣看守所內。

  羈押14年后男子被改判死緩

  吳留鎖的案件此后再有進展,是在1998年。當年10月8日,檢察院重新對此案提起公訴。1998年11月12日,洛陽中院在伊川縣法院開庭。庭上,當年44歲的吳留鎖辯稱自己沒有殺人,根本沒到過現場,也不會在現場留下腳印,他還稱自己遭受電擊、水杯打,其過去的有罪供述,均為公安人員刑訊逼供所致。

  吳留鎖的律師石榮安為其作無罪辯護。他稱,王社利被殺后的當晚便下了一場大雨,其脖子上、鐮刀上均沒指紋等任何証據,田裡更不會留有腳印,故該案事實不清、証據不足,伊川縣公安局的現場勘驗筆錄和刑事技術鑒定不可信。

  對此,伊川縣公安局稱,因有豆葉覆蓋,現場遺留腳印才得以保存。

  1998年12月15日,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吳留鎖因雞奸幼童未遂而殺人滅口,手段殘忍,罪行特別嚴重,且其刑滿釋放不到3年為累犯,故不予採納吳留鎖及其辯護律師的意見。最終,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吳留鎖死刑,緩期2年執行。

  1999年1月23日,吳留鎖通過伊川縣看守所向河南高院提出上訴。1999年8月12日,河南高院刑事裁定維持了洛陽中院對吳留鎖的死緩判決。不過,自重審啟動至改判,警方和檢方並沒有提交新的証據。此后,吳留鎖被送往位於洛陽西北的河南省第四監獄服刑。

  □律師觀點

  該案定案的“唯一証據”存疑

  在吳留鎖服刑期間,他的父母先后去世,此次拿著吳留鎖從監獄內遞出的申訴狀為其找律師的,是其外甥女婿位強。位強在看到“死刑保証書”李懷亮案平反后,慕名找到了該案的代理律師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王永杰。考慮到吳留鎖經濟困難,王永杰決定同律師王常清一起為吳留鎖提供法律援助。

  在走訪了各方相關部門及人員后,王永杰、王常清律師指出,認定該案的唯一証據、即“現場發現的腳印為吳留鎖所留”存疑,在所有的卷宗中,均未查到伊川縣公安局取自現場的可疑腳印照片。

  此外,王永杰稱,由伊川縣公安局出具的現場勘察記錄存在代為簽名、關鍵証詞隱匿以及一名公安人員身兼現場勘察、審訊、証人、鑒定等4種角色等問題。該勘察記錄顯示,其簽名處顯示為“李處長”、“元處長”、“泰科長”、“姚丙玉”、“許道文”等多人,多人筆跡出自“許道文”一人。此外,卷宗顯示,“許道文”一人在該案中還承擔著現場勘察、審訊、証人、鑒定等4個身份。

  同時,兩律師指認該案存在超期羈押問題。“在長達14年的時間內,該案沒有偵查、起訴、審理、判決等任何司法程序。吳留鎖被判了死緩,后來改為有期徒刑20年,到2024年,還有9年便可以出獄了,我認為其超期羈押的這14年,應該予以扣除,將吳留鎖立即釋放出獄。”王永杰稱。

  □記者探訪

  當地政法委承認超期羈押

  針對吳留鎖為何被超期羈押14年、公安機關的証據是否存在瑕疵等問題,記者採訪了洛陽市政法委及相關公檢法人員。

  5月6日,京華時報記者走訪了洛陽市政法委、洛陽市中院及檢察院。洛陽市委政法委一負責人明確向記者表示,14年內該案未有任何進展,這明顯屬於超期羈押問題,“但具體情況需要向洛陽中院詢問。”洛陽中院一負責人則表示,其會將記者的問題向有關部門轉交,“該案時間太久了,尚需核實具體案情再回復。”

  5月7日,記者隨同吳留鎖的律師王永杰來到伊川縣公安局。伊川縣公安局一相關負責人解釋稱,因為年代久遠,該案中當時的公安人員大都已經不在人世了,該案中的原始圖片,也無處可查,“你看這筆錄中,錯別字一堆一堆的。”

  對於“許道文”一人在該案中還承擔著現場勘察、審訊、証人、鑒定等4個身份的問題,另一負責人表示,“如果是我,我不會一人分擔4種角色”。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新聞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