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河南駐馬店非法採石吞噬連綿群山 政府禁令淪為空文

2015年01月23日09:11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緊挨著焦庄的一處採石場,已將山體啃斷,並揚起漫天灰塵。 本報記者 丁先明攝於2015年1月19日

  1月19日,在採石場附近的鄉村公路上,朱古洞鄉的村民攔住拉石子的貨車,收取“毀路費”。本報記者 丁先明/攝

  每當有干部模樣的人進村,老百姓們就會瞬間燃起希望。他們會圍上前去向“領導”訴苦:“採石場把我們給害苦了,領導幫著我們向上面反映反映,這種受污染的日子,啥時候才是個頭?”

  河南省駐馬店市城區西部,分布著金頂山、雲夢山、毛公山、老樂山等淺山丘陵,當地人統稱為西部山區。在駐馬店的城市布局中,這一伏牛山的余脈是當地建設園林城市、創建宜居環境的重要載體。然而,本應是天然氧吧的層巒群山,目前正遭遇非法採石的吞噬,面臨灰塵遮天蔽日、生態嚴重退化的尷尬。

  這已成為困擾當地的頑疾,群眾對此怨聲載道。2012年3月,駐馬店市委市政府痛下決心,決定全面關停破壞生態的採石場。但在巨大的利益誘惑面前,政府禁令的權威不堪一擊。經歷為期數月的短暫沉寂后,遍布山巒的非法採石場死灰復燃,甚至變本加厲。

  “雖說靠山吃山,但不能這麼不計后果地開採,這是斷子孫后代的路。”眼看著家門口的綠水青山被採石場啃得千瘡百孔,駐馬店市驛城區朱古洞鄉焦庄村民張建國(化名)非常痛心,“我們多次反映問題,監管部門始終不作為,沒地方說理。”

  被採石場包圍的山村

  焦庄位於西山腳下,其緊挨著王庄,兩個村民小組構成一個小山村。山村屬於平原向山地的過渡地帶,南、北、西三面環山,70多戶人家、約300口人居住於此。

  這本是一個山清水秀的寧靜山村。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爆破聲打碎了村民平靜的生活。從此,村民就生活在粉塵、噪音帶來的各種困擾中。

  焦庄南邊是雷山,並排開有10多家採石場﹔北邊是打石山,開有3家採石場。這些採石場均為露天開採,產生的大量白色粉塵像煙霧一樣罩著村庄,距離最近的民居,甚至不足百米。

  1月19日,記者還未進村,鼻子中已塞滿石灰,並遠遠看見山間灰塵高揚,揚塵高度接近山頂,幾乎遮天蔽日。當天雖然是大晴天,但站在焦庄看太陽,卻是灰蒙蒙的。

  記者粗略統計,不到半個小時,至少有13輛大貨車滿載石子穿梭村中,車輛揚起的塵土把人嗆得喘不過氣,甩出的碎石屑四處飛濺。村中房屋門窗上落了一層厚厚的粉塵,屋裡的家具、電器也是“蓬頭垢面”,“剛洗的衣服不知道往哪兒晾,晾外面很快就是一層灰”。

  張建國告訴記者,自從村庄被採石場包圍,村裡膽結石、腎結石和尿結石等結石病患者越來越多,村民沒事都不願意在屋外待,小孩也多被關在屋裡。受採石場粉塵的影響,庄稼不能進行有效傳粉,產量不斷降低。中國青年報記者看到,村子周邊的麥地上鋪滿了一層灰塵,綠色的麥苗幾乎變成白色。

  除粉塵污染外,採石場的碎石機晝夜不停地轟鳴,也令村民備受其擾。“採石場都是用炸藥開山,村裡很多房子都被震出了裂紋。我一聽到炮聲就心驚肉跳,小孫子也嚇得哇哇哭。”焦庄一名60多歲的婦女向記者抱怨說。

  經過採石場不知疲憊地啃噬,焦庄周邊的打石山幾乎被夷為平地,雷山也被削去大半。山地植被遭到破壞,水土流失,村庄地下水位下降,之前的一條山溪已經干涸。近兩年來,焦庄緊挨著雷山的幾戶人家,水井已打不出水,不得不到村子南邊的一口深水井取水,“水質也遠不如從前好了,鹼性特別大”。

  在駐馬店,採石場侵擾的遠非焦庄一地。記者調查發現,在駐馬店西部山區沿線,從驛城區板橋鎮、胡廟鄉、朱古洞鄉一路向南延伸,數百採石場分布其間。

  距離焦庄10公裡左右,當地著名的千年古剎、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北泉寺也未能幸免。1月20日,中國青年報記者沿北泉寺進山,連續看見兩家機器轟鳴的採石場,其中一家採石場不僅將山地啃成平地,甚至挖出了一個深達數十米、面積約3000平方米的巨大天坑。

  因為緊挨著採石場,北泉寺院內植被上落滿灰塵,正殿用巨石砌成的地基裂開了一條約兩厘米的縫隙,寺內涌流了千年的九曲池水位下降大半,面臨干涸的危險。

  “寺院本是潛心向佛的淨地,現在卻被這些採石場搞得烏煙瘴氣。我們向政府反映了多次,一直沒人管。”北泉寺一名50多歲的居士嘆著氣說,“之前是放炮開山,現在改成碎石機了,一天到晚,沒有停的時候。”

  政府禁令淪為空文

  狂啃群山的採石場早已成為眾矢之的,當地群眾為此不斷上訪,媒體也屢有報道。據《天中晚報》報道,2012年春節一過,時任駐馬店市委書記馬正躍曾對西部山區生態環境專門進行調研,“被非法開採得千瘡百孔的荒山呈現在面前,他眉頭緊鎖”。

  2012年3月起,駐馬店市開展了西部山區“三亂二超”(亂開礦、亂採沙、亂伐林木,運送沙石車輛超限、超載)綜合治理活動,要求重點治理非法採石礦區,做好礦產資源總體規劃,將西部山區打造成生態休閑旅游基地。

  按照要求,駐馬店市驛城區國土資源局於2012年7月公布了礦產資源總體規劃。該規劃分析認為,經過30多年的開採,驛城區境內礦山對地形地貌景觀破壞嚴重,礦山地質災害及其隱患眾多,多數礦山開採不規范,沒有按台階正規開採,形成眾多高陡邊坡。有的邊坡高達40至50米,出現眾多危岩體和不穩定斜坡,並出現少量崩塌。

  當地一名採石場場主告訴記者,經過持証礦主與政府的幾輪討價還價,政府在關停無証採石場的同時,同意持証礦主延期消化已開採的山石,排除礦山危岩體,但嚴禁新開採山石。企業情況不同,延期期限不同,最長的開採期限延長至2013年12月30日。

  2012年8月13日,《駐馬店日報》報道稱,西部山區“三亂二超”綜合治理取得階段性成果。該項綜合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還要求,對拒不整改、群眾反映突出問題的礦山企業,實行強制性管制措施﹔對非法破壞生態環境的當事人,依法依規堅決查處﹔堅持處理事與處理人相結合的原則,絕不讓問題反彈,更不能讓關停的非法企業死灰復燃。

  就在官方宣傳治理成果、飽受困擾的村民滿懷希望地憧憬之際,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曾經短暫關停的採石場又重新開動機器。當地一名知情人士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這些重新採石的老板,均為私下無証開採,即使個別過去有採礦証,也都過了審驗期,所以,目前的採石場基本都是非法開採。

  採石場重啟后,運輸石子的重型貨車也重新活躍起來。這些大貨車大多加幫超載,載重量輕則五六十噸,重的則達上百噸。村民們在重遭粉塵、噪音污染的同時,又發現了新的不幸:最近兩年費力修起來的鄉村公路,經不起重型貨車的來回碾壓,路況很快變差。記者在緊鄰採石場的驛城區朱古洞鄉柴坡村看到,該村通車不到兩年的水泥路,目前已出現多處坑窪。

  提起這些肆無忌憚、死灰復燃的採石場,當地群眾憤恨不已。柴坡村多位村民告訴記者,針對這些非法採石場,他們多次前往朱古洞鄉政府、驛城區政府和駐馬店市政府反映問題,但一直沒有下文,採石場依舊照常生產。

  無奈之下,柴坡村村民採取了一種極端的對抗方式:在村中設置路障,強行攔截拉石子的大貨車,向其收取5至10元不等的“毀路費”,以彌補自己遭受的各種困擾。

  記者調查發現,在驛城區,凡是周邊擁有採石場的村庄,大多採取類似柴坡村的“對抗”方式。不過,這種“對抗”,有時候代價沉重。柴坡村多位村民告訴記者,近兩年,村庄周邊已有3人因強行收取“毀路費”而被貨車撞死。

  非法採石背后的利益鏈

  激烈的對抗背后,到底有多大的利益博弈?屢禁不止的採石場,又有著多大的利益誘惑?

  當地一名要求匿名的採石場場主保守地給中國青年報記者算了一筆賬:大小不同,石料價格不一,平均算下來,一噸石料的利潤為10元左右。對一般規模的採石場來說,一小時至少生產200噸石料,每小時的利潤可達2000元。

  “偷著開採一天,就能掙幾萬塊錢,像開銀行似的,所以才形成現在私開亂採的局面。至於破壞生態、污染環境、安全隱患、擾民等問題,礦老板不會考慮的。”上述已被關停的採石場場主說。

  中國青年報記者調查發現,圍繞採石場,已經形成一條清晰的利益鏈:採石場每申請一噸開山炸藥,需要向所轄鄉鎮政府繳納1.5萬元資源費,后者負責協調處理採石場生產的外部環境。

  “綜合整治后,現存的採石場基本都是私下非法開採,政府不再收取資源費,但為何這些採石場仍繼續存在?”上述採石場場主說,“道理很簡單,監管部門的個別領導在中間得到好處了,所以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驛城區國土局礦產資源股股長潘凱向記者証實,自2012年駐馬店市開展“三亂二超”綜合整治以來,政府已不再新批採礦証,現在的採石場採礦証基本都已過期。朱古洞鄉焦庄周邊仍有6家採石企業在生產,他解釋說,現在政府隻供電不供炸藥,這些企業只是在消化已經炸開的石料,不准再新開山石,“所以不受採礦証過期的限制”。

  然而,焦庄多位村民告訴記者,這些採石場非但沒有停止新開山石,反而變本加厲,哪裡好採採哪裡,往往都是破壞性開採,根本不注意保護資源。

  潘凱坦承,採石場不可能沒有粉塵污染,目前的環保措施做得還不夠,需要進一步加強監管,“平時監管主要是朱古洞鄉政府負責,我們只是巡查”。

  駐馬店市“三亂二超”綜合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一名負責人無奈地告訴記者,開礦都有利益,基層監管部門和採石場利益捆綁在一起,他們一個鼻孔出氣,不斷延長最后的生產期限,現在局面有些失控了。“這些礦主眼裡就是錢,你給他們講生態保護,他們根本聽不進去。”

  開礦獲得巨額利益后,礦山老板的“活動”能量越來越大。按照駐馬店市委辦2014年11月形成的會議紀要,這些已經超期開採的礦山,將於2015年5月31日徹底關停。此前,市裡定下的最后生產期限是2013年12月30日。

  “老板一鬧就延期,繼續污染環境。我們去鬧,鄉裡最多就派個洒水車過來,但管不了兩三個小時,灰塵又起來了,有啥用?”焦庄村一名村民頗為無奈地說,“過了5月就關停?我不信,等著看吧。”

  盡管不信,但每當有干部模樣的人進村,焦庄的老百姓又會瞬間燃起希望。他們會圍上前去向“領導”訴苦:“採石場把我們給害苦了,領導幫著我們向上面反映反映,這種受污染的日子,啥時候才是個頭?”(記者 丁先明)


(責編:徐前、朱紅霞)

熱點新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高層·人事·評論·民生·節會·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