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政府高层先后辞职 玻利维亚为何突然“变天”

2019年11月13日08:46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原标题:多名政府高层先后辞职 玻利维亚为何突然“变天”

   北京时间12日,宣布辞去玻利维亚总统一职仅仅两天的莫拉莱斯飞往墨西哥寻求庇护。多名玻利维亚高层先后辞职,但这个过去10多年“既稳定又贫穷”的南美内陆国家的混乱局势并没有平息。有拉美国家媒体称,国内反对派日益激进的行为、武装力量的“辞职建议”,以及一向亲右的美洲国家组织强硬立场合在一起,给了莫拉莱斯最后一击。随着被看成是“拉美政治不倒翁”和“反美斗士”的莫拉莱斯离去,拉美左翼力量也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而如果玻利维亚局势不能尽快平稳,那么,这个有些“悲情”的国家或许还是难以摆脱“睡在金山上的乞丐”的宿命。

  “埃沃把水和电都接通了”

  “谁认为玻利维亚足球水平不高,就到拉巴斯举办世界杯吧,笑到最后的一定是我们。”据说占据“高原主场”的莫拉莱斯曾说过这样的豪言壮语。记得几年前《环球时报》记者从巴西到玻利维亚出差,临行前专门服用了抗高原反应药。深入山区时,记者接触到的印第安人大多民风淳朴,有的靠种植高原小米、搞特色农业为生,日子过得清贫而安逸。

  莫拉莱斯全名为胡安 埃沃 莫拉莱斯 艾马,但玻利维亚山区的印第安人喜欢亲切地称他为“埃沃”。接受记者采访的印第安人对莫拉莱斯的一些政策表示满意。女大学生卢西说:“埃沃把水和电都接通了。合作社统一收购特色农产品,然后出口,尤其是高原小米。”她还问记者:“中国是否有这种高原小米籽卖?这可是纯绿色食品。我们自己都不舍得吃了,都拿去出口创汇去了。”

  从玻政府、议会所在地拉巴斯新建的高楼和山头的贫民区可以看到这个国家的贫富不均。《环球时报》记者乘缆车上山,看到山上有成片的贫民区,规模虽比巴西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要小,但也显得颇为“壮观”。当地人说:“听说我们跟里约一样,穷人住山头,富人住平地。但如果没有人带着你,最好不要去贫民区,会有些不安全。”一个自称“乘缆车几乎不怎么花钱”的当地学生说:“你们游客乘缆车要付费,但对我们来说,这只是个交通工具,是一个平民总统为民所想的(福利)。”

  玻利维亚历史上是印加帝国的一部分,曾沦为西班牙殖民地。玻利维亚面积109.8万平方公里,人口1100多万,印第安人占54%,印欧混血占31%,白人占15%。巧合的是,在该国2005年12月提前举行的大选中,“争取社会主义运动”的候选人莫拉莱斯获得54%的选票,成为玻建国以来首位印第安人总统。当年5月,“争取社会主义运动”等党派发动大规模示威游行,以罢工封路等方式反对国会颁布新《石油天然气法》和政府对外资开放油气资源,并导致当时的梅萨总统一个月后辞职。过去五六十年,玻利维亚发生过多次军事政变。2001至2005年,玻利维亚政局动荡期间,还先后更迭过5位总统。

  对今年10月下旬的总统选举,玻利维亚反对党及支持者认为“存在舞弊”,要求重新进行选举。随后抗议活动升级,引发社会动荡。有拉美分析人士认为,莫拉莱斯识时务,为避免执政党高官受到迫害和国内引发更大规模的争斗,才决定“以辞职换和平”。巴西《环球报》称,莫拉莱斯辞职导致玻利维亚陷入不稳定的循环。自1825年独立以来,玻利维亚的历史就是政变、革命、反革命的循环,不稳定的政府以及印第安人势力远离权力中心。

  “睡在金山上的乞丐”和“拉美病”

  执政10多年,莫拉莱斯政府摒弃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加强国家对经济的干预,经济总体上发展稳定,近些年都保持着4%以上的增长速度。联合国拉美经委会的报告曾评价“玻利维亚经济在南美最有起色”。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所学者韩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2005年莫拉莱斯执政以来,玻利维亚保持了相对稳定的经济增长,发展较其他南美国家更为平稳,常年保持较低的通胀率水平。但玻利维亚毕竟是一个依靠初级产品出口的资源型国家,贫困率较高。莫拉莱斯政府将“美好生活”这一印第安人传统生活理念纳入政策中,实施了多项社会补贴政策,如坚持推行有利于印第安人的教育、就业、医疗政策。对这些政绩,拉美国家媒体也有客观报道。如巴西《环球报》称,莫拉莱斯执政期间,玻利维亚贫困率从60%降至34%。

  但玻利维亚存在各地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东部的圣克鲁斯省约占玻总面积的1/3,天然气资源丰富,主要出口到巴西和阿根廷。该省是此次玻局势动荡的一个发起中心,一些反对派领导人物也成为“倒莫”先锋。

  韩晗认为,此次玻利维亚的政治危机原因是多方面的。尽管莫拉莱斯执政期间,国家整体发展良好,但他今年再次参选还是引起诸多争议。同时,在经济领域,保持多年的固定汇率也逐步进入高风险期,2019年国家财政预算赤字率为7.8%。国际方面,美洲国家组织公开称玻选举舞弊,客观说明地区外部对拉美左翼力量生存空间的挤压。

  说玻利维亚是个“悲情”国家,是因为1879年在同智利的一场战争中,该国丧失沿海领土,成为内陆国。很多媒体曾形容玻利维亚好比“睡在金山上的乞丐”,原因之一就是这个内陆国家丰富的矿产资源无法大量外运。一位在玻利维亚等拉美国家工作多年但不愿透露姓名的国际商务官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原料输出型”的玻利维亚容易“受制于人”,驱动国家经济发展的基础太单一,存在风险。而从外部看,尽管美国在全世界“多点开花”的能力在萎缩,但它还是有一套反左翼政权的“班子”。

  “玻利维亚像是在发烧。有个词叫‘拉美病’,有一句话有点激进但不失准确——拉美国家对人类工业化的贡献,就是提供各种各样的教训。”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国际商务官员看来,拉美的病根在于:在没有建立起良好市场体系前,被灌输了必须以高度工业化和市场为基础的欧美式民主,而经济基础又不匹配上层建筑。

  《环球时报》驻秘鲁特约记者6年前在拉巴斯居住过一周,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国家的贫富差距悬殊。拉巴斯商业中心卖的东西都很贵,但找不到麦当劳快餐店,据当地华人介绍:“普通人消费能力不强,店开了一年就关了。”据在玻生活多年的丁先生介绍,莫拉莱斯是比较亲民的,大部分精力放在解决贫困族群问题和基础设施建设上,但他对富裕阶层和中产阶级增税也造成贫富阶层矛盾激化。他还说,玻不缺资源,旅游资源也不少,但政府打开国门、招商引资的力度不够,此外,腐败现象也很常见,如海关人员索要小费等。

  “一些拉美国家的大权仍在军方手中”

  俄《消息报》刊文为“‘拉美政治不倒翁’莫拉莱斯辞职”感到惋惜。文章认为他为减少国内贫困、维持经济稳定和消除社会不平等做出了贡献,但因没有及时放弃权力而失去部分民众和军方的支持。莫拉莱斯长期执政,但没能阻止反对派发展,也没有建立忠于自己的军队。在反对他的人群中有失业的年轻人,几大城市中反对派的势力也很大。

  谈到莫拉莱斯的执政团队出现裂痕,特别是失去军警力量的支持,丁先生说,当地军人和警察常抱怨待遇太低、“伙食不好”,生活质量没有提高。有的警察因公殉职,政府只给3000美元的补偿金。对玻利维亚武装部队总司令和警察总司令分别发表声明,要求莫拉莱斯辞职以利于国家的安全与稳定,西班牙《国家报》分析说,如果不是军方介入,玻反对派的诉求不会这样轻松实现。这从侧面表明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即“一些拉美国家的大权仍掌握在武装力量手中”。

  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莫拉莱斯被看成是追随古巴卡斯特罗和委内瑞拉查韦斯的“反美斗士”。莫拉莱斯与极右势力斗争、资源国有化等措施损害了国内和国际上的利益集团。俄罗斯《观点报》11日刊文称,“美国不喜欢在自己的后院出现左翼力量,玻利维亚的‘颜色革命’成功,拉美又一个不屈从于美国的政权垮台”。文章认为,莫拉莱斯并没有采取激进的社会主义变革,这是玻经济相对稳定的原因。由于种植古柯,玻还成为贩毒集团关注的对象。

  俄现代思想发展国家研究所副所长伊戈尔 沙特洛夫认为,很多拉美国家的政策就像一个钟摆——在反美主义和亲美主义之间左右摇摆。俄军事政治科学家协会专家安德烈 柯什金也表示,玻利维亚政局变动,表明“美国正在按照‘门罗主义’清理其后院,美国在关键时刻向玻反对派输入资金,以破坏反美国家的稳定”。(张卫中 李晓骁 孟可心 丛超 柳玉鹏)

(责编:木胜玉、徐前)

推荐阅读

云南在进博会上收获满满  11月10日,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闭幕。进博会期间,云南省交易团热情“拉手”新老朋友,深化交流合作,分享机遇。他们忙采购洽谈、忙学习交流,参会收获满满。 中国铁建高新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建装备)与奥地利Plasser&…【详细】

要闻

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自我揭短、自曝家丑”之一  按语: 省委巡视发现云南城投集团存在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这些问题性质严重、影响极坏、教训深刻。这些问题的发生,暴露出集团党委一段时期管党治党宽松软,党的建设特别是政治建设弱化和缺失;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对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