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中国(云南)自贸试验区德宏片区发展》系列报道之四

涉外矛盾纠纷调解的瑞丽实践

程浩

2020年08月04日08:29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编者按:

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地处祖国西南,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望,是中国距印度洋最近的沿边口岸城市,是中缅经济走廊的中心节点,是中缅油气管道入境的首站。

长期以来,瑞丽因边而兴、因边而活。2019年,瑞丽市口岸进出口贸易总额占中缅贸易总额的66%左右。

2019年8月30日,中国(云南)自贸试验区德宏片区(下称德宏片区)挂牌成立,包括瑞丽主城区和实施“境内关外”监管的姐告边境贸易区,实施范围29.74平方公里,重点发展跨境电商、跨境产能合作、跨境金融等产业,打造沿边开放先行区、中缅经济走廊的门户枢纽。

挂牌以来,德宏片区立足“沿边”特点,以制度创新为核心,推进重点领域改革试点,取得初步成效。中缅传统“胞波”情谊,在自贸试验区建设的大背景下,亦焕发出新光彩。

国门社区的“居商说事厅”。人民网 程浩 摄

在康文韬办公室待了两个多小时,有好几拨来找他反映问题的,导致采访时常中断。康文韬不停说着抱歉,转而会问:“刚说到哪儿了?”

康文韬是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姐告国门社区党委副书记、居委会主任。2019年的数据显示,这片1.9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11000余名外籍人员工作生活,缅籍人员占90%左右,涉外矛盾纠纷多且复杂。康文韬的工作之一,就是处理这些矛盾纠纷。

社区调解只是预防和化解涉外矛盾纠纷机制中的一种形式,针对涉外矛盾纠纷多的问题,德宏片区加强部门联动、建立多元化机制、设立实体服务载体,确保边境稳定和市场环境良好,为中缅“胞波”情谊历久弥新保驾护航。

距离口岸几百米的国门诉讼服务站。人民网 程浩 摄

“居商说事” 解难纾困

今年3月,随着国内疫情形势日趋稳定,德宏片区各行业复工复产。可因为疫情期间快递不接单,大量珠宝翡翠订单发不出去,可急坏了经营户。

这不,3月2日,包括1名缅甸经营者在内的6名经营户走进姐告国门社区,把希望寄托于社区党委上。

“订单发不出去,影响生意不说,还造成客源流失……”甫一进门,没等康文韬开口,6人就开始发牢骚。

耐心听完诉求,康文韬理理思路,把情况反映到姐告边境贸易区管委会和市场监管部门。多部门协同调解下,3月3日,快递公司就对珠宝商户重新开放了寄运服务。

困扰姐告2000余家珠宝翡翠商户的“心病”除了,商户代表送来锦旗,“居商说事好,为民解难快”,短短10个字,彰显着国门社区党委“小事不出居委会、大事不过姐告桥”的承诺。

这只是国门社区解决过的经营户的诸多诉求之一。瑞丽市珠宝行业从业人员6万多人,缅甸籍人员2万多人。同时,缅甸翡翠毛料99%以上都是通过瑞丽口岸进入中国市场。如此巨大的交易量和数量众多的两国从业人员,决定了瑞丽市珠宝行业中涉外矛盾纠纷比较多。

搭建党委政府、基层社区、居商群众沟通桥梁是必然途径。2013年,姐告国门社区创新“居商说事”制度,将每月9日、19日、29日定为“居商接待日”,康文韬专门把办公室隔出一半,布置成“居商说事厅”,只要商户、群众有事要说、有求要诉,都向诉求者敞开大门。

2017年的一天,一位缅甸商户卖给中国游客一块40多万元的珠宝,没几天中国游客想退,缅甸商户不退。“这块珠宝不是我卖给你那块!”他说中国游客调了包。争执不下,双方来到“居商说事厅”。

好在缅甸商户、中国游客在之前买卖珠宝时都拍过照。经鉴定比对,是同一块珠宝,看到鉴定结论,缅甸商户答应退货。

诉求解决,珠宝商户送来锦旗。供图

调处纠纷 当事人服气

涉外人员多且杂,矛盾纠纷不止集中在珠宝翡翠买卖方面,租房纠纷、快递纠纷、医患纠纷……“居商说事厅”很“忙”,一次调解不成,还得多次。为让“居商说事”这一形式更具可操作性,国门社区邀请有威望的缅甸商户加入调解员队伍,方便涉外矛盾纠纷调解。

2017年,缅甸一家旅游公司承租社区一栋民居,两年后这家公司经营不下去,要求退还押金,中国房东不退。“我们签的是3年协议,你只租了两年,属于违约,除非你租满3年,才退押金。”“我租的就是两年,不信你看合同!”缅甸公司据理力争。

中国房东打开合同一看,租期写的是3年,可括号里的时间总长却为2年。“你们玩文字游戏。”中国房东坚决不退。

公婆各有理。两方来到“居商说事厅”,尽管康文韬费尽口舌,可调解仍不成功。第二次,作为瑞丽市人民法院的人民陪审员,康文韬和缅甸调解员一道,换了个策略,把双方分开,逐个击破。第三次,调解终于成功,中国房东退还缅甸公司6万元押金,双方握手言和。

社区居住着不少缅甸夫妻,两口子闹离婚,“居商说事厅”“横插”一脚。

索温和妻子王三妹在姐告经商多年,生意做得不错,可索温常夜不归宿,王三妹要求离婚。2014年9月25日,男女双方各自邀约10多人向对方施压,矛盾一触即发。

康文韬把他们带到社区。“既然是夫妻,就要尊重家庭,尊重中国的法律。”他和索温说。经过调解,索温承认错误,王三妹也同意不再提离婚的事。

“我们现在生活得很好,感谢国门社区,要是没他们的帮助,我们指不定就分开了。”时隔多年,再谈起国门社区帮调解夫妻矛盾的事,王三妹话里透着感激。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以来,国门社区“居商说事厅”年平均调解矛盾纠纷上百起,涉外矛盾纠纷占30%左右,调处成功率达95%以上。

与城市社区调解涉外矛盾纠纷大多可靠摆事实、讲道理不同,受乡土文化影响,在农村,涉外矛盾纠纷处理起来更需智慧。

位于瑞丽市中部的姐相乡,与缅甸11个边境村寨接壤,国境线长22.73公里,多以田埂、水沟为界,形成了“一寨两国”“一家两国”的独特景象。

特殊的地理位置,边民之间发生纠纷在所难免。尤其是近年来,中缅双方边民贸易往来、社会交往频繁,各类矛盾纠纷发生的频率增高,此前的民间自行解决纠纷的形式已不能适应新的要求。

有求必应,应必从速。姐相乡党委政府摸索建立“调解员、中缅两国村社干部和有威望的老人”三方联调机制,并在辖区银井村建立涉外矛盾纠纷联合调处中心,使传统的调解方法逐步转变为有组织、依法律、多部门联合调解方式,矛盾纠纷调处成功率大幅提升。

乡政府工作人员介绍,涉外矛盾联合调处中心建立以来,共调解边境边民矛盾纠纷176件,成功率达97%,边境边民纠纷呈逐年下降趋势,该中心也被边民亲切地称为“边境线上的国际小法庭”。

每一次诉求解决,都会专门记录下来。人民网 程浩 摄

建机制 构体系 服务“一带一路”

国门社区的“居商说事”、姐相乡党委政府摸索建立的三方联调机制……一件件创新举措,汇聚成德宏片区涉外矛盾纠纷调解机制的大框架,为中缅“胞波”情谊历久弥新保驾护航。

而提到这一大框架,多部门联动、多元化调解机制等字眼贯穿始终。

针对此前涉外矛盾纠纷解决途径单一的问题,德宏片区建立多元化解多方联动机制。比如,建立边民纠纷联合调处机制,由司法、边防等部门牵头与缅方制定联席会议制度,定期邀请缅方代表进行座谈交流双方法律制度;建立中缅边民矛盾纠纷联合调解委员会,由司法所人员、派出所民警、村社干部、村寨权威人士、缅方村寨头人等组成,遇到纠纷时,由调解委员会牵头进行调解。

德宏片区还引入社会力量参与化解矛盾纠纷。比如,与侨联、工商联等人民团体,珠宝玉石协会等行业组织建立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接受委派或委托在立案前和立案后进行调节;聘请人民团体特邀调解员、缅方调解员等,依照行业交易惯例,用当事人易于接受的处理方法调解矛盾纠纷。

良好的调解机制下,德宏片区通过设立实体调解处理、法律服务站点,让机制高效运转。

当地在边境乡镇成立涉外矛盾纠纷调处中心和涉外调解室;在距边境线500米的国门社区设立“诉讼服务站”。具体工作中,当地优化各矛盾纠纷调处环节服务,比如打造“民族特色型”诉讼服务中心,设立傣族、景颇族、涉外等专门调解室,聘请有资质的翻译公司参与庭审和其他诉讼服务;建立健全排查管理制度,定期组织中方调解员与缅方调解员通过民间会面会谈的形式交流信息,扩大共识;选取华侨及其他缅籍人员在中国境内较为集中和突出的案件类型,把案件庭审开到了外籍人员较为集中的“第一线”,扩大宣传面。

成效已经显现。数据统计,截至目前,边境涉外调解室和调处中心累计调解涉外矛盾纠纷218件,成功率达85%;珠宝玉石协会参与调处涉外涉侨纠纷100余件,调处率90%以上,标的3亿余元,为群众节省诉讼费近50余万元。

数据之外,更可贵的是,调解的矛盾纠纷中无一件因调处不当引起群众不满。“边境边民的调解方式已从最早的自发民间调解,变为有组织、有纪律、讲法律的规范调解。”德宏片区管委会相关工作人员说。

德宏片区正在对制度框架下的细节持续完善,比如加强人民调解员队伍建设,加大边境地区普法宣传力度等。“为缓解调解人员人数无法适应矛盾纠纷事件数量增加的问题,我们考虑采取专职与聘任制相结合的方式,探索聘任调解员。”上述工作人员举例说。

瑞丽因边而兴、因边而活。“我们最终的目的,是构建一个由党委政府统一领导,多种力量参与的调解工作体系,为‘一带一路’倡议推进提供保障。”上述工作人员最后说。

相关链接:

中缅跨境农业 水涨荷花高

中缅跨境电商 让“胞波”情谊更浓

翡翠直播崛起边城瑞丽

(责编:木胜玉、徐前)

推荐阅读

从治疗到“智”疗  数据来源:国家卫健委、国家远程医疗中心、丁香医生数据研究院、易观咨询、智研咨询 核心阅读 线上预约挂号,看病就诊更便捷;专家远程会诊,在家门口就能享受优质医疗服务;医保在线支付结算,综合医疗保障服务体系不断健全…… …【详细】

要闻

云南部分地区连续4天未出现竹蝗迁飞入境  人民网昆明7月30日电 (徐前)2020年6月28日以来,在云南省与老挝接壤的江城县、勐腊县相继发现黄脊竹蝗迁飞入境,后逐步扩散到相邻区域,局部危害成灾。据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消息,截至7月28日,云南省共发生黄脊竹蝗14.34万亩,其中普洱…【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