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玉溪:专业“红娘”上线  服务科技成果转化

程浩

2019年11月08日08:34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编者按:第二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开展以来,云南玉溪红塔区聚焦中心工作促发展,将云南省委对红塔区提出的科教创新城、健康宜居城、生态园林城“三城”建设新要求、新定位与主题教育结合,提振干部队伍精气神,为改革发展稳定提供强大动力。

玉溪市委常委、红塔区委书记张小良考察转化中心。

把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对地处祖国西南一隅、云南玉溪红塔区的多数企业来说,并不拿手。这时就需要“红娘”牵线。负责科技成果转换的专业机构,就是沟通技术供给和企业技术需求的“红娘”。

去年初,红塔区与云南省科学技术院合作,成立红塔区科技成果转化中心, “红娘”开始“持证上岗”,旨在让当地在推进“科教创新城”建设中迈出新步伐。

一年多来,“红娘”新手业务开展如何?业绩如何?困难在哪?未来在哪?一探究竟。

红塔区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人民网 程浩 摄

“红娘”出马 陌生人很快成朋友

要爆破山体、楼房,技术含量高,不是想放多少炸药就放多少,门道很多。玉溪市山友民用爆炸物品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山友公司)有一项重要业务就是进行爆破作业,公司老板姓孔,他不知道公司爆破技术产生的人力、物力等成本中部分属于研发支出,更不知道企业搞研发还能获得政府补助,直到樊昊找到他。

樊昊是红塔区科技成果转化中心负责人,人到中年,气质儒雅。作为中心负责人,他具有多年科技研究成果转化经验,曾主导专利40多项,成果转化30多项,获得过红塔区新兴人才等多个奖项。

在他组建下,中心有财务专家、电子政务专家等7人,规模不大,但每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为当地企业提供科技成果评价、转移转化等服务。

中心刚成立时,樊昊和红塔区科技局工作人员走访辖区规模以上企业后发现,多数企业成长性强,科技需求旺盛,投入的研发成本不低,但企业对“搞研发政府有补贴”一说并不清楚,极个别清楚的,也分不清哪些费用算研发成本,哪些费用算运营成本。

“你说,如果他们知道政府的补助政策,且积极申报,是不是研发成本就能低一些,换言之企业运营成本就少一些。”樊昊用了个假设。

他来到山友公司宣传补助政策,孔老板觉得是好事,安排公司财务做。可财务分不清研发成本和运营成本,觉得是给自己增加工作量,干着干着就想放弃。樊昊去了6次,手把手教,最终核算出公司研发成本超过1000万元。经过逐级申报,公司最终拿到政府补贴近80万元。

一下 “省”了80多万元,孔老板开心,“这两年生意不好做,你帮我们‘省’了那么多,感谢啊!”他对樊昊说。一来二去,两人处成朋友,公司有专业问题需要咨询的,他第一时间会想到樊昊。

樊昊明白,帮助企业申报补贴、申请专利等只是红塔区科技成果转化中心的初级业务。“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起码慢慢敲开了我们与企业沟通的大门。”他说。

转化中心展厅,一家专门展示有机农产品的展柜。

与红塔区“结缘” 推动重点产业发展

再来细说樊昊所在的红塔区科技成果转化中心。它是云南省科学技术院与地方政府合作成立的首个县区级科技成果转化中心。

成立于2014年的云南省科学技术院,是以整合国内外科学技术创新资源,促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和现代服务业发展为重点的新型科研机构。根据云南省“十三五”科技创新规划,该院计划在全省129个县市区建立科技成果转化中心。

红塔区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成立后,该院和红塔区政府发挥各自优势,构建科技资源共享、创新创业孵化、科技金融结合、科技成果评价及转化四大科技创新平台,共同开展科技资源共享、创业创新、科技金融、人才智力、科技咨询和评估、科技交流等多项服务。

为何先期选择落户红塔区?“红塔区多年来坚持把科技创新作为第一生产力,科技创新综合指数位列云南省前列,且被省政府批准为云南可持续发展实验区……”樊昊列举红塔区优势。

确实,红塔区拥有2个省级高新技术产业区、2个高新技术特色产业基地,培育了22户高新技术企业及62户省级创新型和科技型企业。建立了包括众创空间、院士工作站、专家工作站、工程技术中心在内的一大批创新平台,有力推动了重点产业发展。

然而,在科技成果转化的专业服务体系方面,红塔区专门的专业服务机构和人才还比较匮乏,而云南省科学技术院恰恰有这方面优势,于是双方决定合作成立红塔区科技成果转化中心。

红塔区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人民网 程浩 摄

“主业”突破 不乏亮眼

通过初级业务敲开与企业认识的大门后,一年多来,樊昊和区科技局工作人员多次深入到辖区企业,并邀请专家授课讲解,帮助企业了解科技成果转化方面的基础知识,为企业争取权益。

过程并不顺利。以申报研发补助为例,樊昊和区科技局工作人员制定了“三步走”战略:第一步摸底调查,第二步征询意见,第三步帮助申报。樊昊等人花一周时间走访了六七十家企业,发现多数企业对政策吃得不透的,征询意见后,多数老板想申报,可财务人员水平不够,樊昊和同事得花时间耐心培训,直到财务人员熟练掌握。

一步步走来,转化中心起步不错:2017年,红塔区研发支出占GDP比重仅为0.63%,到2018年,在樊昊和区科技局工作人员努力下,这个比重涨到1.3%。“虽不高,但努力总算有了回报。”樊昊说。

11月6日,在上海市人民政府主办的“拥抱进博·共享未来——2019上海城市推介大会”上,咨询公司德勤发布了《选择上海——恒新之城》调查报告。《报告》指出,上海研发支出占GDP比重达3.98%,这一比重甚至超越大多数发达国家。“与这个数据相比,我们还得努力再努力。”樊昊说。

企业的大门敲开了,红塔区科技成果转化中心这个“红娘”开始在“主业”上突破,他们整合资源,推广辖区企业品牌,尽力为企业提供技术支持。“要不是他们,我根本没机会接触到潜在的合作伙伴。”玉溪众新科技农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中药材种植企业,总经理康学春之前一直愁种植技术怎么提升,红塔区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从中牵线搭桥,为他们争取到某科研机构技术支持,中药材品质一下子上去不少。

红塔区创新创业孵化基地一楼有个近千平米的展厅,走进去看,里面有红塔区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成立短短一年多来凑成几段“姻缘”的具体展示,包含农业、城市管理、高科技等领域,不乏一些亮眼项目。

樊昊的打算是,把转化中心打造成立足红塔区,面向全省乃至全国的科研成果转化与产业孵化平台,进行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助推红塔区高质量发展。

短评:

科技成果转化是一个国家和地区促进科技与经济结合、实现创新驱动发展的重要手段,是提高综合竞争能力的重要动力。近年来,云南省内各地重视科技成果转化,不少县区科技成果转化中心应运而生。以红塔区所在的玉溪市为例,至去年底,先后建成多个县区级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云南省科技厅分别对各县区成果转化中心补助经费40万元。

通过科技成果转化中心的作用,玉溪市在全国积极布局,构建了长期、稳定的合作交流平台,比如,依托东南大学和江苏省生产力促进中心构建了玉溪市与江苏省技术转移联盟20多个成员单位招才引智合作平台;依托中科院昆明分院构建了玉溪与全国中科院系统协作创新平台;与科技部中国技术市场协会科技成果转化研究中心等单位对接,达成18项科技合作意向……

但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和不足。在科技成果转化的专业服务体系方面,专业化成果转化管理和服务人才相对匮乏,特别缺少既懂成果转化,又具备法律、财务、市场等专业能力的复合型人才。

大背景下,《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财政支持和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实施意见》近日出台,旨在发挥财政资金和财政政策的激励作用,加快推进科技成果转化,并有吸引高端科研人才来滇的奖补措施。

我们期待,通过政策保障,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率不高的“老大难”问题,能慢慢解决。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推荐阅读

第七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在云南临沧开幕  人民网临沧11月7日电 (虎遵会)6日晚,第七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暨2019国际澳洲坚果发展年会(临沧坚果文化节)在云南省临沧市隆重开幕。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席胡占凡,临沧市委书记杨浩东,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新闻出版…【详细】

要闻

干布村:藏在怒江峡谷的“网红”村  干布村一角。人民网 符皓 摄 这几天,位于云南怒江峡谷中段的干布村“火”了。 11月2日,云南省政府驻北京办事处联合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在干布村举行了一场草果文化宣传推介活动,随后,村里草果丰收庆典的图文视频刷遍网络及新媒体,…【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