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殯葬業從業者:社會多點理解 我們就知足了

2015年04月07日08:33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穿越萬安公墓墓碑林立的園區時,20歲的她也曾害怕。但,她堅持了下來。

  32年,從講解員到出納員,再到公墓業務員,從普通員工到班長,再到主管業務的副主任。

  張爽打趣說,是當年打著手電筒夜晚巡視墓地,練就了她一身膽量和能力。面對社會上對殯葬行業的歧視,張爽卻有心無力。她呼吁社會對殯葬人多一些理解,“有一份理解,我們就知足了”。

  □關於業務

  墓地格局心中有張活地圖

  3月23日中午,北京正是陽光燦爛。一位逝者家屬來到萬安公墓業務處,咨詢家族裡的老墓是否有改造的必要,萬安公墓主管業務的副主任張爽接待了他。

  張爽陪著這位家屬很快就准確無誤地找到了這塊老墓,細心而熱情地講解著老墓改造的好處,比如有效防止老墓開裂、進水等,又將老墓改造的各類石料、工藝等事無巨細地說了個明白,家屬聽得連連點頭。

  成立於1930年的萬安公墓,現今佔地210畝,按照金木水火土五行劃分為五個區,一個區裡又分為若干個組,按照千字文、天干地支等命名,僅僅“金”區就有90個組,墓地格局異常復雜。

  1994年,張爽剛做業務員時,在偌大的墓園裡找起一個墓來,也是兩眼一抹黑。為了熟悉墓地,張爽沒事就去轉墓地,一個墓一個墓地找,一個組摸熟了,再摸一個區。

  “墓區都分不清楚,怎麼做業務呢。多走多記,慢慢地哪個墓地在哪兒就都背下來了。”就這樣,萬安公墓各個墓地的位置、墓形,逐漸在張爽心中形成了一個活地圖。

  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墓地資源已越來越少。萬安公墓經過多年的發展,園區土地更早已接近飽和,現在園區的主要業務就是做老墓改造。

  張爽說,每個老墓的構造是不同的,測量、維修起來各有困難,需要根據不同情況向家屬提出建議,建議還必須要委婉,要考慮到家屬的感受。

  但這一切對於張爽來說游刃有余。給客戶介紹墓地信息時,業務熟練、娓娓道來的張爽還會被贊聲音清亮悅耳。少有人知道,張爽最早正是因為這好聽的聲音,才與公墓結緣。

  □關於經歷

  打手電夜巡墓地練就膽量

  1983年,李大釗烈士陵園建成,被命名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20歲的張爽通過應聘,成為李大釗烈士陵園首批8名講解員中的一個。

  “應聘的領導覺得我聲音還行,個子也挺高,就把我留下了。”張爽在應聘成功之后才知道,李大釗烈士陵園並非單獨的單位,而是位於萬安公墓內,由萬安公墓管理。去報到的那天,張爽穿過大片的墓地進入陵園內“心裡很害怕”,她忍不住想打退堂鼓,同來的小姐妹鼓勵她,“要不,咱們一起試試,不行再走。”不成想這一試,張爽就留在了這裡,一呆就是32年。

  那時候,來李大釗烈士陵園參觀的人員很多,以單位、部隊為主,張爽每天都得接待五六撥客人。8個講解員是萬安公墓首批招募的年輕人,除了講解,也承擔了園區很多其他的工作。

  那時候的萬安公墓並沒有專門的安保人員,這8名年輕人也就和其他員工一樣,需要在晚上值夜班。

  張爽說,公墓晚上必須要有人值班巡視,防止有盜墓的,還要及時發現火災隱患等。張爽還記得,值夜班是兩個人一組,到了晚上,她和另一個女孩就鼓起勇氣,結伴打著手電筒,在漆黑的墓園裡巡視,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地不停講話,給彼此壯膽子。

  “我的膽子就是那時候練出來的。”張爽笑著說,自此之后,她走在墓地裡,都不會再有害怕的感覺。

  □關於發展

  變換工種成功接受挑戰

  80年代初的萬安公墓,辦公條件也異常艱苦。簡易的辦公區內,就隻有一個煤氣爐,大伙每天都自己帶飯,到了吃飯的時候就熱一下再吃。

  一直到1986年,萬安公墓建起了一個小的二層辦公樓,辦公條件大大改善,管理上也開始進一步規范。

  行事利落、業務精干的張爽在這期間也成為了講解員班的班長、團委書記。1986年,她被領導調任到財務部門。張爽其實有些忐忑。“我對財務不是太懂。”但是,3年陵園講解員、值夜班的工作,已充分鍛煉出她的膽量和能力。她爽快接受了這次調動。

  張爽被調任財務室時,正是墓地業務增多、財務人員日益繁忙的時候。“來墓地維修被砸墓碑的市民越來越多了,從國外回來查家族墓的人也越來越多了。”張爽說,但正因為這種忙,讓她對墓園、墓穴、石材成本等有了更多了解。

  1994年,萬安公墓有了一個歷史性的改變:由原來僅對港澳台和知名人士開放,開始全面向老百姓開放。萬安公墓成立了業務室,組建了專門的業務團隊,接待前來咨詢、購買或改造墓地的市民。

  張爽再一次被領導委以重任,成為業務室的骨干。熟悉墓地情況、了解墓穴位置是她的第一步工作,服務禮儀、墓穴改造方案、石材品類等都要了解,“以前墓碑的石料隻有四五種,但現在有20多種了,工藝也不同,這些都需要熟悉,才能向家屬介紹。”

  有心的張爽發現了一個問題,這些墓地檔案管理很不規范,墓地有重復記檔的,也有記錄混亂的,“比如30年代的老墓,號碼是5號,但當家屬來維修時,記錄員可能會按照當天辦理的業務,將這個墓地的號碼寫成113號。”

  張爽趕緊跟領導反映,並針對公墓管理提出了建設性的意見。正是因為張爽的這個建議,公墓及時投入人力,對墓地重新進行了歸檔管理,至此,萬安公墓的墓地檔案管理算是走上了規范化的道路,各個墓穴再也沒有出現過記錄混亂。

  □從業感受

  “得到家屬肯定時,心裡無比滿足”

  張爽是個能干的人。這份能干,也讓她在短短幾年時間內,從萬安公墓普通的業務員升到班長再到副主任。

  她對自己要求極為嚴格,對下屬同樣嚴格要求。用張爽的話說,批評他們是常事,有時還會罵他們。

  張爽帶新人經常是以身作則,“你們先看我怎麼接待家屬,怎麼提維修建議,看了幾次后,你們再去跟家屬談。”

  張爽說,在工作當中,她絕對不會留情面,但傳幫帶也絕對毫無保留,“業務員需要了解的東西太多,除了要熟悉墓地,還要熟悉接待禮儀、安葬禮儀、安葬策劃等,必須嚴格要求,才能讓他們在接待逝者家屬時不出紕漏。”

  在張爽初當業務員之際,服務禮儀雖然有一些,但並不規范。2008年,萬安公墓在服務上進一步改進提升,建立了萬安公墓標准化服務體系,並通過了北京市質監局審核,成為全國第一家擁有標准化服務體系的公墓。

  張爽為該標准體系貢獻良多。在職業技能上,業務人員的水平也大大提高。在2012年北京市技能職業大賽上,張爽帶出的業務員取得了冠軍﹔在2014年全國墓地管理員職業技能大賽上,萬安公墓的業務員再次奪魁。

  張爽對這一行很有感情。但她也略有遺憾,“時間長了,我感覺自己不太會笑了”。她說,剛開始做業務員時,看到家屬悲哀,會跟著家屬哭,后來能夠克制自己的感情了。但和家人朋友在一起聚會時,她也會習慣性的表情嚴肅,很少笑。

  她最在意的是社會上對殯葬人的看法,她能感受到很多人對殯葬人的歧視。張爽覺得民政部副部長竇玉沛的一句話,說到了殯葬人的心坎裡:“對殯葬人要高看一眼厚愛一層。”

  “每一次得到家屬的感謝和肯定時,我心裡頭就會無比地滿足。”張爽呼吁社會能多理解一下殯葬人,“有一份理解,我們就知足了。”(記者陳蕎)


(責編:徐前、朱紅霞)

熱點新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高層·人事·評論·民生·節會·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