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一些地方淡化GDP指標已成趨勢 更注重結構和公平

2015年01月27日09:28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新華社發

  制圖:魯元珍

  淡化GDP指標,近年來在一些地方已成為趨勢。在上海“兩會”召開之前,部分上海區縣如浦東和靜安,取消了2015年GDP增長目標,轉而強調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

  此外,多地下調了今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長預期。北京將GDP增速目標由去年報告中的7.5%主動下調至7%左右,河北從去年設計的8%下調至7%左右,浙江從8%左右下調至7.5%左右。調低增速的還包括西部地區,重慶從11%左右下調至10%左右,寧夏從10%左右下調至8%,新疆從11%下調至9%。從國家到各地,下調經濟增速在意料之中,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這是新常態的“速度”特征,其中也透露出發展思維和政績觀的深刻轉變。

  系統思維:更注重品質和效益

  2014年,中國經濟增長率為7.4%,這是1990年以來的最低增幅。

  盡管很多人表達了對增速的擔心,但較之世界主要經濟體,中國經濟的增速依然是最高水平。最近,德國《商報》刊發文章指出:雖然中國經濟增幅降低,但依然不低,同期美國的經濟增長率估計隻有2%左右,“對依然沒有從金融危機中恢復過來的世界經濟來說,中國經濟增長的意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重要”。

  如果說GDP是一個數量指標,那麼,對於中國而言,對數量奇跡的膜拜已經過時。面對“中國經濟總量已經超越美國成為新的世界第一”的言論,中國人多了一份冷靜和客觀。人均水平的巨大差距仍在提醒我們:品質和效益遠比總量重要。

  五年前,上海就已不再考核區縣的GDP指標了。今年,GDP數字首次沒有出現在上海市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取而代之的表述是:“經濟平穩增長,結構繼續優化,質量效益進一步提高,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與經濟保持同步增長。”

  讓地方官員為之驕傲的,已不再是GDP數字。

  細心的人注意到,在淡化GDP指標的同時,上海市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對社會治理和改革能力的要求,進一步強化。比如,“環保投入相當於全市生產總值的比例保持在3%”“城鎮登記失業率控制在4.5%以內”“每萬人口發明專利擁有量達到26件”等。

  北京市在下調GDP增長率的同時,強調2015年要實現全社會研發支出佔地區生產總值比重6%左右﹔萬元地區生產總值能耗、水耗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分別下降2%、4%和2.5%,空氣中細顆粒物年均濃度下降5%左右。

  “環境、民生、收入增長,這些約束性指標更具體,傳遞了更科學的政績導向。”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部研究員張立群說,“今天,我們需要的不再是兩位數以上的增長奇跡,我們更強調經濟質量的增長、民生福祉的改善。”

  在著名經濟學家張卓元看來,各地下調經濟增速符合新常態下經濟發展增速換擋的客觀規律,是各地主動適應新常態的重要體現。這也意味著,從過去兩位數的高速增長轉為7%~8%的中高速增長將成為一種常態。

  戰略思維:更注重結構和公平

  減速不減勢,量增質更優——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經濟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 “一帶一路”等重大國家戰略無疑將成為中國經濟新的增長亮點。

  “京津冀協同發展”在今年北京市政府7項重點工作中被置於首位。對於不符合首都戰略定位的功能和產業,北京今年將出台“疏解”清單﹔河北省在2015年工作任務中提出,要大力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推動與北京、天津合作做深、做實、做細,實施交通、產業和生態三個領域率先突破,創建協同創新共同體等﹔天津則強調借力引進北京部分產業和項目,深化與北京科技創新合作,加快建設未來科技城,打造京津國家級創新主軸。

  在古絲綢之路沿線,寧夏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進一步打造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支點﹔新疆則提出,緊緊抓住國家“一帶一路”建設重大歷史機遇,扎實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建設﹔西藏也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加快建設南亞大通道,積極對接“一帶一路”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推動環喜馬拉雅經濟合作帶建設,力爭進出口貿易總額增長10%……

  “從一味追求數量增長到更注重經濟結構,更注重區域結構、城鄉結構、產業結構的優化,這是新常態下的新要求。”中央黨校經濟學教研部主任趙振華說。此外,收入結構、就業結構也是調結構的重點。從評判貧富差距的基尼系數看:剛剛過去的一年,中國的基尼系數0.469,連續六年下降﹔從收入指標看,2014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超過GDP增長速度,漲幅為8%。

  “經濟結構不斷優化升級”,這是新常態的“結構”特征。從各地兩會透露的工作重點可見,更注重縮小收入差距,更注重城鄉統籌、區域統籌,體現出放眼全局、注重長遠的戰略思維。

  辯証思維:不唯GDP並非不關心GDP

  GDP是一種預測性指標,並非約束性指標。“對GDP我們要客觀辯証看待,既不能唯GDP,又不能不要GDP。”張卓元強調。

  一方面,我國仍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發展的任務仍然繁重,各種基礎設施建設仍需加快腳步。另一方面,隻有保証合適的增速,才能防止就業出問題,這是經濟工作的“底線”。

  從就業情況看,2014年中國創造了1070萬個新的就業機會,失業率為合理的5.1%,經濟放緩的同時,實現了就業總量的較高增長。“重要原因是經濟結構優化帶來的崗位需求。”趙振華說,服務業是吸納就業最多的行業。2014年,我國第三產業增加值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48.2%,比上年提高1.3個百分點,高於第二產業5.6個百分點。

  “治理霧霾”“區域協調”“結構調整”……從各地經濟發展關鍵詞看,各地都從實際出發、辯証對待經濟增速,有利於更好地轉方式調結構,有利於保持就業充分、收入均衡、社保完善,有利於增長平穩、物價穩定和發展質量的提升。

  “新常態並不意味著經濟進入低速增長,而是仍然將經濟增長保持在中高速增長區間,要讓經濟增長的質量效益更加凸顯,讓經濟增長的代價降到最低。保持合理增速對中國實現現代化、對持續改善13億人的生活質量、對確保實現就業指標十分關鍵。”張立群指出,目前,中國還有大量的農業轉移人口,此外我國的城市中每年新增勞動力800萬人左右,實現經濟的持續穩定增長對確保勞動力的轉移和新增就業至關重要。這就要求我們要保持經濟合理增速,繼續做大GDP“蛋糕”,在增加總量的同時提高GDP的質量、優化GDP結構、提高GDP的效益。(記者 馮蕾 李慧)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熱點新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高層·人事·評論·民生·節會·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