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清華教授談建筑怪相:有的犧牲了建筑所有的好處

2015年01月29日09:06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去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時表示,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王麗方在接受北青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在我國,追求資本和追求政績是奇怪建筑的根源。

  談建筑怪相

  一種浮躁又沒有底氣的情緒導致奇奇怪怪的建筑

  有些政府官員的要求極其奇怪,他也說不清到底要什麼樣,就說要超前,要很不一樣,這種浮躁又沒底氣的情緒,不管給他什麼方案,他都覺得沒有解渴。

  北青報:習總書記提出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之后,很多網友總結了國內越來越多的怪建筑?哪些因素導致怪建筑數量這麼多?

  王麗方:我們的現代建筑發展也有二三十年了,發展實在是太快了,每天都有一堆一堆的建筑在往外冒。

  投資人對建筑形象走向有很大影響。我覺得從根兒上來講,就是因為有這樣一些業主產生了不切實際的、違背建筑基本規律的想象,明明有各種各樣的建筑師可以提供各種風格的建筑設計,可是他就一定要選擇最怪的,而最終的選擇權就在他手裡,所以導致怪建筑越來越多。

  除了業主外,有些政府官員追求政績也是助推建筑業浮躁的很大一個因素。

  特別是在一些相對落后的地方,有些政府官員的要求極其奇怪,他也說不清到底要什麼樣,就說要超前,要很不一樣,這種浮躁又沒底氣的情緒,不管給他什麼方案,他都覺得沒有解渴。

  北青報:那些著名的建筑師在建筑外形上沒有責任嗎?

  王麗方:在我國,當前的建筑行業、建筑師和投資人都太忙,一個很年輕的建筑師,手裡往往都有好幾個項目在做,而且每個都十萬多平米,幾個月就能出設計圖。外國建筑師聽了嚇都嚇死了,他們不能理解我們怎麼能這麼快做出這麼多東西。

  大家一般都會說這個建筑是誰設計的,這麼難看。其實隻有我們自己理解裡面的苦衷。比如說這個建筑顏色太難看了,當時建筑師可能拿出了很好的顏色方案,但開發商或者主管堅持要用這個顏色,最后隻能聽他的。而之所以堅持用這個顏色,也很可能是有材料商給了紅包,要推銷這個產品和顏色。

  談國內建筑風格

  從追求大面積到追求奇怪外形

  建筑是公共形象的產品,建筑尤其是體量很大的建筑,外形設計上必須要對城市負責,隻顧面積、不顧模樣的建筑肯定不行,隻求奇葩的外形也不行。

  北青報:國內建筑外形的設計風格有過哪些變化?

  王麗方:最開始,國內大部分業主把建筑看成是一種財富,追求大面積,讓設計師做出盡可能多的面積,能賺最多的錢是最重要的,外觀隻要不要太丑就行,馬虎一點就算了,造成我們城市裡面大量建筑都很難看、老土。

  后來隨著城市和經濟發展,一些業主開始意識到在城市裡的顯眼之處做建筑,可以形成一種廣告,他們要表達自己的身份,開始要求外觀要漂亮一點,這些想法基本還都是正面的想法。

  再往后,各個業主之間開始互相攀比,我在這方面超不過你,就要搞得跟你不一樣。其實追求不一樣本身沒有錯,你穿紅的我穿粉的,都很好看。但有的人開始一味追求顯眼,要求所有建筑都比不上我,甚至拋棄建筑本身的規律,片面追求奇怪。

  北青報:業內有沒有對建筑形象有一個規范?

  王麗方:建筑外形很難規定,因為太復雜了,一規定就死掉了。每個建筑都不一樣,就像衣服一樣,千差萬別太多了。但是,建筑是公共形象的產品,建筑、尤其是體量很大的建筑,外形設計上必須要對城市負責,隻顧面積、不顧模樣的建筑肯定不行,隻求奇葩的外形也不行。

  談建筑安全

  全心全意搞怪代價很大

  犧牲掉了建筑所有的好處,全心全意在搞怪形狀,代價很大。

  北青報:北京有很多被網友評為奇形怪狀的建筑,很多人認為它們不僅是外形奇怪,安全方面也存在隱患?

  王麗方:有些過分奇怪的建筑的確存在隱患。比如某建筑在頂端有一個橫向的大懸挑,那麼高層的建筑有那麼大的懸挑,這肯定會給結構安全帶來很多不利,而且它的兩條腿是斜的,裡面的電梯卻是直的,給設計和安全產生了很多額外的問題。

  在消防安全上,一旦出現問題,樓裡面的人隻能通過建筑兩邊的“腿”往下走,消防員扑救也得從那兩個“腿”上去,中間的橫梁上是沒有逃生通道的,這些因素都不利於消防安全。再有,中間懸梁的距離這麼長,很可能已經超過了合理的逃生距離。這些都不是合理的安排,可以說是犧牲掉了建筑所有的好處,全心全意在搞怪形狀,代價很大。

  北青報:世界上其他國家有沒有流行這種奇怪的建筑美?

  王麗方:怪建筑其實是在非常小眾的情況下出現的,都不能算流行。這些年,西方國家的建筑量非常少,因為它們本身的建筑量已經夠了,偶爾有個項目,比如建個新的會議中心、小型展覽館之類的,也就幾千平米,偶爾搞怪一下。因為建筑面積小,影響面小,所以玩一玩也沒問題。

  但我們國家現在大眾對建筑美的審美趣味還沒有形成,這時候如果被沒有修養的怪建筑亂引導,是很不穩妥的。

  北青報:國外如何避免那些大體量的怪建筑出現?

  王麗方:在國外,建筑師有他自己的權利,比如要求立面用什麼顏色、什麼材料,建筑師就可以簽字做主,其中可能也有協商,業主要表達自己的願望,但大多數情況下,業主在選擇建筑師時,就會充分考慮建筑師歷來的作品,然后才會選擇。

  而我們國家再優秀的建筑師所能做的也只是把想法、各種方案的優缺點告訴甲方,想辦法說服他,但甲方大多都不是這個行業的,也不一定聽你的。

  談建筑師

  這是一個很不公平的競爭環境

  我們承認跟一些好的外國建筑師有差距,但並不是所有的國外建筑師都比國內好,國內建筑師能力強的也有很多。不可否認,有些人在國外學習后水平會有提高,但大部分人留洋只是為了回來讓人更信服。

  北青報:現在有一種說法,說“中國淪為了國外建筑師的試驗田”,對此您怎麼看?

  王麗方:我們對國外建筑師的確很寬容,一路亮綠燈,錢給得多,條件放得寬,所有規范、要求都可以不受限制,他們可以敞開了做。為了給國外建筑師更大的空間,一些業主甚至會想盡各種公關辦法,專門開論証會,讓他們在超標准的情況下繼續完成設計。

  北青報:對國內建筑師呢?差別大嗎?

  王麗方:如果是國內建筑師就不一樣了,不僅到處受限制,而且錢少、時間短,這是一個很不公平的競爭環境。國內建筑師必須符合規范,一條不符合都通不過。

  但真的在建筑設計上,設計水平並沒有這麼大差別,我們承認跟一些好的外國建筑師有差距,但並不是所有的國外建筑師都比國內好,國內建筑師能力強的也有很多。

  尤其是在一些二三線城市,情況更明顯,總覺得洋人的就好,其實人家說的東西他們也聽不懂,但就覺得好。甚至還有公司會雇兩個外國人穿著西裝革履去匯報現場撐場面。國內公司找洋雇員,有時候不是用他的技能,而是用他的面孔,去唬人,但結果往往很有效。

  北青報:為什麼國內的怪建筑大都出自國外建筑師之手?

  王麗方:其實國內也有很多業主找到了很好的國外建筑師,做出了很好的建筑,但是當一些人帶著奇葩的願望去找建筑師的時候,國外建筑師也會揣摩你的心思,他們在國外也不見得都做那麼奇怪的建筑,但是他們到了國內看到中國的業主是這樣的追求和喜好,那人家當然也就投其所好,設計出一個奇怪的樣子居然獲得了業主的喜歡,一輪一輪這麼做下來,他們的圈子裡也就漸漸知道,伺候中國這幫業主需要一個什麼樣的風格。

  北青報:現在國內建筑人才的流失情況嚴重嗎?

  王麗方:現在建筑師都在往中國流,因為隻有中國才有活兒。在學習階段很多人會流出去,但到了國外也是在做中國的活兒。大多數人會在國外鍍金后再回國。不可否認,有些人在國外學習后水平會有提高,但大部分人留洋只是為了回來讓人更信服。

  談未來

  希望能形成適度超前的氛圍

  如果浮躁的社會心態能趨於理性,變得有修養,就有希望能發展出有修養和理性的建筑。

  北青報:未來我國的建筑設計怎樣拋棄怪異美,走上正常的審美道路?

  王麗方:對於過於追求偏離規律的建筑,我感到很不安。這是要把我們的建筑引到哪兒去?這次北京市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提到了我們的建筑要“適度超前”,我覺得這種觀念就是比較健康和正確的。希望在這樣的大氣氛形成后,建筑設計能夠向著比較健康和美好的方向發展。

  北青報:能不能預測一下未來我國建筑設計的發展方向?

  王麗方:這個不是建筑師能預測的,要看整個社會的文化品位,如果整個社會是浮躁的,就要追求極度夸張的文化品位,那肯定會反映到建筑上來,如果浮躁的社會心態能趨於理性,變得有修養,就有希望能發展出有修養和理性的建筑。

  我們也不知道國內的建筑設計能不能走向理性,也許永遠都是浮躁的。就像前些年我們覺得不少行業已經沒得救了一樣,但如果有強大的社會力量開始治理這個事情,情況也可能會好轉。

  王麗方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民革中央委員、民革清華大學支部主委,北京市人大代表,監察部特邀監察員,她曾主持建設清華大學北院景園及楊樹林廣場、清華大學水木清華景園整治、杭州林徽因紀念像。

  她主持設計的清華大學附屬小學新校舍曾獲六項優秀設計獎,並被收錄中國建筑藝術年鑒﹔香山茶社獲一項優秀設計獎,並被收錄中國建筑藝術年鑒。(文/本報記者 趙婷婷 攝影/本報記者 郁驍)


(責編:徐前、朱紅霞)

熱點新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高層·人事·評論·民生·節會·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