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金钥匙”再开振兴门

——云南临沧探索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衔接结合

记者 徐元锋

2019年09月23日10:22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脱贫攻坚是‘小拇指’,乡村振兴是‘大拇哥’”,如今字红梅去农户家讲政策做工作,常用这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她解释:“脱贫攻坚的成绩当然顶呱呱,这么说村民好懂。”字红梅是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蚂蚁堆村村主任,这几年蚂蚁堆村脱贫后,制定了村庄规划,如今正种柚子、修串户路“忙振兴”。

临沧市地处我国西南边境,少数民族人口占四成多,所辖8个县区全部为贫困县(区)。党的十八大以来,临沧有7个县(区)退出贫困县序列,2018年云南省脱贫考核排名第一。副市长赵贵祥说,以振兴巩固脱贫成果,临沧正处在脱贫攻坚向乡村振兴工作转换关键期。如何把脱贫攻坚的宝贵经验“引导”进乡村振兴?临沧有思考有探索,值得其他地区借鉴。

脱贫攻坚的宝贵经验千金难买

赵贵祥认为,脱贫攻坚以来,可谓三个“抱得最紧”——干部群众打成一片“抱得最紧”,临沧有三千多名工作队员奋战在一线,和贫困户结成亲戚;上下级、各部门“抱得最紧”,五级书记抓实脱贫,许多以前不怎么见的省级部门也见得多了;东西部协作对口帮扶“抱得最紧”,形成帮扶大格局。他说:“脱贫攻坚有许多经验值得好好总结,千金难买!”

蚂蚁堆乡山区占到99.5%,是深度贫困乡。如今全乡贫困户从1900多减少到100多户,各方面变化天翻地覆。乡长孔广华说,脱贫攻坚补了乡村振兴的短板,打下好基础,主要体现在基础设施、产业和村民组织化方面。蚂蚁堆乡农村路和房子的变化最大,“订单农业”正改变小农经济,“因为经常开会动员”,村民的组织化程度和精神面貌今非昔比。以房为例,之前全乡8640户人家,只有1400多户砖混房,如今新建住房就有两千多户,加固改造住房三千余户,住房条件有了质的飞跃。

脱贫攻坚真抓实干,在临沧基层带来巨大变化:“党的光辉照边疆,边疆人民心向党”,党在边疆民族地区的执政基础更牢固;贫困群众尤其是少数民族群众的生产生活方式改变,甚至“一步跨千年”;与接壤的缅甸边境比较,我国国际形象更有魅力。

随着脱贫攻坚的胜利推进,特别是已经脱贫出列的县区,基层工作重心面临顺势调整。如果说脱贫攻坚是一场“阵地战、歼灭战”,那么乡村振兴就是“持久战”,二者在受益范围、政策目标、工作领域等方面都不同。但干部群众认为,五级书记立军令状抓脱贫的责任体系,贫困地区统揽全局的动员体系,第三方评估严格抽查的评价体系等等,乃至派工作队进村等,都值得乡村振兴工作借鉴参考。

乡村振兴起好步先得转好型

脱贫攻坚给农村“托了底”,但离乡村振兴的需要还有很大差距。蚂蚁堆乡长孔广华说,目前乡里的最短板还是路。蚂蚁堆乡14个村委会实现了到村委会道路硬化,但仍有8个村委会的村组道路为砂石路,晴通雨阻。“寨子里有没有水泥路,盖房子一块砖差出三四角,卖一头猪相差一两百”,他说。双江自治县那洛村没有贫困户,正美化环境发展乡村旅游,但建个污水净化池还差20多万,成了振兴的“拦路虎”。

赵贵祥分析,目前边疆欠发达地区乡村振兴,普遍面临的困难挑战可归纳为“四化”:人才“流失化”;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薄弱化”;精神文明“物欲化”;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单一化”。他说:“不少村村级集体经济发展都存在思路不清、政策不全、举措不实的现象,一些发展靠前的村也因思路单一,优势发挥不明显。”

赵贵祥认为,顺应乡村振兴需要,已脱贫地区在责任不变、力度不变、队伍不变的同时,在帮扶措施上需要从精准到共享、从特惠到普惠、从管理到服务的转变。一是从支持贫困户扩大到非贫困户,从支持贫困村扩大到非贫困村。二是对主导产业的支持从生产的种养环节转移到加工、销售、品牌建立、产业融合等。三是从对农户的支持扩大到对职业农民、家庭农场、合作社、龙头企业等。四是从支持主力从财政资金转移到以金融资金和工商资本为主,金融支持方面从对贫困户的小额信贷支持,扩大到普惠金融支持。

“贫困地区形成了以脱贫攻坚统揽全局的工作体系,可以参考用到乡村振兴工作中”,赵贵祥建议,这包括责任体系、动员体系、考核体系、治理体系等。临沧市出台系列文件,明确了乡村振兴的短期标准,让振兴更“精准”可操作可考核;按照五种不同类型的村庄,集中打造400个示范村;采取省市县挂钩包点等“四个一批”方式推进示范点建设。同时,在自然村成立乡村振兴理事会,发挥好村民的主体作用。

“四个延续”让脱贫振兴不断档

临沧市在乡村振兴方面“醒得早起的也早”,20018年就出台了因地制宜的振兴文件,表现在:自上而下谋振兴,但重心在下;理出农村人力、物力、问题和项目“四个清单”,摸清振兴家底;乡村振兴规划先行,开展“万名干部回乡规划”;以“百村示范、千村整治”为抓手,大力开展农村环境整治;同时确立了一批乡村振兴的“示范典型”先行建设。

今年4月,临沧市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退出贫困县。7月25日,县里在“脱贫攻坚指挥部办公室”加挂“乡村振兴办公室”牌子,同时整合“县联席会议办公室”、“县乡村旅游办公室”等,44人的队伍几块牌子一套人马。县农业农村局、扶贫办、文化旅游局领导集中办公,其他部门根据联席会议机制适时集中,每星期最少开一次联席会议。

双江自治县副县长杨泰平说,按照脱贫攻坚退出“四个不脱”和“六个不变”的要求,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和防止返贫仍是“摘帽县”的头等大事。不过将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和旅游结合起来,可以部分满足乡村振兴的资金项目需求。目前脱贫攻坚项目库每年调整两次,双江县三年将整合5个多亿涉农资金,项目可以“有条件的”用于非贫困人口和非贫困村。不过他也说:“前些年脱贫攻坚投入大量资金,今后乡村振兴最缺的是钱。”

双江扶贫办任副主任董梅分析,把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机制整合可实现“四个延续”,即精准理念延续、政策措施延续、帮扶力度延续、成效检验方式延续。在此之前,贫困地区乡村振兴虽然“调门高”,但因具体项目进不了脱贫项目库,无法落实。探索整合两大机制,也打消了一些人“扶贫办今后何处去”的疑虑。

(责编:朱红霞、徐前)

推荐阅读

全国城市基层党建创新案例评选揭晓 云南3案例入选  人民网昆明9月20日电 (符皓)9月20日,全国城市基层党建创新案例评选活动公布评选结果,全国共有130个案例获评最佳案例和优秀案例,其中,云南省玉溪市的“精准发力,打造城市基层党建新高地”基层党建案例获评最佳案例,云南省昆明市的“万名党员…【详细】

要闻

全面降准后昆明房贷利率保持平稳  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9月16日,年内第二次降准全面落地。降准对房贷利率有何影响?记者近日采访多家银行信贷人士发现,降准落地后,昆明房贷利率暂无下行趋势。 昆明某商业银行一位个贷经理表示,目前该行首套新房、二手房按揭…【详细】

要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