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家在国门线上”

程浩

2019年07月23日08:34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边民互市赶集日上赶集的边民。人民网 程浩 摄

云南省普洱市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曲水镇坝伞村以前没有一个叫“国门寨”的自然村,直到去年,散落在山里的37户133口人集中搬去政府投资建的新居,国门寨村民小组才算正儿八经在中(国)越(南)老(挝)边境扎根了。

“守边固边,还能靠边发展!”这是当地政府的考虑。

哈尼族村民施玉兰觉得政府这么安排“靠谱”。如今,每到边民互市赶集日,她就背着野菜到集市卖,平日就守着自家的茶园,丈夫打打零工。估摸一算,全家年收入四五万元轻轻松松。

“光景越来越好!”施玉兰笑得灿烂。

国门寨村民小组,黄白相间的哈尼族民居很显眼。人民网 程浩 摄 

搬了新家 边民“得意”起来了

在中越边境3号界碑附近极目远眺,山连着山,一直绵延到视野尽头。国门寨村民小组就处在一处山坡的半山腰上。远远望去,黄白相间的哈尼族民居像嵌在山腰上一样,阳光穿透云层洒上去,那叫一个好看。

“你看,这边山翻过去就是越南,那边山翻过去就是老挝。”指着村后的大山,施玉兰“炫耀”到,一脸的“得意”。

可这个“一寨连三国”的村子还没在边境扎根之前,施玉兰哪得意得起来。

很多年前,施玉兰和丈夫在边境一带的一家茶厂打工。茶厂倒闭后,厂里好几百号人被迫自谋出路。大多数人离开大山,去城里讨生活。施玉兰和丈夫找不到更好的去处,“回老家么,出来好多年,地也没了;出去么,没啥手艺。”思前想后,两口子和一些没出走的同事在山里扎了根。

那些年,大伙散落居住在靠边境一带的山里,一户不挨着一户,住着的石棉瓦房不隔热,雨天还漏雨,施玉兰和丈夫只能忍着。平日里,两口子靠四处打零工讨生活,日子过得艰难。一些人坚持不了,离开了。

人留住了,边境才能发展。在国家脱贫攻坚政策的推动下,江城县将易地搬迁与抵边安置结合,鼓励边民抵边居住,大伙共建和谐边境。

很快,政府投入500多万元的国门寨建成。去年12月,包括施玉兰家在内的37户边民搬进新家,涉及全县6个乡镇,建档立卡户19户。

施玉兰家的新家75平米,一家三口人住着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房子,打眼一瞧,和城里没啥区别,窗明几净,地砖、茶几、液晶电视……要啥有啥,进门还得脱鞋。

“比之前好太多了!”施玉兰笑着说。不远处,村里活动中心、文化室、球场、公厕的修建工程正在收尾。“羡慕吗?”施玉兰“嘚瑟”到。

中越3号界碑。供图

靠“边”发展 边民们挺知足

新房住上了,咋“稳”咋致富?当地政府早考虑到了——靠“边”发展。

一大早,天刚亮透,施玉兰麻利地背上前一天上山采的野菜,朝两公里外的中越龙富通道赶去。这天是通道边民互市赶集日,街上人挤人,越南人、老挝人提着篮子,骑着摩托车来赶集。

没多大工夫,施玉兰的背篓见了底,算算,“42块!”施玉兰挺知足。

龙富通道与越南奠边府省勐念县箐头乡相连,中越3号界碑就在附近。多年前,中越两国常有边民在此零星做些小生意,经双方政府努力,2010年3月开始,每月的3日、13日、23日被定为龙富通道边民互市赶集日。打那时起,一到街天,中国、越南、老挝的百姓涌到街上,各取所需。

到了街天,施玉兰或卖野菜,或卖菌子,或卖自家养的鸡,年收入增加四五千元不是事。再加上地里的8亩茶园、丈夫打零工收入等,年收入四五万元轻轻松松。

和施玉兰一样,建档立卡户罗玉石也是抵边安置的受益者。除了牛皮菜、犁板菜等野菜,地里种的大葱、韭菜、芹菜等,罗玉石也会带到集市去卖。其余的时间,她和儿子儿媳打打零工,守好8亩茶园,小日子虽谈不上多好,但总算也有奔头。

数据显示,龙富通道边民互市赶集日每日人流量超过5000人次,日交易额40万元左右。2018年,龙富通道边民互市交易额达855万元人民币,出入境货物流量达3463吨。

“龙富通道边民互市的正常开展,为边民创造了就地做生意的机会,使不少建档扶贫户通过参与边民互市贸易增加了收入,这也是政府当初考虑将边民抵边安置的一个重要原因。”曲水镇党委书记王霖森不无自豪地说,2019年,国门寨村民小组人均收入预计可达5000元左右。

目前,进出龙富通道的道路正在提升改造。“到时路修好了,人会越来越多,做生意更不愁了!”罗玉石开始憧憬更好的日子。

国门寨村民小组,黄白相间的哈尼族民居很显眼。人民网 程浩 摄

村子还有更远的考虑

把新家扎在国门线上,还有一层考虑——守边。

目前,国门寨村民小组有数名界务员,负责管理多个界碑,平日主要负责界碑看护及边境线巡查工作。“他们边守边边种地,守边有工资,种地有收入,多好!”有村民说。

当地政府对村子发展还有更长远的考虑,“国门寨位于十层大山景区和龙富工业园区接合部,区位优势明显,而龙富通道也正在申报升级为口岸,未来,我们打算借助这些优势,发展边境旅游,让老百姓日子越过越好。”王霖森说。

放眼整个江城县,响应“守边固边富边”的号召,目前,全县已实现抵边安置21个安置点,共安置896户3413人。“我们将积极把易地搬迁与抵边安置结合起来,依托地理位置优势发展边民互市,带动更多的老百姓脱贫致富。”江城县政府相关工作人员说。

施玉兰相信党和政府,“日子指定一天比一天好!”45岁的她笑得爽朗,是那种天然质朴的笑,一点儿不油腻。

(责编:木胜玉、徐前)

推荐阅读

“我的新家在国门线上”  边民互市赶集日上赶集的边民。人民网 程浩 摄 云南省普洱市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曲水镇坝伞村以前没有一个叫“国门寨”的自然村,直到去年,散落在山里的37户133口人集中搬去政府投资建的新居,国门寨村民小组才算正儿八经在中(国)越(南)老(…【详细】

要闻

“逢暴雨必淹”昆明主城痛点咋解?  新闻路淹积水较深。 工作人员疏通排水口。 交警现场疏导交通。本版图片记者黄晓松摄 排水公司工作人员对明波立交桥下淹积水进行抽排。 防汛工作,关乎民生、事关全局、责任重大。每年雨季,昆…【详细】

要闻