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线观察

油菜花黄了,乡村旅游“黄”了?没!未来可期

程浩

2020年03月09日07:50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云南安宁的油菜花悄然绽放。安宁市委宣传部供图

早春三月,云南的罗平、腾冲界头、安宁螳螂川的油菜花正在盛开。这些依时令准时造访的美景,受疫情影响,今年游客数量相比往年直线下降,花儿无奈“孤芳自赏”。

游客减少,短期内难免重创这些地方的乡村旅游和民宿经济,但长期来看,人们对大自然的向往会更加迫切,乡村旅游会更加火热。

从这个角度看,疫情终将过去,修练好内功,未来仍可期。

以油菜花观赏为主的乡村旅游按下“暂停键”

3月7日,云南罗平,抗击疫情的斗争仍在继续,这里的80多万亩油菜花田正在盛开,远远望去,金黄一片连着一片。

走进知名的金鸡峰丛景区,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扑面而来。旁边的金鸡村,49岁的村民张奎在此开农家乐已有四五年时间。这家名为“金色家园”的农家乐可同时摆放十七八张桌子,有客房26间,往年平均收入20多万元。

特别是油菜花开的这段时间,农家乐人满为患,有从北上广来的游客,也有俄罗斯、新加坡来的游客。张奎说,每年油菜花开的这段时间,农家乐收入占全年的60%左右。

本想趁今年油菜花期忙活一阵,但疫情打破了他的计划。“春节前房间都订出去了,后来又都退了。”张奎说。

与张奎陷入同样困境的,还有来自腾冲界头镇沙坝地社区的杨兴灿。

最近,界头镇15万亩连片的油菜花海层层叠叠,从高黎贡山下一直铺到天边。48岁的杨兴灿在此开农家乐已有多年。这家名为“兴灿农家乐”的店有客房6间,餐桌10多张,往年平均收入在十几万元至20万元之间。

特别是油菜花开的这段时间,游客络绎不绝,每天房间都能住满,来吃饭的起码二三十桌。“这段时间的收入能占全年收入的60%左右。”杨兴灿说。

和张奎一样,疫情袭来,原本今年再忙活一阵的杨兴灿计划泡汤。

来自云南安宁青龙街道赵家庄村的李东流同样陷入困境。

最近,从青龙街道到青龙峡景区,沿途油菜花盛开,给春天增添了一抹暖色。47岁的李东流在此开农家乐已有10年,虽然只有餐饮没有住宿,但往年平均收入仍有10多万元。

今年春节前,备足猪脚等食材的李东流准备在油菜花期好好忙活,怎奈疫情袭来,往年这段时间能收入三四万元,今年这笔收入没了。

云南罗平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如期而至。毛虹摄

“必须服从大局,下半年好好干!”

不止个体,为迎接油菜花期到来,春节前,相关职能部门铆足干劲,只为迎接四海宾朋。

地处滇、桂、黔三省(区)结合部的罗平,依托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已连续成功举办多届油菜花文化旅游节,打造了一张集旅游观光、民俗体验、商贸洽谈、招商引资为一体的靓丽名片。据该县文旅局提供的数据,每年油菜花期,来罗平旅游的游客占全年游客总数的60%。

今年春节前,和往年一样,罗平县文旅局牵头组织油菜花文化旅游节新闻发布会及系列活动,向外界推介罗平;牵头组织全县旅游市场秩序整治工作,安排部署春节、油菜花文化旅游节接待工作。

疫情袭来,猝不及防,罗平县及时停办有关油菜花的系列活动,紧急关停全县各景区景点。在腾冲,第七届腾冲高黎贡山花海节停办,原定于3月1日举办的第二届美丽乡村花海马拉松赛停办。在安宁,青龙峡景区关停,沿线农家乐和经营户全部暂时关闭。

好在随着疫情防控工作有序进行,2月下旬,云南多个景区相继开放,其中包括罗平的多个景区。“我们以游客安全为第一标准,主要采取体温检测、实名登记、间隔购票与入园、进出扫码等防控策略,做好景区运营的强力防护。”罗平县文旅局相关工作人员说。

不过,景区虽然重新开放,但游客相比往年同期大幅下降。以金鸡峰丛景区为例,2019年2月景区接待游客45.37万人次,门票收入233.27万元,今年2月下旬景区恢复开放以来,接待游客仅1.2万人次,同比下降97.36%,门票收入仅3.27万元,同比下降98.60%。

张奎家的农家乐已重开一周,每天毛收入千把块钱,“(一天)最多能坐两三桌,还都是附近游客。”他说。杨兴灿家好不到哪去,“一天三四桌,房间能住三四间,毛收入一两千块。”他说,收入和往年同期相比只有30%不到。李东流家的农家乐至今尚未重新开业,春节前备的猪脚等食材只能自己消化。

更残酷的是,油菜花期还有半月左右行将结束,张奎等人对今年油菜花能带来多少收入已不做打算。“遇到这种事,谁也料不到,必须服从大局,下半年好好干!”3人的心情并没想象中那么糟。

云南罗平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如期而至。毛虹摄

修炼内功 寻求转危为机的路径

看得出,游客减少,短期内确实重创了乡村旅游和民宿经济。但从长期来看,人们对大自然的向往会更加迫切,乡村旅游会更加火热。于是,各地职能部门、旅游从业人员收拾心情,积极应对,修炼好内功,寻求转危为机的路径。

罗平县深知此次疫情对当地乡村旅游带来的影响,县文旅部门已开始谋划疫情过后的工作。“我们将以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为引领,通过全力推进罗平县鲁布革布依风情小镇建设,加大面向川、渝、桂、黔、粤等主要客源地的宣传推介力度,抓实全域旅游、四季旅游、绿色旅游、智慧旅游建设,力争将全年因疫情而造成的旅游损失降至最低。”罗平县文旅局相关工作人员说。

金鸡峰丛景区重点打造的七彩花田是罗平县抓实四季旅游的一个重要实践。“春天主要是油菜花,秋天栽种连片红高粱、向日葵、孔雀草、鸡冠花、百日草、波斯菊、鲁冰花等。”上述工作人员说,目的就是为实现一年四季有花看,重点解决罗平旅游淡旺季明显的瓶颈,丰富景区周边乡村旅游新业态。

作为农业大镇,腾冲界头把精力放在农业发展上,当地增加万寿菊、烤烟种植面积。2020年,界头镇计划种植万寿菊2.5万亩,预计实现万寿菊总产量5万吨以上,实现总产值5000万元以上。

云南腾冲界头镇的油菜花海。腾冲市委宣传部供图

作为自然生态休闲与民俗度假娱乐相融合的景区,安宁青龙峡景区计划打造二次消费项目,做精产品和服务,加大自身品牌推广,提升产品竞争力,抢占“后疫情”市场。安宁螳螂川景区则计划扩大种植面积,串点成线,连线成片,形成系列作物观赏经济效应。

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经济作物研究所副所长、二级研究员李根泽研究油菜花种植多年,在他看来,短期看,此次疫情确实对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及民宿行业造成重创,在此期间,相关部门及旅游从业人员可适时推动乡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对旅游产品和服务品质进行升级,为“后疫情”时期的乡村旅游夯实基础。同时,可开展“再造一朵花”工程,在腾冲等中晚熟油菜产区,加强管理延长花期,再造云南省油菜花旅游产业,发挥季节和地理优势,三产融合带动农民增收。

他介绍,长期看,根据全国油菜花旅游线路图分析,每年最早开的油菜花在云南罗平,最晚的在云南丽江。云南省可借助此优势,以花为媒,深度挖掘油菜花文化内涵,将油菜花与旅游发展、民族文化深度结合,形成油菜花产业带,打造“一朵花”经济,从而形成以农促旅、以旅促农、农旅融合发展的良好局面。

张奎没被疫情击垮,感慨之余,他对疫情后自家农家乐的发展充满信心。“到年底前,只要医务人员持证来我的农家乐,吃住免费!”他特意让本网把这句话着重写上去。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推荐阅读

昆明清零!云南现有确诊病例仅剩2例  人民网昆明3月6日电 (薛丹)据云南省卫生健康委6日中午消息:截至3月6日12时,云南已连续14天新增病例为0,全省累计确诊病例174例,治愈出院170例,死亡2例,现有确诊病例2例,无重症、危重症病例。现有疑似病例6例。 各州市累计确…【详细】

要闻

云南启动沙漠蝗防控保障生态安全 将布设110个至120个监测点  3月4日,云南省林草局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林草主管部门充分认识沙漠蝗侵入的风险性和侵入后的严重危害性,切实加强组织领导,对监测预警和防控工作及早进行安排部署,采取有力措施,有效应对沙漠蝗侵入云南风险,做好沙漠蝗及其它草原蝗灾防控工作,保障云南…【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