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云南频道>>要闻

刘凯槟大学毕业后回乡发展玫瑰种植产业,带动周边农户增收

致富路上,努力从未停止(人物故事·聚焦乡村创业)

本报记者 杨文明
2021年08月20日08:12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小字号
原标题:致富路上,努力从未停止(人物故事·聚焦乡村创业)

  刘凯槟,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马街镇杜旗堡村人,2015年大学毕业后返乡创业,发展玫瑰种植产业。如今,刘凯槟的逸禾花卉专业种植合作社种植面积500余亩,带动种植户30余户,为周边200余户农民提供就业岗位。

  核心阅读

  大学毕业后返乡创业,发展鲜花种植产业,刘凯槟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慢慢成了种植行家。如今,鲜花销售做得有声有色,刘凯槟又转型从事农业服务,在实现个人发展的同时,为周边农户提供就业岗位,带动乡亲邻里共同致富。

  车行至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马街镇杜旗堡村,村旁十几个集中连片的温室格外醒目。眼下,棚内十几种颜色的玫瑰争奇斗艳,工人们正忙着采收。

  其实以前杜旗堡村从未种过鲜花,这些温室才建起来几年。也难怪,鲜花种植基地的经营者、“90后”刘凯槟,回乡创业也才6年。

  摸爬滚打成为种植行家,又转型从事农业服务;不仅自己做出了一番事业,还带动周边农户致富。在返乡创业这条路上,刘凯槟的努力从未停止。

  回乡琢磨种花

  “我要创业!”2015年,即将大学毕业的刘凯槟,一门心思想创业。“昆明人才集聚,在这里创业未必有竞争优势。回到家乡,我倒是信心满满。”

  大学生儿子返乡创业,父母不太乐意,刘凯槟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农村资源丰富,就看怎么盘活这些资源。我回来创业,说不定能干出一番比在城里更大的事业。”见儿子铆足了劲儿,父母索性让他先试试。

  说干就干,刘凯槟先去昆明市呈贡区斗南花卉市场转了转,又软磨硬泡找父母借了20多万元,加上跟亲友借的十来万元,刘凯槟算是正式创业了。

  起早贪黑干了半年,眼见着小苗开花,刘凯槟心里也乐开了花。可是,直到花开了一地,也无人上门收购;他摘了些样品送到斗南花市,却被告知:花品质一般不说,还开过了头。第一年创业,不仅没赚到钱,还亏了不少。

  怎么办?走出基地,找专家、跑公司、转市场。

  花了半年时间调研,结论不太乐观:别说大公司,当年就连普通花农都赚钱了。“不是市场不好,而是自己不行。连最基本的压枝打杈都不知道,不懂种植,更不懂市场。”

  到石林鲜花产地参观时,刘凯槟刚进花卉产业园,几百亩玫瑰映入眼帘:橙的、紫的、蓝的,五颜六色的玫瑰竞相绽放。“物以稀为贵。传统玫瑰品种市场已经饱和,橙色、紫色、蓝色这样的小众品种虽然风险大,但价格高。要是我能试种成功,找好销路,盈利空间很大!”心里这么一盘算,刘凯槟从产业园购买了5万株拿回去试种。

  第二轮种花,刘凯槟更是一心扑在花房里,不敢大意。压枝打杈、采摘包装,自己都参与。为了节约成本,自己开车把花送到斗南花市,深夜两三点回到基地是常态。

  2016年,刘凯槟赶上了好行情:传统玫瑰一元多一枝,自己的小众玫瑰卖到了七八元一枝,每亩净利润近3万元,赚到了第一桶金。还清了外债不说,他还升级了硬件:告别低端大棚,用起了自动化温室。

  提前锁定买家

  虽说第二年赚了不少,但一个顾虑浮上刘凯槟心头:“价格涨了自然好,可价格暴跌、鲜花滞销呢?”他深知,玫瑰种植技术并不复杂,难点不在种,而是销售。

  “对标国际市场,大型花卉企业早已实现定价销售、订单生产。我们能不能采取线上定价销售?”刘凯槟解释,在定价模式下,假设一枝鲜花的生产成本是0.6元,目标利润率是50%,那么生产商可以按照1.2元的价格提前跟经销商签订单,这样生产商可以提前锁定利润、专注于控制生产成本,经销商则可以提前锁定成本、专注于开拓市场。

  不过,相比那些有几十年客户积累的大企业,一家初创企业想要实现订单生产,最缺的便是稳定的客户。

  靠着前期小众玫瑰销售时积累的客户,刘凯槟开始了最初的尝试。

  第一次自主销售,刘凯槟尝试与省外客户对接。但他没什么经验,几千枝小众玫瑰经陆运到上海,经销商刚开箱验货,就给刘凯槟发来一张图。图片中,玫瑰花头小了不少,有一部分玫瑰的外层花瓣脱水变蔫了,还有些花瓣边缘已经残缺变黑。

  看到图片,虽有些惊讶,刘凯槟还是有些心理准备,“鲜花这东西,刚采摘下来时是最好的,长途运输过程中出现一些损耗也在意料之中。”刘凯槟说,那一次,自己花了几千元赔偿经销商,买了个教训。

  然而,教训并非一个,而是一堆。“头一个月,卖出10枝花就要被退回3枝。”

  “为了干事业,必须坚持。”明知转型不易,刘凯槟没有放弃。一方面,他和团队不断完善采摘、包装环节,减少货品损耗,运输方式也从陆运改成了空运,运输时间大大缩短;另一方面,也在逐渐筛选客户。“个别客户反复成箱退货,无奈只能停止供货。”连续吃亏长经验,刘凯槟终于让退货率降了下来。

  如今,近七成玫瑰还长在基地时就已经确定了买家,已经有超过200家批发商、2000家花店和刘凯槟的逸禾玫瑰产生了业务联系。而剩下的三成玫瑰,则用来拓展新客户、试种新产品。

  “利润锁定后,可以更加专注于种植。”公司的水肥一体化设施,自动为玫瑰提供最佳比例的肥料;智能环控系统自动调节最适合玫瑰生长的温度、湿度、光照;智慧农业一体化管理系统实现了一花一码,将鲜花错漏配损失从每月5万枝降低到了3000枝以内。

  带动群众致富

  从2017年开始,眼看着刘凯槟种植玫瑰赚到了钱,先是亲戚朋友,后是周围邻居,马街镇不少农户跟着他种起了玫瑰。

  一天,马街镇四堡村村民李明到基地来找刘凯槟。

  “一亩地要投资多少钱?”“一年产多少枝,收入咋样?”“对种植技术的要求高不高?”李明也想种玫瑰,一见刘凯槟,迫不及待问了起来。刘凯槟愿意带动农户一起种,一一耐心解答。

  “万一我种出来卖不出去怎么办?”“这个您不用担心。您只管种,我们以保底价从您这儿收购!”刘凯槟的回答打消了李明的顾虑。

  第一年,李明买了3万株种苗回去种,长势不错,赚了10多万元。从那以后,李明年年都在扩大规模,今年已经种了20亩。

  随着自己的基地越来越大,带动的农户逐渐增多,刘凯槟却发现越来越难招到工人。恰好村里希望他解决建档立卡贫困户就业岗位,双方“瞌睡遇到了枕头”,一拍即合。

  最终,杜旗堡村的100万元产业扶贫资金入股刘凯槟的玫瑰基地,每年村里能拿到20多万元分红,其中六成给到建档立卡贫困户。现如今,帮花农销售玫瑰,又提供就业岗位,刘凯槟的公司逐渐和周围村庄群众的收入绑在一起。

  杜旗堡村村民李老德掰着手指给记者算了3笔账:一是土地流转金,两亩地一年收入3000元;二是产业扶贫资金分红,一年将近2000元;最高的是在基地务工,一年近3万元。有了玫瑰基地,李老德一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眼看玫瑰产业越做越大,刘凯槟又开始琢磨推进企业的再一次转型。

  现在,在杜旗堡村流转360亩土地后,刘凯槟吸引来了一些投资者,由投资者出资建设大棚,自己的团队负责提供田间管理、采摘、物流、销售等运营服务。“以前我们做的是农业种植,今后我们希望做农业社会化服务!”

  创业心得

  要想创业成功,先得选对产业。初次创业者,资金、经验等都不太够,最好不要选择前期投入过大、回报周期过长的产业。基于这个考虑,我从原计划养牛转向了花卉产业。选好了产业,下一步应考虑如何在这一行业中脱颖而出。关键还是靠技术和市场——有技术,能生产好产品;懂市场,好产品才卖得出去,二者缺一不可。

  ——刘凯槟

  《 人民日报 》( 2021年08月20日 第 11 版)

(责编:徐前、朱红霞)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