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方方質疑詩人搞定魯迅文學獎評委:薦前就到處活動

2014年05月28日09:23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此人詩寫得差,推薦前就到處活動。這樣的人理應抵制。”25日上午,湖北省作協主席、作家方方的一條微博將還在評選公示階段的第六屆魯迅文學獎和這位神秘的詩人,瞬間推向關注的焦點。

  方方微博:他把所有評委搞定

  25日上午,方方發微博就第六屆魯迅文學獎參評名單發表意見,“聽同事說,我省一詩人在魯迅文學獎由省作協向中國作協參評推薦時,以全票通過。我很生氣。此人詩寫得差,推薦前就到處活動。這樣的人理應抵制。作協方面態度明朗。但他卻把所有評委搞定。評委多是高校教授,教授們重人情而輕文學。無奈。我相信此人現正在北京評委中四處活動。我們拭目以待。”

  短時間內,這條微博被轉發2400余次,許多網友猜測她所指的湖北詩人是誰。25日夜裡,方方再次發出一條微博,引用詩人的作品給出一些暗示,“‘國民黨共產黨,開天辟地。講習所黃埔軍,眾志成城。??陳獨秀孫逸仙,國共合作。蔣中正毛澤東,兄弟並肩。’當我看到詩人的重要詩作裡有這樣的詩句,我真的覺得省作協不能推薦這類作品去中國作協參評魯獎。”網友通過網絡搜索這些詩句,很快將此作者定位為詩人柳忠秧。

  26日,方方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承認,她所指的詩人正是柳忠秧。“百度百科”詞條顯示,柳忠秧為雲深書院院長、岳陽樓國家級風景名勝區文學顧問、湖北省作家協會會員。記者在中國作家協會網5月16日公布的入圍作品中看到,參評詩歌類共224項,第101號作品為《楚歌——柳忠秧古體詩選》(柳忠秧著,長江文藝出版社2013年12月版)。記者翻看這本詩選,組詩共二十七章,每章無標題,僅以“一”至“二十七”數字為題。

  “我其實根本懶得管,只是萬沒料到他居然得到全票。我聽到這消息,真的很冒火。立即覺得詩人和評委都有點太瞧不起文學了。”方方說,這樣的詩,如果一票兩票勝出,她也算了。可是居然能得到滿票?真有一種文學被人欺負了的感覺。一惱火,便在微博上發了牢騷,沒料到事情會鬧得這麼大。

  記者電話聯系到柳忠秧,他說不久前收到湖北省作協發來的短信稱“已通過初評”,但是並不知道獲得了多少票,“我是體制外的人,不清楚官方流程怎麼走。”柳忠秧稱正准備就方方的行為向法院提起名譽訴訟。他說,在法律沒有裁決之前,任何人傾向性的言論都將構成侵權和污蔑。

  柳忠秧說,“我目前在深圳和廣州四處行走進行長詩創作,有酒店入住信息為証。方方怎麼知道我在北京找人‘活動’?我連評委是誰都不知道。”

  “大家都很熟,有人打電話求幫忙或是請吃飯,大家也就幫個忙算了”

  記者了解到,以魯迅文學獎、茅盾文學獎為例,初選通常由各省市作協推選到中國作協參評,在這道關卡上,評委主要由各地副高以上作家、評論家、編輯等組成,通過搖號確定最終評委名單。原則上來說,這個名單是不會對外泄露的。方方稱,柳忠秧是怎麼知道這個名單的,她也很意外。

  “其實幫忙的電話也打到了我這裡。”方方告訴記者,放下電話,她即刻打電話給湖北省作協的黨組書記。書記告訴她說,他(柳忠秧)也在邀請黨組的人吃飯,書記回絕了。之后方方又打電話給具體項目負責人,提醒他們,此人(柳忠秧)正在活動。項目負責人也很生氣。

  方方說:“一個詩人怎麼可以這樣?在某次飯桌上,有位曾經也被邀請過的朋友說,請她的人告訴她,其他人都搞定了,現在就剩下方方。讓這位朋友出面幫忙。她也當即回絕了。”

  方方認為,除了評選過程中的漏洞,更大的弊病是整個社會大環境的問題,人情重於一切,以致於喪失原則。“社會大環境皆如此,評委們自然漫不經心。大家都很熟,有人打電話求幫忙或是請吃飯,大家也就幫個忙算了。有時我自己也會產生類似想法,這個人為得個獎費這麼大的勁,不如滿足他算了。估計評委難免這樣想。”方方說。

  “上下活動”,大家早已心知肚明

  記者發現,針對諸多文學評獎刻意地“上下活動”,大家早已心知肚明,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大學教授反問道:你以為臨近評選的前夕,到處請相關人吃飯,僅僅是來談談友誼或是討論文學?一些參評作品明顯缺乏文學創作的意蘊和有深度有內涵的美。

  方方認為,“無數個人利益,皆以獲不獲獎為標准,這使得獲獎后的個人實惠太大。評職稱、各項榮譽均與此挂鉤,不論人品如何、能力如何,隻要獲獎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方方認為,在這樣的風氣下、這樣的社會裡,做得不太過分時,大家懶得說。但事情總得有個度,任何人的囂張不能過這個度。“雖然社會風氣很壞,但還是得有點正氣才是。就算人情仍在,但也要有基本原則,要有底線。”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武漢大學國家文化創新研究中心主任付才武說,國內外一些人文領域的評選,受到評委個人審美偏好的影響,沒有絕對的客觀標准。但是,不等於沒有相對的高下和好壞,美丑可為大家所分辨。既然沒有唯一標准,那麼就需要誠信和公正,這就是設立評委庫的價值所在。

  “對於國內的一些文學、藝術類獎項,就算不能完全通過票房、發行量去衡量,至少需要動用網絡的力量,讓億萬名讀者評選出基准線以上的作品。絕不能讓一些作品隻有作者和編輯看過,就獲得了中國文學的最高獎項。”付才武說。  (記者喻珮)


(責編:徐前、楊良旺)

熱點新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高層·人事·評論·民生·節會·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