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山西前首富曾致電新市委書記:也不來我這拜山頭

2015年01月13日09:12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張新明悠游於山西政商兩界,長袖善舞,予取予求,顯然與市場無關、與管理能力無關,而是帶有深深的權力烙印。正是因為官場的大面積崩塌,才導致市場的失序,以致“叢林原則”橫行,正當企業與一般民眾成為魚肉。

  從2014年8月至今,“山西首富”張新明銷聲已有數月,案情仍是一團迷霧。據《財經》雜志報道,張新明被帶走后,山西官場地震不斷。而審計署則在核查張新明如何獲得了大寧金海煤田採礦權﹔有關部門也在調查2007年一起古交市黑礦事故,礦主疑似張新明兄弟。報道表示,“目前張暴露出來的問題,只是冰山一角。”

  張新明的能量有多大?僅就目前媒體粗粗勾勒出來的“政商圖譜”,或可得出一個大致判斷,即,張新明在山西官場上的滲透有多深,則山西諸多官員就在張新明的生意上介入有多深。二者可能存在某種緊張關系,但更多的時候則是一種“共謀”。

  據報道,2000年就任古交市委書記的毋青鬆,一到任就接到張的電話,“你來了古交也不來我這裡拜山頭?”盡管毋青鬆並未就范,但這並無損張新明在古交的“權威”,更不代表山西省其他官員也會主動拒絕張新明。

  例証一,2003年,為了辦理大寧金海煤礦基層審批手續,張新明帶隊到晉城,據目擊者披露,“晉城市委市政府接到上級要求,陽城縣和晉城市兩級政府機構聯合辦公,一天內要為張新明辦好所有審批手續。”

  例証二,多年來,張新明家族在古交控制其他礦山的手法也如出一轍,耐人尋味:礦主“突然”犯事,公檢法機關介入,張新明出面斡旋,條件是免費入股甚至控股煤礦,或是礦主隨張到澳門一賭、輸慘。

  若媒體報道的情況屬實,張新明悠游於山西政商兩界,長袖善舞,予取予求,顯然與市場無關、與管理能力無關,而是帶有深深的權力烙印。正是因為官場的大面積崩塌,才導致市場的失序,以致“叢林原則”橫行,正當企業與一般民眾成為魚肉。也因此,有必要追問,究竟是誰成就了“張新明們”?

  遺憾的是,盡管經由媒體的不懈追蹤,初步呈現出張新明背后的權力拼圖,但因為細節有待補充、擦亮,距離真正的還原還為時尚早。不過,從其東窗事發后,山西省國土、煤炭、公安系統一批高官落馬的情形看,事件仍在發酵之中。接下來還會牽扯到哪些官員,這些官員陷入有多深,有待進一步觀察,對此,必須“有一個查處一個”,嚴肅問責。

  而除了問責具體的官員之外,更值得憂慮的,則是當地官商勾結的深厚土壤。可以說,張新明的出現並非偶然,也不是個例,而是有著濃重的制度背景。其中的關鍵,在於行政權力對於市場的強力干預,且權力缺乏有效監督和制約。這樣,隻要搞定了權力,也就贏得了市場﹔搞定的官員級別越高,則可變現的利益就越大。也即,以利益俘獲權力,以權力攫取利益,直至官商通吃,無往而不利。

  密集的政商交集與互動,既為張新明高懸起“山西首富”、“山西賭王”、“太原第二組織部長”的名號,也給山西官場帶來了塌方式腐敗。當然,更為觸目驚心的則是,聽任“張新明們”一手遮天,官商通吃,必然損害整個社會的公共利益,堰塞整個社會的激情與創造力,如同山西一位律師所言,“讓許多山西人對社會的前途喪失信心”。

  在查處張新明及其背后隱秘權力的同時,也要從根本上鏟除腐敗的制度性土壤,廓清迷霧,除惡務盡,方可真正給民眾以信心。(郭長秀)


(責編:徐前、朱紅霞)

熱點新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高層·人事·評論·民生·節會·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