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护工野蛮生长 医院很无奈

2019年10月17日08:44  来源:昆明日报
 
原标题:无证护工野蛮生长 医院很无奈

  当家人生病住院又没时间陪护时,请个护工陪护家人,成为很多人的首选。

  近期,记者走访了昆明多家医院发现,昆明护工的陪护市场很大,无资质的“黑”护工与正规持证护工一样活跃,并且因为价格等因素还很有市场,其背后的隐患也不容忽视。目前,这个市场很难进行有效的规范与监管。

  有人抱怨有人夸

  陈女士最近被护工问题搞得头疼不已。1个月前,陈女士的母亲因直肠癌住进医院,因为工作忙,于是她在来病床前毛遂自荐的护工中选择了一位“看上去很老实”的妇女,让她在白天来照看母亲,而子女就在每天下班后到医院陪床。

  “不到3天,护工就和我母亲闹不愉快了。”陈女士说,母亲说护工常常不在病房,护工则说母亲要求太多。别别扭扭地住了半个月院后,陈女士的母亲出院了,本以为结清护工的费用就没事了,谁知护工一直在说陈女士一家算少了天数,经常打电话来吵架。

  赵先生最近也遇到同样的烦心事,60多岁的母亲因病住院,需要有人随时守在床边。但家人都要上班,因此赵先生雇用了护工来照料。谁知这位自称有多年经验的护工同时照顾多位病人,经常顾此失彼,护理费用却很高。

  同样请护工,但邱先生却非常满意。今年7月,邱先生84岁的老父亲突发脑血栓住院。刚开始,作为独生子的邱先生白天上班,晚上到医院陪着父亲,但后来身体实在是熬不住了。经人介绍,邱先生每个月花5000元请了一名无证的护工,从7月到目前,他每天协助护士监护父亲,输液、打针、吃药;护理父亲,吃、喝、拉、睡,基本是寸步不离;帮助父亲康复,翻身、按摩、起坐、行走……邱先生对这名护工心怀感激。

  “黑”护工入职门槛低

  护工是从20世纪90年代初兴起的新职业,他们主要是在医院为生活自理有困难的病人提供一对一服务。护工出现,不仅对医院护理工作提供了必要补充,也为病人及其家属减少了后顾之忧。

  业内人士透露,最初昆明护工多以“散兵游勇”形式出现,他们在医院门口或住院部门口蹲点,主动与患者或家属搭讪找活。目前昆明陪护市场上专业护工不足万人,而无资质的“黑”护工就有上千人。他们大多来自农村,年龄大多是30岁到45岁之间的女性。就整个市场而言,经正规培训上岗的护工并不多,特别是游击队护工整体素质普遍不高,不具备专业护理知识,有的连健康证件都没有。

  目前昆明市护工来源主要有两种,一种归属于中介机构,一种是没有加入任何公司自己单干的。与此同时,目前护工培训并不普及,大多数护工没有接受过规范的培训,不具备基本的护理常识和技能,跟保姆没什么区别。还有些护工同时揽下多个活,有的隔着楼层或在另一幢楼,护工奔忙在各病区之间,护理质量无法保障。

  记者走访了解到,招收护工时要求文化在初中左右,年龄在35岁至40岁,太年轻或太老都不合适。虽然一些护理公司在招收新护工时,都明确要求还要经一个月职业道德和护理知识培训才能上岗。但一些护工透露,其实只要交一些费用给公司,基本都能拿到上岗证。一家政公司负责人透露,来应聘护工只要凭身份证就行了。“健康证和上岗证说白了只是个形式,至于培训,这些人多数已经干了多年,都干出了经验,没见过有什么问题。”

  做了10年护工的张女士说,护工的工钱是约定俗成的,一般是每天200至300元,有的护工为了招揽生意而降价,等家属同意他来护理病人后,就开始偷懒了,有时只有在家属来探访时才能见到这位护工,病人找不到自己的护工,只能请别床的护工帮忙的情况很常见。还有的护工会形成小团体,宁可一个人照顾多个病人,也不愿把客源分给小团体以外的护工,这样的抱团带来的恶果是垄断,别的护工都不敢接病人,他们就可以胡乱加钱,病人病情一恶化就要求家属加工钱。

  “我们也愿意规范起来,持证上岗。”已在昆明某医院做了8年护工的张红静(化名)说,8年前,因为得知做护工没有学历、年龄的要求,所以跟着朋友进了这一行。但是干下来,她发现护工也很需要技术,特别是产科和骨科的病人,护理要求就更高。张红静说:“如果有一个组织安排病人,我们会更有归属感。”

  没名分、没标准、没监管

  到底“黑”护工“黑”在哪里?

  记者调查了解到,首先是“黑”在名分。“黑”护工的群体主要是亲戚和老乡,分布在医院的病房中,只要有新病人入院,他们就会上前推销,有的医院清洁工也会帮忙介绍。没有“健康证”“护理证”之类的从业资格证书,也没有经过专业培训,靠老乡“传帮带”,“黑护工”们就这样在各大医院活跃着。

  价格方面则没有标准。近年来,与急速上升的市场需求相伴随的是,陪护价格也在节节攀升,酬劳从起初一天的50至80元涨到现在的200至300元左右,重病患者陪护以及节假日期间收费更高。由于市场竞争的缘故,“黑”护工的服务价格普遍偏低,浮动很大,并没有优势,但正是这一点提高了其被雇佣的概率,也是存在于医院的关键因素。

  制度方面,则缺乏监管。目前法律法规并未禁止住院患者雇佣陪伴人员,很多患者家属让“黑”护工以患者家属的身份作为陪伴,从制度上难以对“黑”护工现象形成有效制约。同时有业内人士指出,没有准入门槛、缺乏统一的执业标准和执业规范、缺乏考评监督制度、缺乏规范的培训、不需要持证上岗等成了当前护工行业突出的问题,这不仅让广大护工权益受损,患者和家属也无法获得放心的服务。目前管理部门在规范和管理护工的制度设计上,仍是空白。

  建议:请有证护工靠谱

  昆明某医院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活跃于医院的护工有几大类,包括由公司招聘的,固定在每个病区进行日常陪护服务和运送病人外出进行检查治疗的“普陪”,工资来源于医院按人头向公司支付的服务费,收入基本固定;还有根据病人自家需要聘请一对一服务的“专陪”,由公司统一管理,收入来源于聘请患者,多陪多得;此外就是所谓的“黑”护工。这些人因为不愿意受公司管理,是通过自行在入院处等地方游说病人,让其聘请其陪护。

  “我们无法监管‘黑’护工,因为护工不属医院的管理范畴,他们出了事,只能由公安来处理。”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之所以存在管理难题,在于护工是病人请来护理的,医院不能赶他们走;其次,只有他们影响了医院的正常医疗秩序,医院和有关部门才能干涉;再者,即便他们行为过分,医院也只能从侧面说服、教育,而无权处罚。

  昆明某医院有关负责人表示,现阶段护工行业存在三方面的安全隐患:大部分护工对病人的具体病情和背景不够了解,缺乏健康、安全方面的常识,在护理方面不够专业,有时会造成病人病情加重;护工流动性大,出现陪护事故难究责;护工本人缺乏一定的消毒和隔离知识,在护理一些传染病患者时容易对自身健康造成危害。建议家属一定要请有证专业护工,避免上当受骗还花冤枉钱。(记者黄河清报道)

(责编:徐前、朱红霞)

推荐阅读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出租房楼下,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人民网 程浩 摄 如果用黑布把你眼睛罩住,会是什么感觉?有一个群体,眼睛整天被“罩”着,看不见亲人,风景被遮挡。 他们或一出生就满目黑暗,或后天失明与光无缘。10月15日是“世界盲人日”,我们走进云南一…【详细】

要闻

人民网评:敬畏事实,等待李心草之死迷雾散开  “坚持实事求是、一查到底”“一定公正执法、查清真相”。昆明警方的一纸通报,让沸腾的舆论稍微平静了些。从提级成立专案组,到检察机关介入监督,再到倒查盘龙分局前期工作,在多方合力推动下,相信李心草事件终会水落石出。 李心草事件之所以…【详细】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